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學區房就是一面照妖鏡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學區房就是一面照妖鏡
學區房就是一面照妖鏡 發文時間: 2017/9/17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5,000+

最近,薛之謙與前妻高磊鑫複合的消息霸佔了螢幕,就在不少人祝福這段失而復得的感情之時,朋友圈又出現了另外一種聲音:這對夫妻或許從來就不曾經歷過感情危機,薛之謙離婚實則是為了買房。 

網友是這麼推斷的:兩年前,薛之謙和高磊鑫是假離婚。這樣一來,薛之謙具備了首套房資格,享受首套房貸款利率,購買了普陀區排名前三的豪宅中海紫御。今年交房,房產證到手,然後重婚。 

網友的戲謔引得眾人紛紛感慨原來明星買房也不易。薛之謙離婚到底是不是為了買房,我們不得而知,不過說到房子,相信無論是租房的、買房的,賣房的,有房的,沒房的,大家都是一把辛酸淚。

房子不僅綁架了婚姻,也綁架了中國的家長。那麼,中國的樓市為什麼如此「魔幻現實主義」呢?

中國的學區房充分體現了樓市的魔幻現實主義。大家都知道北京西城的教育資源好,即便是一個胡同裡的平房,雜草叢生,10 平米不到,也能賣出相當於 20 公斤黃金的價格,500 多萬,還一房難求。

家長們說了,人大附中每年有一百多人考上清華北大,一本率(編按:第一批次本科錄取率) 100%,但全北京平均一本率才 24%,差的區域平均一本率才 10%。開玩笑說,北京的人大附中的全名,應該是人大附中附屬大學呀!

問題是,這麼不划算的買賣,真的有必要砸鍋賣鐵去做嗎?

我走過全世界很多地方,不是只有中國家長望子成龍,國外一樣面臨要不要買學區房,要租房還是買房的選擇。比如臺灣,同文同種,思想和傳統都差不多,但在學區房這件事情上還是讓我感到一些差異。

在爬玉山的時候,我的嚮導是一個臺灣大姐,我跟她一路走一路閒聊,她說她租房快二十年了,有三個孩子。我當時就很納悶,按照華人的想法,應該是買房第一啊,有三個孩子的家庭居住需要更穩定,怎麼還可以租房呢?而且三個孩子面臨上學,是不是要考慮學區房?上不了好小學,就上不了好初中、好高中,怎麼出人頭地呢?結果這個大姐說,原因很簡單,她就這個能力,買不起,她老公也買不起,所以就一直租房。說這些的時候,她一點都不憤怒,而是一副很淡定,覺得很正常的樣子。

我覺得這就很有意思,我們在大陸為了買到一個好的學區房,有一整套理由,而且似乎人的生命的價值完全就是為了掙錢買房,買房再換學區房,上學就是為了找好工作,找好工作為了掙更多錢,掙錢就是為了買房,最好買一個學區房,然後讓下一代上好學校,上了好學校找好工作……往復迴圈。可是這個大姐這麼淡定,讓我覺得我的想法也很奇怪。

這幾件事讓我反思,到底學區房在北京在中國為什麼讓家長這麼累呢?學區房背後的邏輯是什麼呢?

其實學區房說穿了,就是社會精英化分層,人口、教育、居住的優質資源因為稀缺而造成學區房哄搶的狀態。所以無論政府怎麼樣整合學區,加大對薄弱學校的扶持力度,促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降低擇校需求,學區房還是這麼火爆。

也正是這個原因,其實學區房不是一個普惠制度,尤其在大城市這樣集中了國家最優秀人才、教育、房產的地方,必須要靠競爭才能將最寶貴的資源配置給有支付能力的人,或者是有其他手段的人。

家長每天為學區房鬧心,為孩子能搶到最好的教育資源委屈自己,你說十幾萬一平米的過道,用它不方便,買它就更不理智。我們不想它出現,或者它不應該出現,可它還是出現了,這種扭曲的學區房,扭曲的制度、安排,確實讓人鬧心。

臺灣學區房也很貴。與周邊房差價能達到 10% 到 20%。臺北去年 5 個已額滿小學初中的周圍房價,即使在臺灣樓市已經平穩甚至有所下滑的情況下,學區房仍有 7% 到 15% 的漲幅。臺北最貴的是新生小學學區房,一平米竟然要二三十萬人民幣。這點和北京有幾分相像。

再往更大範圍看,無論國內國外,學區房都是特殊的人生階段帶來特殊的需求,家長瘋狂起來都是一樣的。它的本質是人口結構和教育資源的不匹配,從而產生畸形價格上漲。只不過海外的學區房大多是私產私權,別人搶的是上私立學校,我們中國人現在搶的是好的公立學校。除此之外,原理是一樣,都是由供求關係來決定的。

學區房究竟價值何在?學區名額、周邊環境、房產升值,這三點是人們搶學區房最看重的三個要素。聚集的地方就有競爭,房子就會稀缺,學區房的商業邏輯是供求關係不平衡帶來的。而這樣的一種供求不平衡越大,價值上升的空間就越大,大家購買的急迫性就大,買漲不買跌,導致了一些畸形的價格、畸形的市場和畸形的心態。

我的一個老朋友在西安。女兒今年 28 歲,剛談戀愛,還沒結婚,他原來想在一個地方買房,想來想去把工作首先安頓在了大學。然後我說為什麼放棄買房,放棄原來的工作,一定要去大學工作呢,他說主要的目的是在這上班以後小孩可以在這個大學附屬的小學上學,從而也可以買周邊的學區房。

我當時有點哭笑不得,我說你這操心也未免太早了!閨女結婚、懷孕,最早孫女上學也是七、八年以後的事了。你就沒想這幾年讓女兒女婿幹點別的事兒,折騰折騰?或者說自由一下,至於學區房的事晚點想行不行,他說他可沒想過,只是怕以後的小孩上不了好的學校,買不了好的房子,不管怎樣反正先去大學再說。沒辦法,這就是今天的現實。

魯迅說,世界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在學區房這件事上,走的多了,是有路了,可是把路堵得水泄不通,又堵了車,還耽誤了大家的正事。學區房是一個哈哈鏡,照出了很多畸形的現實,也照出了每個人的價值觀和心中的糾結。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