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為什麼看韓國電影?
首頁 > 人物 > 張毅台北 > 我為什麼看韓國電影?
我為什麼看韓國電影? 發文時間: 2018/1/4   文 / 張毅台北 瀏覽數 / 15,300+

我看韓國電影最後的記憶,是《紅巾特攻隊》,那是1964年的事。

再一次接觸韓國電影,已經是《生死諜變》(編按:台灣名《魚》)了,是1999年。

三十多年,再看韓國電影的變化,心裡是有些不舒服的,為什麼?自己曾經是個電影工作者,長久的印象,亞洲電影裡,總以為能夠和華語電影一較長短的,只有日本電影,什麼時候冒出韓國電影?

以《生死諜變》的例子,影像的風格成熟,已經是非常的好萊塢水準了。意味著,三十年來,韓國電影,從產業的標準來看,韓國電影的總體環境,有充分而足夠的機會,讓韓國電影的編導、美術、攝影、燈光,從不斷的練習之中,成長茁壯。

客觀地說:這樣的成長,是近代亞洲電影罕見的實力。

我開始持續看韓國電影,每星期保持三至四部。

林權澤,朴贊郁,金基德,崔岷植,這些名字對我有了比較完整的印象。

近代韓國電影崛起,是個很大的題目。因為,這個題目,其實可以深入韓國近代史的發展,甚至應該更完整地瞭解這個民族的歷史文化背景,以及當代韓國的國家策略。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在近代韓國電影裡的倫理觀念。我認為那是華人電影,或者說,主管華人電影的單位,甚至華人社會,應該重視的。

我用「倫理」這兩個字,對於我自己,有很深刻的意義。因為自己年少的時候不懂事,對很多人間現象,一知半解,常常覺得憤怒是理直氣壯的。然而,年歲漸長,你發現憤怒只是對一個現象的不滿,終究,我們必須說出為什麼會發生問題?提出你的答案。

我深信「倫理」這個字,是攸關國家民族的發展核心,韓國電影裡的倫理觀念,不只是一種娛樂的現象,而是這個民族的文化反映。

為什麼電影這樣一個表面看起來是娛樂的產業,竟然在韓國電影裡,能夠涵蘊「倫理」這麼饒有社會教育意義的跡象?是一種有意識的國家政策引導?還是集體社會意識的呈現?這是韓國社會學學者的研究題目。我只想從自己是個文學愛好者,又是個電影工作者的角度,提出一些我的觀察。

先說幾個韓國電影裡的普遍現象:

韓國電影裡,大量出現的對白,很多的情節,是對於年齡長幼的討論,兩個人如下的對話:

「你小子看起來比我年輕,為什麼不用敬語?」

這種年紀長幼之分,敬語的使用與否的討論,表面看起來,成為電影裡情節,運用在男女情侶打情罵俏,黑道兄弟的對話,但是,這樣的情節,高頻率地出現在電影裡,充分表現了各種層面的社會民情,對於長幼有序的倫理規範的普遍認知。

類似的現象,還有餐飲的場景。

吃飯,是韓國電影運用頻繁的情景,有些描寫家庭的電影,飯桌吃飯,多達整部電影三分之二。

吃的食物,幾乎全是傳統韓國食物:炸醬麵,速食麵,極少出現西方飲食。男女談情說愛,到了甜蜜處,兩人坐在地板上,擠一張小桌,吃一碗炸醬麵,吃得兩人黑嘴黑牙,常是韓式電影的甜蜜。

但是,我認為最有趣的是:喝酒對飲的禮儀,在韓國電影中,只要喝酒對飲,必然強調長幼之序,晚輩必然側身遮掩飲酒的方式,姑且不論這是否和儒家文化裡的「避席」是不是有直接關係,卻表達了韓國社會現況,仍然對於傳統文化的倫理觀念,普遍的尊重和傳承。

如果你大量看韓國電影,你發現另一個現象也跟倫理概念的推廣有關。那就是世代的參與,也就是說:你發現韓國電影裡,頻繁出現好幾代的情節,童星之多,少年演員之多,已經是奇觀;電影情節以銀髮族為主的,也不勝枚舉。這樣的「多世代」的電影,是不是韓國當代社會現象?不是我們的主題,然而,它展示一種對於世代交替的社會倫理觀念的重視,同時,高密度給與不同世代在電影表演的參與和培育空間。

如果,我們把韓國電視,也包含在討論範圍,那麼韓國影視的倫理意識的傳播規範,就更加清晰。從我們最熟悉的《大長今》開始,很少有哪個國家的電影電視裡,有那麼多和傳統文化相關的題材,泡菜、韓服、命理、傳統歌謠等等,悉數竭盡所能地讓它們走進電影電視戲劇素材之中。這些現象,讓我們完全相信:韓國影視的最高管理當局,是有意識地鼓勵推動這些類型的拍攝和發行。

把傳統文化素材,以影視娛樂模式,對自己的國家社會傳播,創造「軟實力」這個名詞的美國人約瑟夫•奈伊(Joseph Nye)說:

「韓國是以國家力量,全力在國際打造韓國是一個值得被愛被尊敬的形象。」

這個說法,如果從倫理觀念傳播的角度去詮釋,說不定突顯了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喜歡看韓國電影的人,尤其是非韓國人,內心深處,根本是嚮往著那樣一個推崇倫理的人間的。 

我,不否認,我就是。

我看到崔岷植主演的《當春天來臨》,嚴格說,大部分情節並沒有特別印象,但是,對於描繪這樣一個孤僻的藝術家,卻反覆著墨在他和母親那樣無言卻深濃的情感,是頗為動容的。其中,我反覆地跟很多朋友引述的一個情節:

一對二十來歲的小情侶,在街邊吵架,正吵得不可開交之際,一位鄰居老太太從身後經過,小情侶兩人立即停止爭吵,回身向老太太鞠躬問候,說:您好。而且,目視恭送老太太遠去之後,兩人回身,繼續他們的吵架。這是我歎為觀止的韓國電影。

這也是我繼續關心韓國電影的重要樂趣,因為,作為一個中國人,我不是阿Q,我實在沒有心情說些什麼「禮失求諸於野」的話。

我只是繼續地看韓國電影。

(原文刊載於2015年12月21日 琉璃工房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