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前的創業家張謇,創立了中國歷史上「24個第一」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袁 岳北京 > 一百多年前的創業家張謇,創立了中國歷史上「24個第一」
一百多年前的創業家張謇,創立了中國歷史上「24個第一」 發文時間: 2017/12/27   文 / 袁 岳北京 瀏覽數 / 27,950+

我們東華大學其實最早的前身是南通紡織職業技術學校,這個可能你們很多人都知道,但它的創建者是張謇先生,生活在光緒年間,是中國末代恩科狀元。所謂恩科狀元並不是考試考得最好的那個,是考試進入到大概前一百名,正逢西太后60周年,所以皇帝要點一個人做狀元,叫做點狀元,所以張謇是恩科狀元。

我是南通人,我們從小在成長的時候都會聽老一輩人給我們講張謇的故事,就是不管什麼事,他都會引一句狀元公說過什麼,所以應該怎麼辦。在我們人生的教育裡,張謇是我們那代人的共同導師,他對很多的人做事的看法、創新的看法以及創業的方法,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存在了。

(張謇先生與當今創業)

張謇先生之紡織創業

無論是我們的前身南通紡織科技學校,或者中國紡大或是東華大學,張謇先生卓越的貢獻最重要的就是創立大生紗廠,然後進行原材料的改進,建立整個紡織產業鏈,這是中國紡織業的真正興起。在整個紡織產業鏈中間,基於對人才技術的要求,他又創辦了南通的紡織技術學校,後來這個學校成為我們大學的前身。

咱們說到創新,在張謇先生的時代我們本土長的棉花都是短絨的,所以最早大生紗廠所使用的棉花是通過我們本土的棉花和美棉雜交以後產生的新品種,那個時候中國市場原來自己只有土布,比如說我們所在的松江土布就很有自己的特色,其實最早的黃道婆也就在我們這附近對吧。其實我自己的老家——江蘇南通的海門,我們那個地方的土布也很有名。但是土布穿在身上,夏天的時候很熱,冬天的時候很冷,因為它不保暖,材料性能可能都沒有那麼好。所以那個時候日本人也好美國人也好,他們的紡織品在中國的傾銷就是因為中國本土生產土布的小戶根本扛不住,於是中國的市場上就充斥了洋貨。所以那個時候張謇先生無論是從原料的成本、大生紗廠本身的設備,還是大生紗廠的生產模式,都順著南通往北到了鹽城的東台大豐射陽,去開墾那些地方,然後再用新的水利方法來組織對海地的維護,對潮期的管理,對鹽鹼地的改造以及對河流的改造。

為了那個時期的改造,他還創立了另外一個學校——江蘇水利技術學校,就是現在河海大學的前身。在這個過程中間有很多領域知識都是跟海洋資源有關的,於是他就又創立了另外一個學校,那就是我們今天中國海洋大學和上海海洋大學的前身。那個時候涉及到整個的海事防衛,他要去組織船舶的管理、進關和通關,因為張謇在不同的時間當過不同的官吏,包括他在北洋政府裡面擔任過實業總長,所以他也創辦了上海海事大學的前身——吳淞船政官校。除了這個之外,在上海還有若干所學校跟張謇創立有關,包括復旦大學。復旦呢,在歷史上是通過其他人創立的,但是它一度曾經財政上非常困難,是張謇先生資助,幫助復旦大學度過了這個階段的困難。

張謇先生的實業創新

我們可以看到,為了推動那個時候的產業發展,在紡織行業、水利行業以及其他的許多個行業裡,張謇先生都在創新。他有這麼多工廠使用新的能源,所以在能源,在運輸領域,都有很多創新。中國最早的鐵路,實際上是在南通從碼頭到工廠之間的鐵路,這比西太后的那一段鐵路時間還要早。後來,發展起來之後就涉及到物流的問題,所以最早的貨運和客運大巴輪船公司也是張謇先生創立的。上海的十六鋪碼頭,真正的開發者是張謇先生,所以但凡我們在上海南匯那看到了很多的新事物都歸功於張謇先生。

當然,後來張謇先生維持了大量的創新創業單元,因為在他的創業一共有大約有560個創業的單元,其中一半是社會公益事業,包括大學、技術學校、養老院、幼稚園和博物館,另外還有大約380家是企業。在維護那麼大的體系運行的時候,當然金融變得非常重要,所以張謇先生那個時候創立了很多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交易所、專門的貸款公司,還有那個時候的財務結算公司,所以今天我們大家知道的很多東西,在張謇先生時代的時候他都已經創立了,而且張謇先生本身不是一個富二代,他沒有錢啊。所以張謇先生怎麼樣做這些事呢?

原因就是他創立股份公司,他所有的事業都是合股來做的。不僅合夥成立公司,而且募資,就像今天我們說的募資找投資人,所以呢他除了有私募(私募就是拉認識的人來做股東,所以他的公司都是股份有限公司),還有公開募集的這個部分。張謇先生對他的股份有限公司的章程寫得特別詳細。那個時候他的公司裡面除了一個大股東還有一些比較小的股東,到今天為止中國的股市上保護小股東的利益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他在股份制章程裡面專門講董事會怎麼開,就是一個董事會的組成。他不僅要有大股東代表,有中股東代表,還要有小股東代表。在公司董事會開會的時候,小股東代表先發言,因為老大發言完了,下面就只有貫徹精神對吧,所以小股東代表先發言,然後是中股東代表,然後是大股東代表,最後是董事長總結發言,所以你看他把所有的市場總結得非常細緻。大家如果有機會,到張謇先生的老家——江蘇省海門市的常樂鎮去看看,那裡有張謇先生紀念館,中國公開發行的第一張股票是張謇先生的公司在交易所裡面來發行的。

張謇先生創立的「24個第一」

張謇先生創立了中國歷史上「24個第一」。比如說最早的托兒所,即最早的現代幼稚園。當然我們最早的師範學校——南通師範學院,中國最早的醫學院,中國最早的博物館,剛才我說到的中國最早的鐵路等等。

甚至在中國最東的土地——如果你們現在有機會去舟山群島去玩的時候,中國最東的國土是東極列島,上面有個小島叫東極島。其實我們中國在清末明初的時候,對海洋權益實際上是不怎麼重視的,顧不上。張謇先生是最早進行海洋權益普查的,他自己坐著船,最遠就到了東極列島了。那個時候,日本人已經想染指我們最東的領土,但是他們一開始來的時候沒帶著主權碑,等回去準備好再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們的主權碑就已經立好了。包括我們南沙群島,其實最早在南海裡面勘查我們的主權島嶼的,是張謇先生。所以你看從很多事情來說,我們這樣一個學校跟這麼一位偉大的實業家創新創業家有這麼深的淵源。

儘管在一定程度上張謇先生在歷史上的地位,好像沒有像孫中山先生、康有為先生等人那麼高的位置,但是在清代末年的時候有三大政治運動,一個是革命運動,是孫中山先生為代表的;一個是保皇運動,就是改良保皇運動,是以康有為、梁啟超先生為代表的;第三大運動是立憲運動,立憲運動就是說保留皇上,但是皇上沒權力,要建立一個責任內閣,這個立憲是張謇先生領導的。所以實際上那個時候就是三大勢力,前兩大勢力他們都要去尊,就找一個幫忙的,這個時候都找張謇。張謇先生是實業界的領袖,包括孫中山先生是當時的臨時大總統,也專門請張謇先生說:怎麼樣,兄弟借點錢呐,政府沒錢。所以其實張謇先生在那個時候是大家競相爭取的對象。

張謇先生和現代教育

在今天中國,講到創業這件事,我首先要提到張謇先生,他是一個有大格局和大氣度的人。第二,他是做了大創新的人。第三,他是做了大創業的人。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是覺得我們東華大學在他的稟賦和根底裡面,是跟我們創新創業密切聯繫在一起的。那當然今天我們在座的很多同學說:張謇先生是古人了是吧?跟我們之間沒有什麼那麼大的關係,張謇先生的東西跟我們現在學的東西的技術含量相比,我們的技術含量比他還高了呢。

沒錯,這是我們今天社會進步的結果。在座的每一位我們所能夠接觸到的事物和所有學習到的知識已經是非常先進,但是你們知道嗎?從張謇先生開始,才開闢了現代教育體制。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包括現代教科書的形態,最早還不是清朝政府推行的,而是在南通由張謇先生來實現的。這其中包括小學,要有專門的校址,有專門的校舍,有專門的校桌,有專門的校椅,這一整套東西也是張謇先生設計的,專門來學習考察,建立了現代基礎教育的體系。後來他建立了一個模式,叫做每16華里要建一所小學,每16所小學要建一所中學,每16所中學要建一所大學。因為建完學校之後發現沒有足夠的老師,所以他要建立師範學校、師範學院,培養足夠的老師來充實學校。他發現人光在學校裡死讀書,腦子會讀僵,所以他認為一個人除了要受基本的教育以外,有兩樣東西非常重要:第一動手幹活,第二廣有見識。所以張謇先生創立的學校基本上都是職業技術學院,包括我們東華,不是一個所謂綜合性的本科,啥也不會的。你看水利、海洋,那個時候原來叫水產、海事,都是有專門的方向,以這個為核心的。

另外還有一個,張謇先生最早建立博物館的時候,他在南通叫博物院,大家現在還能看到這個博物院。張謇先生花了很多的錢,從全世界各地搜羅各種各樣的事物,讓你知道東洋有什麼,西洋有什麼,南洋有什麼,北洋有什麼。他想通過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事物來擴展你的見識,讓你知道:噢,世界上萬事萬物是很多的,不是只有你從小農村出身,就知道地裡一點事兒;你從小小鎮出生,就知道街頭一點事兒;你從小上海出身,就知道胡同裡那點事。所以你看,這樣的一個人帶到我們今天世界的話,我覺得絲毫也不弱。

今天我自己,包括在座所有同學,我們都受惠於張謇先生為我們所做的開創性的事。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在座的各位,我們都會有機會超越張謇先生,至少在某個特定的點和某個特定的方向。

自然人VS法人,創造的影響力

今天我們所講的創業,其實就是來講在某一個事業的創造上怎麼樣有可能超越張謇先生。張謇先生在去世之前,在自己寫的日記最後幾篇裡面寫了一段話。這段話今天放在張謇先生紀念館前面的照壁上。這段話是這樣說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可能會跟草木同生,但怎麼樣才能夠不會跟草木一樣同朽呢?就是當有一天你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若留一二事業在這個世上得以傳承,那麼你就會和草木同生,而不會與草木同朽。所以在張謇先生看來,人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今天你活得久一點,八九十歲;你活得短一點,五六十歲,倒楣蛋明天被車撞死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有一天你都會離開。

在張謇先生看來世界上就有兩個人。第一個人是我們作為一個自然人,當然好好學習開發自己的智力,能夠有創造能力,比我們的父母要強一點,比我們爺爺奶奶更強一點,我們在某個特定的方向上做成我們的事。另外一個人是什麼人——法人。我們能夠創造另外一種勵志的人,這個人他超越我們這些個體的自然人,我們能夠動員更多的人一起幹,動員更多的資源一起幹,我們幹出來的東西能夠服務於更多的人,我們通過服務於更多的人,能夠給更多人示範這個事情可以這麼幹。

就像我們今天說到BAT也好,小米也好,餓了麼也好,我們說到在我們科技領域中間很多創業者,科大訊飛也好,或者是其他的技術性的創業者也好,我們視他們為榜樣,所以這個榜樣不知不覺影響了我們,但是你看這些影響都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其實今天已經越來越少僅僅靠個體自然人的特點而影響其他人。我們這個時代影響的東西非常明顯的,你可以看得到——商業英雄比以往任何時代都會有影響力。這些人通常我們看的是他跟財務聯繫在一起,當然很少意識到其實他是跟創造的組織連在一起,他是跟創造的法人聯繫在一起的。就像張謇先生本人固然很厲害,但是當年真的厲害的是他通過他所創造的股份公司,把那麼多人,另外很多土豪、地主、業主、小業主變成了他的股東,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公司。像我們今天看到的漢庭如家,你知道張謇先生在100年以前就搞經濟連鎖店了。所以那個時候漢庭的季琦先生,之前他一直以為他是中國經濟酒店之父,但在看了張謇先生的事蹟以後說,我哪是之父啊,連孫子還差好幾代了。

張謇先生在清朝末年那樣的景況下,基本上一窮二白,他所創業的形態就已經能夠做出來。所以我經常想我自己,張謇先生能夠在一個一窮二白的地方創造出這些東西,那我們在座的各位,包括我自己,有什麼理由不能夠創造多一點東西呢?

(創業的基石、風險和成功概率)

Where should we start?

所以今天要給大家分享的話題,叫創業的基石,創業的foundation到底是什麼,我們怎麼樣提高創業成功的概率。

所謂基石,你從什麼地方出發談創業?很多同學現在受到學校創新創業教育的影響,想是不是我應該創個業,是不是我應該弄個創新。但是我想創,到底創什麼我不知道。但有的人發現他很自然就創業不錯,據說我們那個材料學院有一個主機板上市公司,兩個新三板上市公司。所以Where should we start?創業經常就叫Stardard,那個就是初創公司。                       

Where should you start up?就是你要開始才能爬坡。今天如果在大學生中間講創業的話,這是我們最核心的。當然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創業者能保證成功嗎?當然不能保證了,不僅不能保證,而且大學生創業幾乎全死了。所以人家說那全死幹嘛還要創業呢?對。我再問你,有一天喜歡上一個人,這個人說為什麼喜歡他?哇,長得好帥,不僅好帥,學習成績好,然後還對我特別好經常買好東西給我吃。假如說今年寒假回去一把不小心臉破相了,被鞭炮直接炸臉上了。還或者由於某種原因,在路上被車給撞折了,現在讓你伺候他,你還愛嗎?當然絕大部分說sorry,我很愛你,但是就沒有然後了。什麼叫真愛?就是有一天大家站在婚禮的殿堂上,牧師或是主持婚禮的人說你們兩個人今天結婚,或健康或疾病,或富有或貧窮,或很帥或破相,你們還願意在一起,直到永遠嗎?願意嗎?I do.另外一個說,再說吧。我們假定你兩個人都是YES,然後才在一起往前走的。

換句話說,你們想過嗎?創業是什麼?創業是或失敗或成功,或有錢或沒錢,或有趣或苦逼,我也要創。這叫創業心理。所以我在講,Where should we start?是你到底是不是想創業,你以為是澳門賭場啊。你說我們進澳門賭場的時候,誰說進去的時候我今天專門到賭場來輸錢的?雖然賭場進去的每個人都想來贏錢,但是出來的時候每個人都輸錢。

全世界都喜歡中國賭客,為什麼呢?有個美國教授做了一個很有趣的研究,說一個人剛進賭場的時候,前一個小時有15%的概率贏錢。你說剛進賭場的時候我可不能輕易出手,我得看看。哪個業務我們比較擅長,哪個難度比較小,所以你是比較謹慎的。當你們回家打牌下棋,你水準不高的時候,你贏錢概率還高的。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完蛋了,就是老虎機搖完你們贏的第一把錢,想它太容易了,只要你想到太容易,下面就開始輸錢。或者你從輸錢開始,想說我就不信這錢贏不回來,我輸一塊錢我要押兩塊,輸兩塊錢押三塊,輸五塊錢押十塊,最後為了輸十塊錢我就押20萬,果然有一把扳回來了。你知道嗎?你會發現其實這裡面沒有什麼奧秘,就是你敢賭,你就能夠扳回來的。這個美國人研究的最有意思的是什麼,是一個人從他輸錢開始,他的心理就離開了警戒線。就是你開始怕輸的時候那個警戒心就喪失了,然後你就開始進入到盲目尋求成功階段,也就是加大自己的風險尋求成功。所以到第二個小時的時候降為6%的成功概率,到第三個小時到2.5%,第四個小時1%點幾,到第五個小時第六個小時你的贏錢概率幾乎接近於零點幾,接近於零了。但是我們中國的賭客一般大概賭七個小時,所以肯定的你是輸了以後再出去的。這個遊戲很有意思,出去的每一個人都是輸的。

這也跟我們差不多,在座各位有沒有上海人,你爸媽如果炒股的話,站在從長線的角度來說,基本都是虧的。你知道什麼人有可能贏錢嗎?這是在股市上,我們會發現大約百分之一點幾的人在路上散步也能掙錢,這些人不幹其他的,專門研究股市,當你開始研究某一個專門的行業,當你開始全心全意撲在這個東西上的時候,你這個人開始改變,你就開始變得比較專業了。所以上海的媽媽熬到婆婆的時候就變成退休老太太的時候,開始有機會。因為那她開始full time 幹這個事情。我過去做頭腦風暴節目的時候,很多的阿姨都開始問我這個問題,說:袁老師,哪支股能掙錢。我說,我告訴你立馬明天開始掙錢,你還是會輸錢。為什麼?因為你沒有花全部心思研究這些知識,想聽個消息就開始掙錢。哪有這樣的好事兒?要有我也去了。所以我從來不炒股,儘管我也談股票,因為一股不炒還能冷靜地分析分析,談談它,所以我在講。

這中間的第一個就是面對失敗,所以應該有信心。創業這個遊戲絕大部分人一輩子真的是看不到成功。

創業三階段

中國現在有1.2億個創業主體,包括個體戶,包括私營企業,包括集體企業,包括網店,包括新媒體,其中大約有6萬家左右是達到盈利水準的,什麼意思?也就是說今天你在淘寶上面開一個網店,其實是虧錢的,11月11號那天狂歡的時候虧得更多。我們這個時間大部分創業的人,其實你連掙錢都做不到,所以生意的第一種叫做創業虧錢。

第二個剛才說到有6萬多家是盈利的,這個6萬多家盈利的企業,實際上很多的贏利企業相當於什麼呢?比如說在我們周圍幹黑暗料理,說不定還盈利。真是幹淘寶店的時候你還是虧錢,就算盈利也是小錢,沒有什麼大錢。在盈利的這些公司中間,也不是總是盈利。以餐廳為例,餐廳它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今年盈利明年就不行了。還有幾家店看起來都開始喘氣,氣都喘不過來了。你看網紅店,網紅店最大特點是什麼呢?就是去年還是網紅,今年變成網黃了,後年就網沒了。所以說網紅店真是要維持一個紅的狀態太難了。現在唱個歌,以前我們還記得唱歌的人是誰,你看劉德華一直紅到現在。但是現在在我們90後中,哪個歌星幹了十年一直很好?沒有。換句話說,就是掙錢的項目,長掙錢,就像我們股市上叫做盈利具有可持續性,少。這是第二個階段,就是說創業了掙錢,但是能不能長期掙錢。

第二類的6萬家中間有大約22000家拿到過投資。什麼意思呢?就大家相信這個公司有未來,所以這是創業的第三種境界,叫做創業還值錢。而且這裡面有些公司還挺有意思,就是你創業你投入了,公司在運營,然後不掙錢,但是我相信你的未來,所以我們願意投資支援,。因為你有追求,所以這是第三類創業。而這些公司在這1.2億家中間,目前大概是1.5萬家上市。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這是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我還願意創,這就是我們講創業的基石。

最近看什麼人工智慧好像很熱,所以我現在去幹什麼事呢?我就告訴大家,你就會走到Popularity裡面。只要成了Fashion,你會發現這一定不是機會,這是創業的基本。當熱起來的時候,週期就即將過去,就我站在創業週期的角度來說,是一個基本概念。為什麼呢?因為人家知道這不是你的項目,是人家的項目。

所以創業是什麼?要創的這個業,要做的這件事情即使失敗,即使我創了虧錢,或者我努力掙錢,但不管怎麼樣我都願意做。就像我要去創業的時候,我父母是反對的,我朋友是反對我的,領導是反對的,但我為什麼要做?你們所有的反對理由是你們的理由,沒有一個是我的理由。我覺得我不是那個整天能夠當官僚的人,例行公事的人,我不願意整天跟你們開會。我願意幹這個事,就我喜歡的事。就在20年以前我就對資料感興趣,我就願意幹那個東西,雖然大家不明白我幹的是個什麼東西。今天大家都講大資料,在25年以前大家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天天弄個百分比幹嘛呢?百分比能當飯吃啊。但是這是我的項目,所以我願意幹。若你是一個創業者,你就虧錢也願意創業,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創業其實不是你們所有人都適合創業,真的是有的人特別適合創業,但是你從來不知道!就像有的人你可能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科學家,你可能也不知道!

出自本心去創業

很多人說袁老師,你老說大學生創業不可能成功,但你又說大學生應該去創業?這不很簡單嘛,在座各位,你們從小長大的方法全部是媽媽愛著,老師考著,然後各種要求的,你們都搞不清自己是誰嗎?換句話說,也許你們原來是鴿子、老鷹或八哥,但是你們都在雞窩裡長大。

據說如果一個小孩子整天喝狼奶長大,長大以後他就沒意識自己是人了,他以為自己是狼只是長記性了。所以男孩從一個狼窩裡被弄回來的時候,它發現跟人合不來但是跟狼在一起挺合適,為什麼?因為他整天是那麼成長的。所以有些同學今天上了大學,但你們跟中學學習方法沒什麼兩樣,天天做作業,做實驗,做實驗也是因為老師要求。再說你們有很多人不管選哪個學院,你選這個學院真的是熱愛這個專業嗎?

你要多嘗試,看看你自己是誰。張謇先生那個時候有全國科技獎拿嗎?有全國創業大賽、互聯網+大賽、什麼創業比賽一等獎拿嗎?你說張謇先生是個狀元,你知道中國歷史上狀元用來幹嘛的?狀元都是用來當駙馬的,駙馬都沒有當好的。為啥啊?你想狀元一輩子前面天天念書,又不鍛煉身體,之後天天跟公主在一起有啥好的了。挺有意思的,這也直接導致一個結果——中國歷史上狀元沒有以後幹出啥事來的。嚴格來說,張謇先生本來不是狀元,他是恩科狀元,,是第60人,正好慈禧太后60歲,把他點為狀元。換句話說,我可以肯定,很多同學們知道的上市公司老總,他肯定不是第一名,就像馬雲也不是第一名。第一名還能上市的,那不可能。張謇先生要做的不是別人要求他做的。所以所有事情的出發點:第一真有這個需要,第二我也真想幹。

張謇先生,一個從來沒有到西方留學過的人,但他制定的水利標準在那個時候(清代末年)就已經是世界前列的標準。他為了讓這個水利標準可以落地,讓荷蘭人來給我們幹活,而且不是讓一個荷蘭人來幹活,他讓一大堆荷蘭人來幹活,還鼓勵荷蘭人有中國的革命理想,鼓勵荷蘭人好好幹活。荷蘭人不僅好好幹活,把自己幹死了,還把兒子拉來繼續幹活。你要想一個人沒有這種感召力,誰願意給你幹?同學們,有的老師真的學問很大,但不能只是拷貝點學問。我告訴大家,你們真正要去做出來的研究和將來創造的也都是因為你要麼被感召了,感召也不是因為你被忽悠了,是因為你本身有這個東西,被喚醒了。所以跟著張謇先生幹活的有一大群人,除了荷蘭人,還有一幫日本人。那個時候南通醫學院裡面很多精細手術,都是日本人帶過來的。當然還有很多中國的優秀人才也是張謇先生培養出來的——在物流領域,在工廠生產領域,在科研領域中間,在開放管理領域。雄安新區現在的書記叫陳剛,他畢業於揚州大學。揚州大學怎麼來的,以前張謇先生辦的南通學院的農科發展出來的。所以他們建院也一百多年了,他們就是從張謇先生創辦的那個南通學院農科開始算起的。

視野、需求與Response

所以,大家要關心社會上的需要,不只是在學校裡面看到的那點東西。為什麼今天有互通互聯呢?互聯網不是互聯。我們學校有一些同學參加挑戰杯,參加大學生互聯網+比賽,有些表現不錯的。表現不錯的同學來總結一下經驗是什麼。

我作為一個項目來看的時候,第一,你幹了這個事有沒有市場空間,而且是不是個新的市場空間?在這個空間裡面有沒有一些其他競爭者已經幹得不錯,如果已經有人幹的不錯的話,你在後來起來的時候有沒有獨特的核心競爭力?一般來說,我們的工作技術出身的人,我們就是說核心競爭力就是這個技術特別先進就一定很棒。不見得。我們從今天來看,真正能夠獲得較大市場的技術,一般來說是一個實用技術——實用和成熟技術。比如說樂視網站的賈躍亭,他在美國的汽車自動駕駛,做實驗的時候也能夠上路的,但現在實驗的汽車都只能在很小的範圍運行。為什麼?因為自動駕駛的車你自己覺得能自動駕駛,人家還有自動開車撞你的人對吧?就像在座的有很多同學,你們拿到駕照,但從來沒摸過車,對吧?你碰到一個自動駕駛人,他懂得讓你,你不懂。他不撞你你撞他,所以你看還有很高的事故的概率。在一些已經實行這個放到自然道路上面的自動駕駛的事故概率就是5到6倍于平時的水準,那說明技術還不夠成熟對不對。所以如果量產推向市場的時候,這個技術不見得是現在最前沿的。一個做技術研發者的思路和一個站在擴大市場規模能夠形成一個可行的生意思路是不一樣的,如果你要去做創新創業,那你的視野要比你做一個好學生的視野要寬。

其實創業最重要的本質是什麼,是用我們的能力對市場的需求作出反應。馬雲在最初拿到投資的時候,他至少談到了超過兩百個投資人。我就說同學們,你們聊過兩百個妹子嗎?肯定沒有嘛對不對。所以反應,Response,我們做任何東西,基石第一是基於需求。不管我們做的在新的東西,我們要注意他市場有這個需求。第二是我們對這個需求有反應。我們不是老對老師佈置作業有反應,不是對你媽跟你說的要求有反應,我們要對市場的需求有反應,這就是在創新創業中間不同於我們過去的習慣。

(袁岳之創業說)

「別人還沒講到的,才是機會」

大家可以想一想,張謇先生肯定也是有老師的,張謇先生的老師是江蘇的狀元,但是他的老師也沒做過生意。所以換句話說,如果張謇先生什麼東西都問了老師才做的話,他也就沒什麼做的了。所以老師或者父母,他們給我們的東西,它代表了一些很基礎的期限,再厲害的老師雖然已經有成就,但成就代表歷史。

所以我們說的第二點,就是在當我們對這個東西有反應的時候,能不能幹成呢?這就不確定。不確定,就是我們所謂說的風險。當我們去選擇創業的時候,開始我們看到的新機會都比這個小,但是如果今天我們看到一個機會已經有這麼大了,傻子都能看到,其實你的機會也沒有了。現在還沒人講到的,才機會大。

我們今天的人工智慧是一個大玩家的遊戲,小玩家是什麼,小玩家是在淘寶上對接淘寶店的遊戲。所以我們要在講人工智慧之前的2年前,玩這個遊戲。在大家沒講VR&AR的2年以前,我們已經投了VR&AR。新零售現在開始火了吧,但是我們在大家都覺得講互聯網+連鎖店沒戲的時候投了6家連鎖店,現在通通掙錢了。但是其實那些人也不是因為我們要投他才創業,所以那幫人覺得我們就只會幹連鎖,明白嗎?我們就是連鎖的料,就像我本來就是個鷹,鬧得像魚一樣在水裡游,遊不了。

因此管理風險的三個基本要素是第一,這就是我想做的,如果這個是你想做的事,它的好處是什麼,我不會聽人家的說法。我就是做我想做的。我昨天晚上碰到一個兄弟在東南大學,對我說:袁總,你幹的這種大資料其實挺累的,還是跟我幹房地產吧,輕輕鬆鬆的兩個億一年。但是我依然覺得他幹的事跟我沒關係。

管理風險之「我喜歡的,確定的」

我們說管理風險,我很確定我要做的事。確定的第一件事情是我是確定的,我喜歡的。你要知道,如果兩個事物一個是移動的,另外一個是移動的,其實這個事物是高度不確定的。如果一個事物是確定的,另外一個是移動的,那麼就方便很多了。如果兩個事情都有確定或者同步確定,就像我們的同步衛星,同步確定的時候,它形成一種新的確定性。

從以前我做資料,為不同的客戶不同的行業做這個研究,而且關鍵在人家看個熱鬧我就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所以為什麼以前我做頭腦風暴,很多人就說這個節目挺有意思。很簡單,我跟大家不一樣,我不是從熱鬧角度給大家解讀的,我多多少少知道門道,我從門道角度跟大家分享或者牽引大家到分享門道。所以我看完這個節目以後覺得很有感覺,他們問那為什麼你要幹這個呢?我說因為我喜歡。所以,其實對我們今天要幹創新創業的同學來說,有很多人說創業好辛苦。其實打個比方,如果你跟一個很喜歡的人出去旅行,路上千辛萬苦都會覺得很有意思。但是你跟一個討厭的人在一起走一段路,就算天天給你好吃好喝的也會覺得難受。

所以你要先確定自己喜歡幹這個嗎?別人說這個項目將來上市很有機會,但是你不喜歡,因為大家都往這個上面去,然後你也去,你以為你會好嗎?然後你發現最後確定的是你自己。就像你今天上了這個專業,不喜歡分分鐘老在想我不喜歡的專業,我又上了四年,在不喜歡的專業上了四年,那我將來找工作是找跟專業相關還是不相關呢?我再讀個研究生還是說我現在就換一個不上這個專業,還是我換一個喜歡的再來找喜歡的工作?你糾結的事一堆。這就跟創新創業一樣,在你喜歡這個方向成還是不成?其實就算是失敗了,你也好過多了。這就是管理風險的第一個。

(管理風險之聚焦,凝聚團隊)

管理風險的第二個是什麼呢?聚焦

對我來說,作為一個文科生,尤其是一個從初中開始數理化都很少考超過60分的人,我每次看到到工科學校都覺得高山仰止。你們每一位都是我崇拜的物件,對我來說,一個小丘陵理工科的小丘陵對我來說都是一座高山,對我來說及格,就是一座高山。我只有在高考的時候幸運地考了84分,數學以前從來沒見過80分長成什麼樣,但這一點不影響我一個文科生卻非常喜歡資料,因為我是用一個不同的方法喜歡資料的。我覺得這個國家的決策和一個企業的決策應該基於科學,基於數量,基於資料,這是我的信念。儘管我不擅長資料,但我認為應該這樣,所以我辦的公司是搞資料的,也是中國最早在這個領域中間成名的資料公司。那在成立了這樣的資料公司後,我怎麼去做這個事呢?其實也不難,我不太會資料,或者我看到資料其實挺煩的,我搞不定它的,但是我可以找人啊,就是要找合作夥伴。像我們公司的CTO,像我們公司的首席資料科學家。那些人跟我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我看到資料我就蔫了,但我看到人就來勁兒;他們跟我講,他們看見人就傻了,都不說話了,但是看到資料就兩眼放光。這就是很好的組合。讓他對資料放光,我對人發光,兩人一組合就很好了。重要的是在於它聚焦資料,我去招人,然後我們聚焦在資料業務上。這事兒就能做起來了。

而我們聚焦在資料上做了那麼多年,並不是等到有人領導說大資料,我們才看大資料。我們是在沒有大資料之前,就幹大資料,在大資料前我們做中資料,中資料之前我們做小資料。所以在座的各位,聚焦,不管我們在任何的領域,如果能在這個領域中間聚焦在一件事情上,就可以把這個事情做好。你看,你們可能班上很多同學都學同一個教科書,在同一個老師指導之下做了很多次實驗,但是其實沒有幾個同學真正想在這個領域中間把它創造出屬於自己事業的來。                

教科書是相當於地板,大家是共用的,但是你們很少看到有一個人飄在天花板。上這個天花板的方法是有的,也有的人能上去,關鍵是Creation,甚至是創造。但是如果今天我們這個任務就是關於上天花板,你就會發現真有人找出方法來聚焦。

在矽谷和斯坦福大學之間有一種很好的合作方式,就是斯坦福大學為矽谷提供了很多人才,尤其也供應了很多科研的成果,但是斯坦福大學的教授,包括他們很多博士,並沒有簡單的成為矽谷的創業者。在斯坦福有個教授,有46個項目,就是有16個項目在矽谷,他不是這個項目的股東,最高的是一個二股東,還有第20位的股東,有第八位的股東,也就是說他把他的科研成果跟不同的企業合作,成為這個企業的一條腿,但是他還是當他的教授,他在當教授的時候還做的科研,這個科研成果跟企業之間還會互動。我們將來有的人,你可能在公司裡面就是一個CTU,或者你還是在大學裡面的一個教授,但是你那個創業企業保持著這樣的互動,也是這個公司的三股東。

That’s possible All possible.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其實我們真正創業的心態不只是有一種,非要把自己變成一個創業者,都要扛起自己不熟悉的事。說實話,就像我們這些人在江湖上混的時候,大部分事也不是我能搞定的。我們有CEO是很棒的,特別能夠擅長協調員工關係,給員工做工作。剛才我說我們有非常棒的首席資料官和首席技術官來搞定資料的事,我們也有非常棒的CAO,專門管行政的這個事務。所以這些團隊共同才形成了我們這樣一個創業形態。

所以我最後回答這個問題,就是說成功的概率或者說幾率,他只是一個結果。當我們前期我們有個Foundation和我們對風險管理的制度,成功的幾率就會提高,成為一個掙錢公司和值錢公司的幾率就會提高了。所以這個幾率不是一個一開始的時候誰能保證你成功不成功,我自己都不能保證一定能成功。我說最棒的創業現在是失敗也要要幹對吧,那才能顯示我們的真愛。我們真愛的一件事情,我們真聚焦一件事情,我們真的在這件事情上不斷的凝聚團隊。

感召人的力量

但只要有第一和第二我們凝聚團隊相對容易,原因是什麼?當周圍的人都沒有愛好,當看到有愛好有熱情的人,就能感到大部分人做事都沒有聚焦。天天考試,成績過了,一門過了又一門,沒有什麼意思。當你有聚焦的事情,他看到你幹的事情,他回想自己怎麼找不到事幹,之後他會被你吸引,他願意參加你的事。

所以我們所說的就業,就是摻和到其他人幹的事兒裡面去嘛,而且你不擔任主體。你只是這個公司中間可以有也可以沒有一個人而已,而那個主事者和主事的團隊有真愛。有聚焦就不僅能夠吸引資本,而且能吸引人力資本。所以當有自己有真愛,又有自己的聚焦,再加上外力的支持,你突破的可能性較大,成功的幾率會提高。

所以就像馮侖先生說的那樣說錢是怎麼掙來的:第一就是要革命理想,有理想才能感動人;第二,做事的時候不能做小事,做小事只有小人參與,做大事才有大人物參與。然後當你有了感動人的號召,然後又有很棒的人才參與,這事兒就是不成不行。你想不成熟很難,然後錢就順便掙了。

所以我想,對於我們大部分的同學來說,最後要說的這句話是——張謇先生啊,他最後是失敗的。他失敗得很特別,因為他碰到了杜月笙。杜月笙是用了很多的方法,把他的產業奪了,把他的兒子幹掉。張謇先生最後是在南通的江堤上面修江堤感染了痢疾,70多歲的時候去世的。但即使張謇先生就這樣去世了,就像他說的人跟草木同生一樣,但他卻沒有同謝。我們看東華大學就還在這裡。不僅東華大學在這裡,就像我們這些人身上都有張謇的血脈的,為什麼?就像我們的父母曾經說過做事就應該這麼做,想事兒應該這麼想,所以我們不自覺的在很多的行為方式和做事的邏輯裡面就受到他的影響和感染。

大時代下的我們

雖然張謇先生已經走了,但是他的事業,他所遺留下來的激勵人們前進的這些東西,卻依然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存留在我們這個社會中間。就像你們有些人就是不知道他的,還在不知不覺中受惠於他,就像我們追溯這個學校,這個樹怎麼長出來的,你會發現因為有他才有我們今天。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在想,有一天我會死啊,你也會死掉。我們用同樣的時間過了120年,你有什麼東西呈現呢?你有什麼東西被人們會記得?我們今天在這裡談論的張謇,正因為他所做的事,所以我們有意無意的、自覺不自覺的,受益於他給我們留下了這些功德或者給我們這些激勵。有的人就只想過小日子,就想做個普通人物。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只是想過一個小日子,過一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生活,還是有一些人覺得,在我們這個大好的時代,一個人還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說實話,張謇先生所在的時代,百廢待興,沒法吸引。但他為什麼要做500多個創業單元?今天我們在松江大學城,上海的各種鏈,連起來很多。旁邊就是青浦,物流高度發達;到浦東,金融高度發達;到楊浦,科創和文創高度發達。這個社會中間以及每一條鏈都在快速的發育中間,但是這些鏈在發育的過程中間有一些新的鏈要變得更加強勢,有些鏈是新增的,他需要補充新的環節,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每個人都應該找到我們可以在中間起作用那個獨特的Project。這就是我們是一個創新創業的大時代,但是也的確是屬於我們每個人的大時代,值得我們為它努力!

(本文節選自袁岳博士在東南大學的演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