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魔鬼訓練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魔鬼訓練
魔鬼訓練 發文時間: 2017/10/29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1,000+

奧斯卡以「愛既是決裂的又是持續的」作為主題,對我做個別訓練的隔天,他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來找我談話。

「我覺得你還有另外一個問題。」

「唉唷!」我慘叫了一聲,心裡暗暗叫苦。

奧斯卡斜眼瞧了我一眼:「我的學生是怎麼回事,每次我一開口就好像被宰的羔羊!」

聳聳肩繼續說:「記得我們拆開講『愛的決裂』跟『愛的持續』這兩個概念嗎?我覺得你的解釋不只迂迴,而且太長!」

然後奧斯卡說,他認為我應該練習解釋一件事時不超過十個字。

「我發現你在解釋時,常常用很多『因為』。」

「那不是很正常嗎?」我小力地提出抗議。

「你在說明事情的時候,應該學習停止說『因為』(because),人在說『因為』的時候,很明顯是在粉飾或是在躲藏。」

「那我該怎麼說話?」我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於是奧斯卡告訴我他女兒還小的時候,有一次他發現書桌上的水打翻,把他的筆記都弄濕了,他問女兒說:

「水是不是妳打翻的?」

女兒開始長篇大論地說:「讓我解釋,爸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弟弟剛才跑進你書房玩,我在隔壁看書,然後……」

奧斯卡打斷女兒的解釋:

「我只是問妳『水是不是妳打翻的?』妳的答案應該是什麼?」

「應該是『是』或『不是』,爸爸。」從小受到奧斯卡嚴格哲學思考訓練的女兒,小聲地回答。

「可是妳有回答我嗎?」

「沒有。」女兒承認。

「如果妳回答我的問題,就不用說很長,只要說『是』或『不是』就夠了。為什麼要解釋那麼多呢?」

這時候奧斯卡的眼神注視在我身上,「你覺得為什麼我女兒這樣做?」

「因為她想要隱藏事實。」我回答。

「正是如此。」奧斯卡微笑,「所以說十個字以內就好。如果十個字說不完,表示你沒想清楚,要不然就是你在隱藏什麼。」


本文節錄自:《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一書,褚士瑩著,大田出版。

延伸閱讀 /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