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欣慰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欣慰
欣慰 發文時間: 2017/12/3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23,050+

弟弟的臭臉無所不在。我已經習慣了。

他一直都是跟媽媽很親的孩子,但是當他進入臭臉的青春期,我馬上就習慣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裡變出來這麼大的包容力。

明天他的堂弟要來香港小住。兩年前堂弟來的時候,還是小孩子,兩個人很投緣。這麼久沒見面,不知道當初兄弟的感情或感覺還在不在。

弟弟的臭臉是有循環週期的。星期一放學後開始臭,愈來愈臭,但是當時間接近星期五的時候,會有慢慢轉好的跡象。有時候跡象很不明顯,會讓我弄不清楚週末到底要不要來。

今天是星期五,放學後到晚上接近十點了,都還沒轉好。十點半,我推開他的房門,跟他說媽媽要先去睡了。不管他的臉色如何,我該有的關心和禮貌還是一樣不少。

「弟弟,媽媽要先去睡了。明天J就要來了。你早點睡。」我預期他只會點點頭,沒想到,他從功課裡抬起頭,轉過身說:「他是明天幾點的飛機?」我不確定,好像是晚上。他說話的語調開始有笑意:「我們要去機場接他嗎?」不用,但明天剛好是他的生日,你看要買什麼禮物給他。他累積了一個星期的臭臉,在瞬間消失:「好啊,我等一下去問姊姊。」

我走回房間,心裡有好大的安慰。一個這麼重視友情的人,對媽媽的臭臉,百分之一百是過度期的。你放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