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什麼才是企業家的「金磚+」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什麼才是企業家的「金磚+」
什麼才是企業家的「金磚+」 發文時間: 2017/9/24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6,000+

有的商人說:「你可以說我是混蛋,但是你必須對我口袋裡的錢表示敬意」。是的,我們可以對你的錢表示敬意,佩服你賺錢的能力,但是我們永遠無法原諒你通過賺錢對我們造成的傷害。這樣的商人當然不會得到滿分。

企業家和社會的良性互動

最近,「金磚+」成為熱門詞彙。其實,我也常常在想對於企業家來說什麼才是真正的「金磚+」。是人人羡慕的財富嗎?還是萬人敬仰的地位?我想都不是。對企業家來說,應該是公益。

一般而言,企業家做公益分為三種:一種是先掙錢,有餘錢了,提高員工福利,多交點稅,這是最窄的一種公益;一種是比爾•蓋茨那樣,把所有的錢拿出來做公益;還有很多像我們這樣,一邊做公益一邊做企業。 

公益和企業是相得益彰的關係。作為企業社會責任的一個方面,公益能夠幫助企業更好地與社會對話,和周圍的利益相關者溝通,從而建立一個更廣泛的利益生態圈。 

因為企業家一定要跟社會有良性互動。你在一個胡同裡掙錢,如果總是開車濺別人一身,喇叭一按嚇得老爺爺心臟病犯了,你認為你能待得下去嗎?阿里巴巴就是為大家帶來了線上購物的便利生活,才能夠得到大家的擁護。

企業家做公益也是這個道理,你對環境友好,大家就支持你。國內每年大概 40%  的碳排放來自於建築和房地產行業,所以,我們一方面製造問題,一方面通過公益環保行動來解決問題,對環境保護有所貢獻,才能保持一個平衡。 

以前我們只想著掙錢,後來我們發現掙錢、花錢、捐錢三件事情都要幹。學先進、傍大款、走正道,大概十多年前,國外開始流行企業社會責任的理念,我們那時候也開始參與研究,包括找國外研究社會責任的教授、商學院老師探討,訪問國外的公益機構,同時開始思考企業社會責任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的初心是希望通過公益使企業的發展環境變得越來越寬鬆,使企業和社會利益相關者之間有更好的對話氛圍,為企業不斷地開拓新的發展道路。初心歸初心,真正持續做公益還是要靠自己的堅守,把初心上升到理性的堅持。

公益不僅改變別人,更提升自己

其實,公益最重要的不是改變別人,而是改變自己。當你看見周圍的環境、看見周圍人們的生存發展狀況的時候,你的眼光和胸懷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因為從你花時間、精力去為別人的事情操心的一刹那開始,就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一個商人,他的企業很賺錢,我給他打 95 分,剩下的 5 分是公益分、社會責任分。企業家如果不關注公益和社會責任,也可以做成一個成功的企業,但他絕對成不了一個「非常」成功的企業家。

有的商人說:「你可以說我是混蛋,但是你必須對我口袋裡的錢表示敬意」。是的,我們可以對你的錢表示敬意,佩服你賺錢的能力,但是我們永遠無法原諒你通過賺錢對我們造成的傷害。這樣的商人當然不會得到滿分。

所以古人說:「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企業家往往越是兼濟天下,最後就越能成就個人,做公益貌似為「公」,其實是提升個人境界和胸懷的途徑。

公益還改變了企業家與世界的關係,讓他們與這個世界產生了很好的聯繫。因為公益讓他們觸摸到人性的溫暖,感受到活著的價值和幸福,比活在「新聞聯播」裡還幸福。

而且正是因為公益的參與和投入,企業家會在社會責任和盈利動機上會做一個很好的平衡,在經營活動當中,會更多地關注周圍的利益相關者,經營眼光就會放得長遠,更容易做出成就,被更多的認可,贏得別人的尊重。

慈善是道德,公益是職業和專業

捐錢有兩個含義:一個是從道德、情感方面去發掘捐款的動力。假如有一天發生了地震等自然災害,一些有錢人動輒捐幾千萬、一個億,這種行為屬於比較衝動和隨意的;另一個定義是從理性、社會建設、公民組織等幾個方面發掘自己的責任感,把錢貢獻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對前者,我們稱之為傳統慈善,而後者則是公益。自古以來,公益和慈善就是兩碼事。慈善是道德訴求,公益卻是職業和專業。民營企業家不管是參與慈善也好,還是參與公益也好,都需要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中國近代企業家張謇是做公益最好的例子。當時張謇做的所有的公益大概是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修海灘,改造鹽鹼地,以此改變當地的地理生態環境,使廢棄資源能夠造福於所有人。第二件事情,他去辦學校,他帶頭把自己的工資和獎金捐出來,向管理層和股東層募集了一部分錢,去辦了南通師範。

第三件事情特別有意思,叫自治。他想把南通變成一個「現代化的城鎮」。為了完成這個目標,張謇募集了很多錢,用來推動城鎮的公共建設:修鐵路、興辦博物館和劇場等文化設施。

可見,慈善只對窮人有幫助,而公益對所有人都有幫助——不管你是窮人還是富人。

改革開放以來到目前為止,相信很多民營企業家已經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公益事業當中,他們脫離了傳統的道德層面的慈善,轉而關注一個現代的公益理念和公共事務。過去 100 很顯然這不是一種健康的制度模式。隨後,開始主導改革阿拉善生態協會的治理模式,明晰了理事會、監事會及章程委員會各自的職責。召開理事會時,監事和章程委員僅是列席,在決策過程中不發言,除非出現理事會違反章程的情況。

任志強身為章程委員會主席,為人直爽,他很受不了不讓他發言的會議,剛開始,經常聽到中途就走。「你請我們來,又不讓我們發言,我們在這兒幹嘛」?我回應說:「有人如果不喜歡可以離開。」就像一家人過日子,家長在說話,老婆、孩子都得聽著。如果丫鬟、司機都在那裡吵鬧,這日子還能過嗎?

任總後來也很理解,我們大家都是非常認真地在推動公益組織的路上較真,希望把公益組織制度化、理性化。

從我發起的或參與的,愛佑慈善基金,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自然之友基金會,世界未來基金會,故宮文物保護基金會,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萬通公益基金,北京永源公益基金會等幾個公益組織的歷程來看,公益不是僅憑幾位企業家的熱情來驅動,後面牽扯到制度、章程等等方方面面專業化的運作,中國的公益生態規則正在逐步完善,中國的企業家正在努力。

說到底,企業家的「金磚+」是一顆做公益的決心和熱望,是推動公益不斷前行的制度保障,是影響更多的人,更是我們的未來。年,我們已經回首看到,公共的利益遠遠大於個人一己的私利的精神,對於今天所有的企業家來說,仍然彌足珍貴。

公益既然是一種職業化的訴求,那便需要專業化的運作,需要制度理性。2011年,我當選為阿拉善生態協會第四任會長。上任後發現阿拉善生態協會每個季度召開的理事會上,理事、監事、章程委員、一般的會員,全都可以發言。大家觀點各異,爭執不休。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