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問題出在選擇,答案也在選擇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問題出在選擇,答案也在選擇
問題出在選擇,答案也在選擇 發文時間: 2017/12/31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12,850+

1994年的秋天,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把論文寫完。但是,我的指導教授,「人類表演學」的開山祖師,紐約大學講座教授理查˙謝克納(Richard Schechner),卻始終沒空看它。

……我還沒看,真是不好意思。對不起,最近特別忙。對喔,我還沒看你的論文。哎呀,我以後不要收碩士研究生了……。

我能說什麼呢?我只能繼續在紐約看戲,看舞,看電影。

其實,日子過得還是蠻快樂的。

已經修完所有學分的我,每個月從皇后區坐地鐵N或R號線,到曼哈頓找他一次。有次,在地鐵車廂裡面,看到了美國小學徵求中文老師的廣告。裡面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年薪從3萬5千美金起跳。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在美國工作。我在申請學校的自傳裡面,最後一段開頭寫著:「我希望可以儘快從貴所完成高深的學習,回到台灣跟朋友們一起工作。」

但是,所有要出國唸書的朋友,我現在都會跟他們說,最好一開始就設定要留在當地找工作。因為,我所熟悉的劇場工作,在台灣根本不是人幹的。賣票那麼競爭,收入那麼微薄,合作夥伴有熱情卻不一定專業。

可是,為什麼我在將近四分之一世紀之前,從來沒有想過要在國外工作呢?

不一定教中文呀,也許到劇場當領位員,或者在餐廳當服務生。為什麼不呢?

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情在發生,有那麼多有趣的人在身邊。然後,你看到的,體驗到的,即將發生的,都那麼有意思。更重要的是,在紐約這樣的城市,他們永遠是用世界級的標準來做事情。

事實上,他們就是世界呀。

問題的關鍵是,我們五年級生,其實年輕歲月時的生命選項極其有限。

我們甚至不曾被教育過,如何在畢業之後尋找工作。讀文科的,往往「被想像」可以到國小或國中教書。再不濟,也可以去出版社工作。

最好是有那麼多學校要老師,有那麼多出版社可以養文科畢業生。

然後,那個時代,已經開始流行大學求學期間,就毫不猶豫的去準備考研究所。

可是,根本沒有社會經驗的人,讀研究所不過就是從這個校園換到那個校園。有時候,根本就在同個教室跟同一個老師學習。這樣,又有什麼意思呢?

還不知道社會究竟為何物的你,只是在拖延進入社會的時間罷了。按照我後來的想法:拖延面對真理的時刻。時至今日,同樣的問題還在繼續。

問題的關鍵,我要再說一遍:我們對於工作的可能想像,選項實在太少了。

也許是我們太封閉了,我們太自以為是了,以為時間到了,問題就會解決。事實的真相是,我們會先被解決。

因為,比我們年輕,比我們有衝勁的人會出現,他們比我們更有條件安定下來。

對,安定。我們的父母希望我們安定,社會也在質疑我們的不能安定。額,不,現在社會根本不在乎你安不安定。

因為,有太多的人,高中或大學時期,就開始在超商或速食店打工。他們始終可以回到收銀台前說:你好,歡迎光臨。

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究竟可以幹到什麼時候呢?

等你過了30歲,你怎麼辦呢?你的選擇已經只剩下,保衛工作這件使命了。

為什麼,為什麼選擇那麼少?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有哪些選擇。我們沒有在很年輕的時候去了解,去碰觸,去接近可能的選項。我們究竟把時間花到哪裡去了?

我們究竟在幹什麼呢?當昨日我們還年輕的時候。

我們討厭感受到競爭的味道,我們寧願不要,我們寧願給那些喜歡爭的人。你要,給你就是了。

我們不要被討厭,我們不希望被誤會我們是難相處的人。我們不喜歡變成焦點,不希望別人討論我們。

問題是,根本沒有人在看你。沒有。除了你自己之外。

競爭的結果,需要被客觀的檢視而不是主觀的認定。主觀的看法,叫做:我不喜歡。客觀的說法,叫做:你不夠好。如果你能怎樣怎樣,也許就會如何如何。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來敲醒我們?為什麼?

不是有句話說:不要相信超過30歲的人說的話。那麼,如果有30歲以下的人來告訴我們:你是不是應該去試看看這個跟那個。會不會,我們就聽進去呢?

也許會。也許不會。但是,現在網路上面的資料不是多到一個爆炸嗎?我們是否有可能自己在裡面找到答案呢?

也許會。也許不會。或者,你應該開始思考你的選擇有哪些。或許,你可以開口去問。

或許,現在就可以開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