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這家旅遊業的邊緣公司是如何偷偷搶走了大公司的生意?
首頁 > 人物 > 袁 岳北京 > 這家旅遊業的邊緣公司是如何偷偷搶走了大公司的生意?
這家旅遊業的邊緣公司是如何偷偷搶走了大公司的生意? 發文時間: 2017/10/13   文 / 袁 岳北京 瀏覽數 / 30,050+

一家創新公司誕生,往往都是從邊緣領域切入,方有機會成就一個偉大的品牌。

——張睿

最會游

中國最大的社交化目的地服務平臺,為滿足旅行用戶的個性化需求提供全面的海外目的地消費服務。

張睿,上海薈行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同時也是中國最大的社交化海外目的地服務平臺——最會游Triploc的創始人。 

這是一個思維邏輯極其活躍的創始人,跟著他的思路,你似乎能看到在他的大腦裡,種著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那些奇思妙想就如同繁星一般,遍佈於枝葉之間。

大學時候,張睿的學習成績較為普通。但和那些死磕讀書的學霸相比,張睿無疑是班級中的「異類」。相比學霸,他是班級裡的靈活分子;相比靈活分子,他是班級裡的勇敢者;相比勇敢者,他又是班級裡出名的想像大師;相比想像大師,他又具有無比執著的較真勁兒。 

「當時,我們的老師和同學都一致認為我很執著,說不好聽點,就是偏執狂,一個異想天開的偏執狂!」談及早年時期的學校往事,張睿自己不由得大笑起來。 

或許正是因為這些沒有被磨滅的特質,讓張睿得以保持一種對新鮮事物的高度好奇。

偏執狂人

早在5年前,最會游Triploc的創業點子尚未出現之前,張睿曾有過一段短暫的創業經歷。當時,26歲的張睿在北京成立一家基於健康飲食解決方案的網路訂餐平臺「優活家」,雖然最終失敗,但他很欣喜的看到當下網路訂餐的崛起和類「優活家」模式的創立。

「在創業領域中,idea其實是一種很廉價的東西。」談及過往這段創業插曲,張睿毫不避諱自己在那個年代中的衝動與稚嫩。 

「當一個創業者心中始終存有焦慮、擔心等負面情緒時,這或許就是一種潛在的不認可暗示。」張睿回憶說,創業初期自己總是擔心。天天焦慮,天天擔心,最後的結果:僅僅一年,這家小小的網路訂餐平臺便宣告關門大吉。

他真實的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人生經歷——創業失敗帶來的挫敗感。「現在也會焦慮,但相比之前墜入深淵的迷茫和彷徨,現在的焦慮我完全能掌控。」

如果前一次創業的焦慮指數為7-8分(總數值為10分),張睿說,估計現在的焦慮指數則只在3-4分。這一番來源於真實經歷的感觸,無疑為張睿創立「最會遊Triploc」,增添了更多的安全係數和成功概率。

邊緣業務起家創業

還未創辦最會游Triploc之前,張睿曾在春秋國際旅遊任職多年,負責公司電商業務,主要銷售一些傳統產品,如機票、酒店、跟團遊等。

在工作的過程中,得益於敏銳的商業嗅覺,張睿認為用戶的很多需求和痛點,其實並沒有被這些傳統的旅行社、OTA所解決。之後,他開始思考,如果自己創業的話,該如何去解決這些客戶的問題和痛點?

「在大公司,財務狀況、人力資源配置等限制了公司的業務,他們無法滿足某些客戶的邊緣化或個性化的需求。」哪怕這些邊緣化的業務未來六年可能成為主流,但對大公司而言其實很難做出決策,因為根本無暇顧及。

大公司看不上的邊緣性業務,或許就是張睿一直正在尋尋覓覓的未來主流商機。

「其實,你會發現,所有大公司最後的衰敗都跟它們輕視自己的邊緣業務有關。」張睿跟筆者分享了他對「邊緣業務」的看法和認知,在他看來,任何一個創新公司的誕生,其實都是從邊緣化的領域進入。

90年代初期,個人電腦剛開始流行的時候,IBM堪稱當之無愧的個人電腦硬體霸主。但在IBM眼中,專做邊緣軟體業務的微軟公司,毫不起眼。誰都沒想到,未來這家小公司卻能成為全球最大的IT企業。 

蘋果的崛起也有異曲同工之處。在諾基亞手機最巔峰的時候,尚處於邊緣業務的蘋果智慧手機,並沒激發諾基亞的危機感。放任邊緣業務發展的最終後果,則是諾基亞的轟然倒塌。 

張睿把自己這種敏銳的感覺當做創業的第一層要素,「當我有了這第一層感覺之後,就需要考慮第二層創業要素——提供解決方案,即採用什麼樣的模式去處理和解決這些用戶的問題和痛點。」 

在這兩層思考之後,張睿最終在合適的時間,做出了創業的決定——最會,由此誕生。

旅遊紅海邊緣誕生的最會遊Triploc

在張睿的眼中,最會遊恰巧就是大旅遊紅海邊的一小叢邊緣業務,小眾,不起眼,甚至一度不被看好。 

「我的創業動力,著眼於未來國內潛在新增的1.3億本護照。」張睿看好最會遊Triploc平臺,及其背後的旅遊市場的依據,來源於兩大資料支援及整體的行業局勢。 

兩大資料支援中,除了上訴這1.3億本尚未啟動的護照人群,以及1.3億人背後的數億元跨境旅遊消費規模之外,另一資料支援,則來源於國內日益增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資料的增長趨勢。 

以上海為例,十年之前,2005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8645元,到2015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上漲至52962元,包括廣東、溫州、浙江等沿海城市人均收入水準上漲幅度均呈現出不同程度的快速上漲。 

無論是規模還是速度,收入數位的上漲,無疑都激發起民眾潛在的娛樂消費需求。旅遊,成為最大的消費需求之一。 

張睿閒暇時候的一大愛好,便是對著國內外的各種資料進行分析和研究。在他看來,國內很多行業領域的發展曲線,可以參考西方發達國家。旅遊領域,也是如此。 

「中國現在人均GDP在6000~7000美金,還沒有達到美國80年代的萬元戶水準。但是,我們也能看到另一個苗頭:國內十個省市城市的人均GDP已經超過一萬美金,這就是我們的未來。」說到這裡,張睿語言中出現一陣難掩的興奮。 

「我們不能等到這個行業開始爆發了,再插入其中。當其他公司發現,跨境消費這個領域非常有潛力的時候,我希望其他人能看到,一家叫做『最會遊Triploc』的公司已經做得初具規模了。」按照張睿的邏輯,市場越成熟,越沒有創業機會。2018-2022年將會是跨境消費人口紅利期,現在就是要為未來做好準備。唯有在亂局中,才能萌生創業的各種機會。 

「當大家都覺得你所說好像是一個天方夜譚故事的時候,說不準,創業機會就在其中。」遵循著這種逆向思維的方式,張睿其實一直都在給自己製造各種創業機會或者試水創業的練手機會。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