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西班牙聖佩德羅教堂裡扭纏的圓柱
首頁 > 人物 > 謝哲青台北 > 西班牙聖佩德羅教堂裡扭纏的圓柱
西班牙聖佩德羅教堂裡扭纏的圓柱 發文時間: 2017/12/25   文 / 謝哲青台北 瀏覽數 / 9,600+

「你從哪裡來?」

「台灣,位於西太平洋的小島。遙遠的東方。」

「哦~那真的不太多人來這兒呢!」

向教堂管理員說明了家鄉與來意之後,他就讓我自由參觀。

位於半山腰的聖佩德羅教堂(Iglesia de San Pedro de la Rúa),是埃斯特拉地勢最高的宗教建築,古樸素雅的仿羅馬式風格與嶙峋的巨岩合而為一,彷彿開天闢地以來,教堂就沉默地佇立在歷史巨流外,紋風不動。

許多年前,我在某一本關於納瓦拉的攝影專書上,看過聖佩德羅教堂與修道院迴廊的古老相片,幽靜的廊柱羅列、蒼鬱的絲柏、古小亞細亞式的鳥獸浮雕,參悟出了然的神秘。我看著相片出神,因為其中有某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靜止的時間重新流動,這小小變化讓人興味盎然,我決定走進來,一探究竟。

埃斯特拉(Estella)是聖雅各之路前段的重要城鎮,位於潘普洛納西邊五十公里左右,坐巴士只有四十分鐘的光景,我卻花了兩天的蹣跚才抵達。中世紀時,大教堂曾經是已消失的星形城廓一部分,一二五六年,旭烈兀攻滅位於波斯西部的木剌夷國,當阿薩辛派的刺客教團與蒙古將士在惡地鏖戰之際,五千五百公里外的聖佩德羅教堂峻工,虔敬的信徒們誓言以埃斯特拉為中心,決意向穆斯林索回上帝的領土。正因為這獨特的軍事背景,從遠處觀看聖佩德羅教堂,與其說它是宗教聖所,它更像是吹著進攻號角的戰鬥碉堡。

我在綿延重複的廊柱間徘徊流連,任性地找尋記憶中老照片的場景。我只花了七秒鐘就解決心中多年的疑惑,這是石匠精心刻意的安排,讓三根小圓柱扭纏紐一塊。在一片穩固而單調的廊列中,這三根圓柱組合足以破壞暮氣沉沉的無限迴圈,建築可以如此完美又自相矛盾,它的僻靜可以被打擾,和諧可以被破壞,連完美都可以打折扣。我想,古代石匠刻意擾亂一成不變的迴廊空間設計,或許是想問問上帝:如果祢是完美的、至善的,為什麼容許「惡」在地上横行呢?就像這交纏的柱子一樣,難道祢也是刻意的嗎?如果是刻意留下「惡」與「苦難」,為什麼呢?

如此看似荒謬不敬,蓄意搞怪的廊柱設計,隱藏了西班牙人怪誔不拘,生冷不忌的文化性格。七百年後,一樣大搞創意的達利看到聖佩德羅教堂扭曲的柱子後說:

「這就是西班牙啊!」

没錯,這就是西班牙,一個神聖與褻瀆,虔敬與嘲弄並存的國度,在千年以前,就已經預示可能的未來。

本文節錄自:《因為尋找,所以看見:一個人的朝聖之路》一書,謝哲青著,時報文化出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