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文創園區應該拿來作文創,嗎?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文創園區應該拿來作文創,嗎?
文創園區應該拿來作文創,嗎? 發文時間: 2017/10/31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23,700+

陳郁秀擔任文建會主委期間(2000-4),透過2002的第三屆全國文化會議,提議將「文化創意產業」納入政策規劃,並推出「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的想法。

「挑戰」滿十週年的今天(有人還記得這個政策的宣示嗎?),社會大眾對於「文創」的想法,可能還在各自表述,各有想像的階段。

但是,大家對於文創園區最大的印象是,有很多美美的餐廳跟風格賣店。台北以外的文創園區陸續開張之後,類似問題更加嚴重。

從事文化工作的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還有大眾文化及娛樂的創作者們,紛紛表示不應該讓餐廳充斥於文創園區。

問題是,這些公司,為什麼不去進駐這些委外運營的文創園區呢?

藝文工作團隊多為小微企業

如果有「新竹一日遊」或「台南一日遊」的行程,請問旅行社會設定叔叔伯伯阿姨,去參觀「竹科」或「南科」嗎?

為什麼英文都是「公園」(park),一個是「科技公園」,一個是「文創公園」。科技園區不用透過設計與策劃,讓人們了解科技。文創園區,就得讓人親近藝文呢?

因為科技園區是在製造,在開發,是有產值的地方。文創園區的產值,如果不把餐廳跟賣店納進來,就會少得可憐。

上世紀末就成立的華山文創園區只有7.2公頃,大一點的松菸也只有18.98公頃。竹科有1,342公頃,更何況,華山跟松菸本身都有歷史建築,可以釋放給民間租用的空間非常有限。

更根本的問題是,除了「法藍瓷」這種行銷全球的大型企業之外,台灣的文化與藝術工作團隊,八成是小企業與微企業。他們當中可能有超過一半的從業人員,每年收入甚至低到不用繳交所得稅。

既然從事藝文工作者多為小微企業(更別提為數不少的同好工作室),他們如何有預算可以進駐文創園區?他們最需要的是,只要繳水電的共用空間。

可不可以讓原有的小微企業,成長到可以進駐文創園區呢?難道團隊都不想長大嗎?是怎樣的環境(客觀)跟個人(主觀)因素,讓絕大多數的藝文工作者,一直都是小微企業?

藝文與文創工作者的同與異

當我們在談文創產業的時候,我們在談的是什麼呢?

有可能,是阿原肥皂,是掌生穀粒,是琉璃工房,還有出版、網路和電影電視等傳播產業。他們都需要技術、成品、行銷等三個元素。

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在最早提出文化產業概念的英國,的確也被置放於其中。但是,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如果沒有足夠的產值,那就需要行銷來幫忙。

英國國家劇院的演出,就因為NT Live的現場錄影剪接版,得以接近千百倍的觀眾人口並獲致更多收入。比如說,透過藝術博覽會的平台,許多視覺藝術作品得以獲得更多的銷售。

所以,藝術是需要被行銷,需要被購買的。就算全額得到補助的法國各國家戲劇中心跟舞蹈中心,還是很在乎票房和推廣成效。

要賣東西,還得要有東西賣才可以。台灣一半以上的表演藝術活動,一檔作品的演出場次只有個位數。平常,就是創作跟排練。因為可以賣的東西太少,所以收入當然少。

這樣的解釋,是大多數人可以想像出來的答案。但是,為什麼有那麼多創團超過十年以上的團隊,還是只能推出個位數場次的演出。這當中一定有哪個環節出問題了。

主觀與客觀都有問題待解決

美國百老匯與英國西區的劇場產業,多以大劇場演出為平台來創作。所以,觀眾的基礎人數是巨大的。演出場次一多,能夠動用的資金跟收入也都增加。因為考慮到要給眾多觀眾欣賞,演出形式與內容就得各有專擅。

主觀上來說,台灣表演藝術圈,很多創作是做給(想法與背景接近的)自己人看的。觀眾基數只會慢慢成長,以致於老觀眾得用搶的,新觀眾需要被培養。

客觀上來說,表演藝術需要得到更多的行銷。但是,已經不賺錢了,那又怎麼去生錢來行銷呢?然後,演出場次沒法多,收入就高不了。這樣的輪迴,又怎麼有辦法讓藝文團隊好好成長呢?

視覺藝術界所遇到的問題,可能因為有實物銷售而好一點。但是,他們同樣有許多成長階段的藝術家在嗷嗷待哺。

這樣的困境,又因為更多的創作者的加入,讓票房與收入的爭奪戰越演越烈。

怎麼辦呢?

沒有票房的演出,演出場次很少的演出,有時候或許是團隊的失手。但是,如果一直都是這樣在苦苦掙扎,或者安於現狀,那就是創作者的問題了。

有沒有可能,讓一定數量的藝文團隊與文創工作者,由政府補貼他們入駐文創園區的相關費用。讓他們去培養自己的行銷能力,親近一般大眾的創作能力?

園區應該成長、展示跟分享

不過,走高冷路線的創作者,難道就活該自生自滅嗎?

不,問題的核心是目前的藝文扶植與獎助金額,在年度補助之外的創作補助都太可笑了。一個總預算二百萬的申請案,最後得到30萬到3萬的核撥,並不少見。

不是團隊的節流有問題,台灣團隊的阿信還會少嗎?是開源的工作,出了大問題,至少要在金額上面增加一個零才行。

文創園區應該拿來作文創,但是也需要餐廳跟賣店,不然,平常日就只有散步跟溜狗的人了。一個園區,當然需要有可以坐下來的地方,需要有聚人氣的平台。

但是,如果真的要讓文創工作者可以在這裡安營紮寨,應該要有人來為他們的生存與生活費用買單。

說到底,文創園區是個平台,是個成長、展示跟分享的平台。現在,裡面有展示,跟一點點分享。可是,沒有成長。

不能孵化成長的平台,主事者、管理者、創作者三方都有責任。誰都別想推卸責任!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