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東西方思想家說明發生在你身邊的悖論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東西方思想家說明發生在你身邊的悖論
東西方思想家說明發生在你身邊的悖論 發文時間: 2017/9/14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500+

對東方和西方的比較,撇開文化、宗教、政治、基因和人物的差異,進行客觀分析,並不多見,因為但凡討論文史,價值判斷很難擺脫,人物亮點更激起熱情,形成主觀意見,甚至搭建道德高地。臺灣的課綱改革不是正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這個問題?

正是這一點,首先使得《西方為什麼暫時領導世界》這本著作顯得比較突出。作者史坦福大學學者伊安莫里斯嘗試祛除價值判斷,推出了「社會發展指數」,以界定標準,專注於考慮一個社會的能源取得能力、社會組織規模、發動戰爭的能力、和資訊技術等等因素,進行統計估算。他得出來的結論,評定西方領先東方到西元六世紀,中國接著領先西方到西元18世紀;進入近代,西方再繼續領先。至於西方這一波兩百年優勢會不會被東方超越?莫里斯自然根據他的指數模型,肯定財富與勢力正在從西方向東方移動。

問題在於,今天全世界都在體驗亂象,看不出東方和西方誰會勝出。目前東西方共同的隱憂,是必須處理好幾個可能打破發展類型的變數。包括核子擴散、人口爆炸、全球流行病、氣候變遷、人工智慧、大資料和演算系統等等因素,接踵而至,對全球發展同時提出挑戰。莫里斯對此,精闢地歸結說,社會發展的成功,會製造出新問題;而為了要解決這些新問題,又會製造出更新的問題。這是他所謂「發展的悖論」。如果斯土斯民不能面對問題,走出困境,社會發展便會停滯,甚至衰敗。

這悖論對臺灣而言,能讓人警醒。社會發展原本反映出一個社會興辦事物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臺灣曾經極好,如今可慮。目前美國這方面的能力也已經下滑,表率難為。就拿興建一個大型基本建設專案來說,根據最新統計,向政府申請到許可,在加拿大和德國只要花兩年,在美國卻要耗時12年以上,由此可見一斑。

實情是美國的組織與規模漸漸走向失靈;在過去,類似於民主政治、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這些名詞,人人奉為圭臬,好像蘋果,都想咬一口,但事到如今,這些概念在具體實踐意義上正面臨著總總質疑。東方各國的制度,問題固然不小,可是西方神主牌,終非一成不變,永遠稱王。

我以為,站在這個時間點上,莫里斯的史識,可以贏得哲學上的呼應。

郭店簡本版《老子》說,「絕智棄辯,民利百倍;絕偽棄詐,民複孝慈」。又說,「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物滋彰,盜賊多有」。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又說,「治大國,若烹小鮮」。許多人讀到這些,便忍不住批評:老子反智、老子避世退縮,你看,他不主張你思考學習,不主張你進取有為,因此儒家思想好。殊不知這是誤讀老子。

老子在這些語境說明的主要是客觀規律與法則,而不是做價值判斷。所有的社會發展都會產生矛盾,矛盾必會帶來問題,歷史從來不是直線前進的,這是客觀規律,與哲學家的主觀願望並不必然相關。

《老子》第一章「道可道,非恆道」我這樣譯:「道,但凡是人為規範的,就不是恆久的道。」人為的發展必然會產生矛盾,因為矛盾,社會發展之回應便會決定制度的演進和衰亡,所以都不能恒久。最美麗而熱情的民主制度玫瑰並不能恒久綻放,故非福山所言歷史到此終結。這個道理,古往今來已經證明為真,這也是老子和莫里斯的思想交會點。史家的學術,擲地有聲。

(原文刊載於2017年9月8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