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文化交流要用文言文還是白話文?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文化交流要用文言文還是白話文?
文化交流要用文言文還是白話文? 發文時間: 2017/9/15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4,700+

上週週末,我受邀出席在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舉行的城際文化交流會議。這個由香港「進念二十面體」所發起並聯合主辦的國際論壇,邀請我發表〈兩岸四城藝術節比較〉的論文。

兩天的活動當中,來自美國、英國、德國、新加坡,和港台大陸的二十多位學者和資深文化工作者,透過論文發表、評論和圓桌論壇的方式,發表對於亞洲城市文化交流的疏理與探討。

關於文化交流,大家都覺得很重要。但是,如何做出有品質的交流?這是另外一個問題,而且是最重要的問題。由此觀之,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國文課本「文白之爭」問題,如何讓學生學會進行有品質的交流,似乎要比聚焦在意識型態上面的灌輸來得重要得多。

文化交流,需要被清楚的說出來

香港進念二十面體,既是個表演團體,也是個文化研究組織。除了每年推出作品之外,關於表演藝術、前衛藝術、城市文化研究、劇場生態和美學探討,也有相關的展覽和報告。今年,這個組織迎來了成立的第35個年頭。

創辦人之一的榮念曾,是華人世界知名的文化意見領袖。因為他的力推與策劃,才有了這次《變遷中的香港:亞洲城際合作與表演藝術交流1997-2017》會議。

第一天的學術會議,聚焦於國際合作、劇場美學、前衛創作、香港劇場和戲曲的實踐。第二天的專業論壇,則探討了文化立法、跨城市藝術合作、城際文化與藝術管理研究等議題。

除了外國學者之外,包括美國「劇場研究協會」現任主席雷碧瑋(加州大學教授,來自臺灣)、新加坡國會議員郭慶亮(同時也是「戲劇盒」劇團藝術總監)、美國密西根大學終身教授林萃青、還有台灣立委許毓仁(台灣TED聯合創辦人)等人出席。

關於文化交流,關於文化身分認同及轉化,已經有許多的研究專書。在這次會議上面,亞非學院董事在出席致詞時,說出了言簡意賅的原則:「文化交流,需要被說出來。文化交流必須被說得清清楚楚,才能交流。」

說出來,表示要有動力。說得清清楚楚,表示要有本。

要有動力,然後有所本的說出來,需要資料做基礎,觀點作為手段,然後有想要達成的目標。換句話說,文化交流就跟劇場演出一樣,需要有資料(內容),有觀點(形式),有目標(觀眾)才能完成。

文化交流,需要點線面形成交集

二十多個人的發言,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只發言10分鐘的董事先生。

為什麼?因為他那口漂亮的傳統英式英文,簡潔而又好聽。

沒有受到莎士比亞在凝鍊文字上面的薰陶(內容),邱吉爾式演講的抑揚頓挫(形式),並考慮到大會主旨和與會嘉賓品味(觀眾),是無法完成這樣讓人印象深刻的表演的。所謂的文言文訓練,對他發言的養成有沒有幫助?當然有,而且至為關鍵。

大會在會議之外,還安排了江蘇省崑劇院的柯軍演出崑曲〈夜奔〉的傳統版,以及由榮念曾導演的實驗劇場版。這個實驗版,是榮念曾已經進行了20年的「一桌二椅」實驗演出計畫中的一個作品。

傳統版可以看到也聽到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懷憂含恨的心境,那是完全的文言文演出。到了實驗版,我們看到舞台上出現了優美唱詞片段的投影,也聽到從故事延伸出來的白話文隱喻的錄音搭配。

實驗版演出的身體是傳統的,舞台從構思到設計到執行都是現代的。亦即,這是個文白夾雜的演出。這個以傳統為基礎,以創新為手段的節目,已經陸續到英美德等地舞台演出。

這代表的是,傳統與創新是一體的兩面,如果能夠這樣去呈現,這樣的文化交流是被歡迎的,是會被接受的。

那麼,文言文/傳統,重不重要?重要。從這裡出發的創新,重不重要?重要。

更重要的是,要考慮到不同對象去進行調整。特別是,當我們要進行文化交流的時候,我們更需要幫助了。基礎的幫助叫做資料庫,升級的幫助叫做智庫,互動的幫助叫做研討會。

但是,我們在文化交流上面的資料庫(點)是有缺失的,智庫(面)的存在更是付之闕如。以致於研討會就只是線跟線的交集,彷彿很熱鬧,卻只能在參加者心中產生漣漪。

文化交流,可以成為知識的火炬

文化交流需要有資料庫的支撐,接下來就是智庫的成立和運用。這是我在參加完這個會議之後,內心最大的期盼。

因為,我自己擔任過三屆的台北藝術節總監,曾經在上海藝術節執導過作品,多次造訪香港藝術節。然而,我所撰寫的兩岸四城藝術節(上海、台北、深圳、香港),每個藝術節都沒有基本的資料彙總,遑論官方的研究專書。

我所憑藉的是透過人脈和網路所獲得的片面資料和個人印象,其他人要做這樣的研究更不方便。難怪研討會上的講評者會說,這是第一篇嚴肅探討兩岸重要藝術節的英文論文。但是,應該要有10篇,100篇的論文積累,才能做出更細緻的比較跟建議。

榮念曾在閉幕總結報告上說:「所有的對話,都需要有帶著批判性的角度去理解。衝突跟學習過程中,都可以讓我們重新去檢視我們自認為已知的東西。這個重新檢視,就是對話跟衝突所帶給我們的禮物。」

文白之爭,是衝突也應該是對話。現在,這個衝突還在繼續當中。是否有建設性的對話,還在未定之天。但是,我很確定,文化交流必須以文言文所代表的傳統做基礎,這個有技術含量的學習是必須的。僅僅用創新來當做內容和手段,一不小心就會淪為廉價的創意。

靈光乍現只能帶來當下的驚喜,除非你能孕育這道光,使之成為穿越某個隧道的知識火炬。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