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東方美人茶侘寂之美
首頁 > 人物 > 楊子葆台北 > 東方美人茶侘寂之美
東方美人茶侘寂之美 發文時間: 2017/10/5   文 / 楊子葆台北 瀏覽數 / 20,300+

台灣作家焦桐寫東方美人茶:「世事多不完滿,人生亦多缺憾,美好與否端視我們如何對應。小綠葉蟬則個頭很小,它把鋸齒狀的觸鬚扎進葉子,吸收養分卻不吞噬葉子,其分泌物在陽光照射下,產生酵素,令嫩葉無法進行正常的光合作用,發育受阻,顏色變成金黃。茶園為了吸引小綠葉蟬群聚,絕對不能噴灑任何農藥,乃是標準的有機烏龍茶,是烏龍茶最高級的形式。」

因此焦桐感嘆道:「當初若非小綠葉蟬之著涎,則無東方美人茶;著涎的茶葉本來是缺陷,卻變成東方美人的靈魂。大抵好物多瑕疵,缺陷往往存在著深刻的內涵。」

這樣的文字,與其說是談茶,毋寧近乎議論人生。

東方美人茶的確常被議論,譬如它的名字。野史相傳曾有茶商將此茶呈獻英國女王,由於沖泡後茶色鮮紅亮麗,猶如絕色美人,故獲女王賜名。焦桐卻直言駁斥:「這故事很無稽,完全不可信;卻相當美麗,流露自我東方化的浪漫想像。」

說是「想像」,更像「假想」。藝術家陳丹青(1953-)曾闡釋「想像」與「假想」之不同:所謂「想像」,係「自己是主體,然後從容接受外來的種種新事物新觀念」;至於「假想」,「就是你仿效的對象,你想成為的角色,其實不是這樣,可你以為是這樣。」因此,許多深諳茶中三昧的外國人喜歡以Dongfang Meiren音譯稱之,而不用帶有歧視貶義的Oriental Beauty。唉,這名字,總讓人聯想中國作家沙葉新1979年劇本舊作《假如我是真的》。

其實東方美人茶「瑕疵卻深刻」矛盾之美,可以以日本美學「侘」(Wabi) 或「侘寂」(Wabi-Sabi)來形容。

有朋友以陶瓷器的「金繕修復」(Kingtsugi)解釋「侘寂」:將破裂的美好器皿,以漆黏復後並在接縫處用黃金細細修補,最後留下本來就應該有的歷史痕跡,最後器物被修復了,卻也誕生一件獨特的全新作品,美麗器物已和之前有點不一樣的方式復活。

這個我懂。我回憶起在法國開始工作之後,拿到第一筆薪水,買了一件昂貴的名牌外套,愛得不得了,珍惜得不得了。有一次,穿這件外套與一位法國長輩在中國餐廳用餐,不小心滴了一滴醬油在新外套袖口上,我心痛極了,忙不迭拿濕毛巾擦拭,手忙腳亂處理,終還是留下淡淡污漬。等懊惱之情稍稍平復了一點,那位長輩突然舉杯向我道賀:「恭喜,你終於真正擁有這件外套了。」

「什麼?」這是反諷嗎?

法國人說明:「當你這麼在乎這件外套,而它又真的這麼完美的時候,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簡直就是供著拿來膜拜,這不是真實人生。至少,你們並不是平等的。並不是你在穿衣服,而是衣服穿你。我的眼中根本看不到穿衣服的那個『人』。」

「現在,衣服有了一點點缺陷,你反而解放了,因為它不再那麼完美,從供桌跌落塵世,返到衣服的本分。你可以正常的、以它應得的態度對待它,平等了,一滴醬油讓穿衣服的那個『人』回來了,你終於真正擁有這件外套,恭喜。」

這段對話對於當年的我是一種文化震撼,也是一種啟蒙,開啟我以另一種面對藝術、面對生活,以及面對生命。

日本禪宗學者鈴木大拙(1870-1966)的話語則有些玄妙:「侘」,雖然看起來是缺點、缺陷,但並非如此。它是以不完全的形象當作完全,事實上一般所謂的美,也未必僅是完美形態。從不完全甚至是醜的形象中體現美,這就是日本美術所展現之精微,而將不完全的美伴以衰殘或原始性格,就開始出現更深刻的「寂」。

而日本美術家岡倉天心(1863-1913)以英文寫《The Book of Tea》(茶之書),談茶也議論人生,曾感嘆:True beauty could be discovered only by one who mentally complete the incomplete. (真美,只有心靈完成『不完全』之人才能發現。)—因此我以為東方美人茶之所以美,正在於提醒我們反躬欣賞深刻的侘寂之美。

延伸閱讀 /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