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勝利者?失敗者?誰的轉型正義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勝利者?失敗者?誰的轉型正義
勝利者?失敗者?誰的轉型正義 發文時間: 2017/12/11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3,900+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完成立法。

這究竟是由什麼「不義」,轉向了什麼「正義」?

柯文哲說:別成為「(民進黨)勝利者的正義」。但是,這會不會反而是「(台獨)失敗者的正義」。

讓我們開門見山。民進黨這整套「轉型正義」是建立在:由中華民國架構的「不義」,轉向台獨論述的「正義」。

由於中華民國是不義的,所以蔣介石也是不義的。

中華民國是失敗者,台獨是勝利者。因此,推倒了蔣介石的銅像、解構了中正紀念堂,就是台獨擊敗了中華民國,這也許就是柯文哲說的「勝利者的正義」。

民進黨必須把中華民國定位是不義,才能把「整個蔣介石」定位為不義。

台獨如果能正名制憲,那當然是擊倒了中華民國與蔣介石的大勝利。但是,迄今蔡英文仍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處理兩岸事務」。這個國號及這部憲法,正是蔣介石一代傳遞下來的。台獨甩不掉這個國號和這部憲法,卻想以推倒銅像來顯示台獨的勝利,這是不是精神勝利法?

何況,蔣介石對台灣,難道只有二二八和白色恐怖這兩筆帳可以算嗎?

如果當年蔣介石像李宗仁一樣出亡美國,陳水扁可能經歷了紅五類,蔡英文則必是黑五類。

蔣介石必須承當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政治批評(且不論轉型正義正要為「白色恐怖」的成千上萬的「匪諜」平反,而如今卻仍有綠委主張共諜應處死刑),但他實行了三七五減租、地方自治、保留「黨外」為台灣民主的種籽、在冷戰中周旋於國際困局、打贏八二三戰役,及正確領導台灣經濟發展路徑,這些也是「整個蔣介石」的一部分,也是正面且真實的「一部分的蔣介石」。那麼,這些帳都不必算嗎?

台獨可以肢解蔣介石的銅像,但不能肢解歷史。

持平而論,蔣介石所實踐的最大歷史正義及台灣正義,就是用中華民國保住了台灣,也用台灣保住了中華民國,以致迄今仍可能用「一中各表」與中共抗衡。

至今為止,這仍是蔣介石的歷史勝利,也是台灣的集體勝利。

甚至可以說,台獨勢力之有今日,也應溯源自蔣介石。如果不是蔣介石在一九四九在台灣保住中華民國,換成在中共統治下的台獨,可能要用自殺炸彈的疆獨模式來推動,絕無可能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為史明先生慶生。

解構中正紀念堂就能解構中華民國嗎?就能成就台獨嗎?還要不要再解構國父紀念館呢?因為蔣介石帶來的中華民國憲法是三民主義憲法,台獨難道要留孫中山為「國父」?且還要不要再否定蔣經國呢?因為蔣介石安排其子蔣經國接任豈不正是最大的「不義」?要算帳就要算總帳,不能只打二二八的算盤。

談「轉型正義」,先要建立一個衡量「正義」的標準。

如果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生存發展是一種「正義」,那麼就應公正評價「整個蔣介石」。可以抨擊他的過失,也不能抹煞他的功勛。

反之,如果認為台獨才是台灣的正義,才是台灣的活路。那麼,最終必須以「正名制憲╱台獨建國」才能實現正義。如此,推倒銅像還不夠(慈湖已收容了兩百餘座),還應把推土機開到慈湖刨墳鞭屍,再解構「國父」紀念館,並攻擊蔣經國這位外來政權的世襲者在台灣的造孽(他不是有打壓黨外人士及江南案嗎?)。

政治正義可從歷史及現實兩個層面來看。

先談歷史。如何看整個孫中山?如何看整個蔣介石?如何看整個蔣經國?如何看整個國民黨?如何看整個中華民國?這是從歷史功罪來談「不義╱正義」及「轉型正義」時,必須首先釐清之事,不能只有二二八。

中華民國的正義,也必須與台獨的正義對照來看。因為,台獨必須否定「整個蔣介石」,但中華民國不會走到這樣的結論。

再談現實。中華民國正義與台獨正義,在台灣是見仁見智,也各有支持者。台灣確實有不少人用台獨史觀評論正義,如皇民及三七五地主的後裔;但台灣確實也有不少人用中華民國史觀看正義,如蔣經國親赴現場接回台灣的大陳人及三七五的佃戶後裔。

這是涉及國民情感的政治正義,而不是一刀切的法律問題。誰有權力用立法院一時多數暴力,就只管照顧一些台獨支持者的情感(蔡英文說,有些長輩一生都在等這一刻),卻完全踐踏另一些中華民國支持者的情感?請問蔡英文:這難道不也是另一些人一生的政治認同?

在此一頃刻,民進黨在立法院忘情享用它的多數暴力,想要扭曲歷史正義,看起來好像是台獨的勝利。但台灣真實的政經走勢卻是:台獨在國際上及兩岸間已絕無可能,儼然已是失敗者;且在台灣內部,台獨也儼然變成了只是一種「內殺型的台獨」,民進黨一方面求救於中華民國,另一方面又「去中華民國化」,不啻也是正在走向政治自殺的失敗者。

如果台獨將是勝利者,那麼就這樣放手去幹吧!但如果台獨注定要失敗,而所有的「務實台獨工作者」都在領中華民國的薪俸,竟用此種違反民主法治原則的「條例」,將其政治偏見強加於全民頭上,民進黨究竟將是勝利者或失敗者?

即使中正紀念堂被剷平,也不會成為台獨的地基。

其實,馬英九將「中正紀念堂」及「自由廣場」雙雙保留;一方面維持了藍的統緒,另一方面也容納了綠的思維,這就是一種「和解」。但任何人若想要做到趕盡殺絕的「有我無你」,那就是「鬥爭」,就是「製造對立」。

藍的傳承和綠的思維,都是台灣的真實,皆應珍惜。我相信,有這種想法的台灣人或許不少,我們也許無法阻攔民進黨這種簡直是政治自殺的操作,但也應當為我們的擔慮與反對在此留下紀錄。

其實,台灣仍待完成的最重大的「轉型正義」,正是台獨自己必須醒悟及轉型。

因為,中華民國若亡,台獨的忌日不會在不同日。

(原文刊載於2017年12月9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