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不能不要求新義利均衡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時代不能不要求新義利均衡
時代不能不要求新義利均衡 發文時間: 2017/12/1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550+

對於時代問題的本質,首先要加以辨識,其次要願意解決並付諸努力。然而問題的困難點,往往在於無力打破思想觀念的僵固,構建不出耳目一新的範式,擺平不了統治階級的既得利益,或者重組不成公平正義的新體制。腐壞失能的不幸結果,便可能逐步演變為不同形態的動盪。

剛剛過去的11月是俄國10月革命(按照現今曆法為11月)的1百週年。列寧率領的這場社會主義革命,是一個慘烈的佐證。當初引發革命,主要是因為帝俄對下層社會的壓迫不得改善,而工業化太快也集中創造了城市無產階級。革命前夕聖彼得堡平均16人擠一間公寓,每個房間住6人,沒有自來水。老百姓日子不能過了,聽見「麵包和土地」的口號,便起而革命。人民既然無產,便追求共產,列寧革命對世界造成的影響於是翻天覆地,從俄國與東歐,到中國和亞洲,全世界付出的犧牲據估計達到一億人之鉅。

巧合的是,在百年後的今天2017年年終之際,世界局勢也似乎預示著一番變局,前景再度不讓人感到樂觀。這場變局目前稱之為民粹爆炸,風潮在兩個民主國家發端,一個是英國脫歐,另一個是局外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先後都對全球化、貧富不均、種族問題和建制失調做劇烈反撲,而社會既得利益精英卻一如19世紀的貴族,對現實挑戰手足無措。

質言之,由於英美兩大事件雙雙都通過民主投票完成,並未流血,所以容易讓人產生錯覺,誤以為民粹主義大約只不過是政治議題,可以透過民主機制消化。其實這場革命的嚴重程度,在右翼反映出資本主義民主體系的成片崩解,擾攘不安的因果循環似乎才剛起了一個頭。而在左翼,可以視為1989年柏林圍牆推倒之後馬克斯主義的再現,從道德哲學和階級鬥爭的角度在向亞當斯密叫陣。

對當今時代問題的辨識不難,瑞士信貸在上個月提出統計報告,已經指出幾個令人吃驚的數據:

—世界50.1%的財富目前集中在1%人口手上;而僅僅在9年前,那1%的人口擁有的還「只是」世界的42.5%。

—35億人個別資產只有相當於不到1萬美元,全體加起來僅僅擁有全球2.7%的財富。

—擁有5千萬美元的新超高淨值人數從2000年以來增加了5倍之多,這些新富大都出現在美國,有22%出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經濟體。

貧富不均造成兩極分化,財富集中導致寡頭政治,這是鐵律,從古希臘到今天,從高度開發國家到中國,都極難避免,英美德已經顯然不能例外。全球財富失衡速度如此驚人,試想5年後是什麼情景?而目前最最失落的群體是青年Y世代,普遍面對的是高失業率、房貸困難、收入不均和低退休金。憤青的不滿加上龐大的貧困人口,往往是動蕩之源。

過去20年以來被各國以及全球經濟變遷所遺忘的人們,現在似乎在控訴民主和資本的偏頗和失職。資本主義勢必要像上個世紀上半葉一樣,大幅度向合理的社會主義進行調節。唯有吸納了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才能浴火重生,走出一個新義利均衡,從而化解「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民粹難題。如此,今天的馬克斯和列寧不必流離失所,便可以哼著後雙城記時代、愛情蕭邦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的第二樂章回家。

(原文刊載於2017年12月2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