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言論自由」與「自我人格」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言論自由」與「自我人格」
「言論自由」與「自我人格」 發文時間: 2017/12/13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9,600+

國格乃國民人格之集成,故國家需要有人格的國民──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

台灣似乎是一個希望追求真相的社會,每天都有一大批人爭論一大批事,都要求對方說清楚、講明白。

只是,大家成天吵嚷拚搏,道理卻愈說愈不清楚。同時也很少人願意真的講理,既不真誠,又不服善,彼此沈溺於胡纏亂扯、相互撕咬的快樂中。就像一群泥鰍在爛汙塘裡亂竄,不自覺環境之混濁,也看不到前途出路。若有人在一旁稍微冷靜一點,注視和關切這樣的社會,心中會有多少無奈,多少失落,多少悲涼。

日本人小林善紀的漫畫書《台灣論》,在台灣受到抨擊和抵制,有人維護他,說他的書應該享有「言論自由」。批評《台灣論》的人,似乎都是做了危害「言論自由」的勾當。這頂帽子很堂皇,很大,但只怕戴不上。

民主國家的憲法,均保障言論自由。那麼言論自由的價值在哪兒?研究這個問題的學者大致有三點主張:其一是「追求真理說」──各種不一樣的言論都進入「言論市場」,大眾經過討論、分析、比較後,可以找到真理;其二是「健全民主程序說」──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可以提供較充分的資訊,使民眾在參與政治事務時,能有較正確的判斷與抉擇;其三是「表現自我說」──個人的存在並不是為他人完成某種目的之工具,個人自身就是目的,言論自由的基本價值就在保障個人發展自我、實現自我和充實自我。由於「追求真理說」和「健全民主程序說」都嫌有「功利主義」色彩,今之學者頗多傾向「表現自我說」。

如果言論自由的價值在表現自我,那麼所要表現者自應是優良的、完善的自我,而不是低劣的、卑下的自我。於是我要發表什麼樣的言論,就必須有所選擇與自制。譬如,我主張「男均應為盜,女均應為娼」,這樣的言論是否觸法固尚待探究,就是有這樣的言論自由,我也不應該表達這樣的言論,因為它褻瀆他人,辱傷自己。因此,言論自由的目的既在表現自我,那麼自我就應對所為之言論負起責任,不能全賴法律之約束。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裡,什麼話應說、能說,什麼話不應說、不能說,這樣的判斷,涉及知識能力和道德水平。知識能力或因人有異,但道德層面,清明在躬,騙不了自己,也瞞不了別人。

難道小林善紀真認為日本侵略中國是正當的行為,南京大屠殺並無其事?難道許文龍真信慰安婦是自願的,可「出人頭地」?難道金美齡真以為自己有權要求台灣人民向小林道歉,否則陳水扁就要下台?難道以獻身女權運動自豪、又擔任總統府人權小組召集人的呂秀蓮,真的忘了慰安婦的女權、人權,而掉轉頭來為一位無視女權、人權的資本家辯解?阿扁要以自由包容這些人的言論,難道他對言論自由的認識真的只有這樣的深度?

明知不實之事,而假藉言論自由為之陳述,那是人格上的缺陷。明知會造成人格的缺陷,而為了個人商業的、政治的或名聲上的利益,卻執意為之,連國家的、同胞的尊嚴都可犧牲,那就不僅是人格的缺陷,更是人格的喪失。

或曰,我已經不承認那個國家、那個民族了,故不必再受束縛;這又是詭辯。人皆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獨立建國絕非罪惡,更無涉於人品道德。但北美十三州獨立之前,魁北克尋求獨立之際,都沒有不承認英國和加拿大,也沒有惡言辱罵尚為其同胞的另一些人,更沒有一面做那個政府的官一面又否定那個政府。獨立建國是堂堂正正的事業,要堂堂正正的君子去努力,就是像華盛頓、傑佛遜和富蘭克林那類人。國者人之積,國格是國民人格的集成。不管是今天的中華民國或將來的台灣共和國,國民若缺人格,國家何有國格?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之。在今天的台灣,多少人假言論自由之名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廟堂之士示範於前,普羅大眾景從於後。於是台灣「言論市場」乃不講對錯,沒有規範,遂使言論自由的價值失去了憑藉,既無從「追求真理」,也不能「健全民主程序」,更不能合理而適當的「表現自我」。這樣的社會,這樣的國家,怎麼得了?

凡真誠關心台灣的人,想到這些事,恐怕都會徬徨難安。

(原文刊載於2001年3月9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