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謠言,這門常讓人傷神的人生功課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關於謠言,這門常讓人傷神的人生功課
關於謠言,這門常讓人傷神的人生功課 發文時間: 2018/1/6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47,850+

人的一生,或都或少,都會為謠言所苦。程度輕重,懸於際遇;感受深淺,繋於修為。

回顧離開總統府工作的這四年多,從某個角度來説,我也算一直在「謠海浮沈」,也曾一度被謠海滅頂,幾乎難以重新站起。但也許被謠言摧折多了,倒也漸漸練就一顆「金剛之心」。

不過,我發現,那是我以為的「金剛之心」,真遇到會觸及心靈軟肋的謠言,這金剛之心,其實並沒有那麼「金剛」。

前二天,我又遇到了一個謠言,有點一時之間讓我不知如何自處的謠言,有點讓我那顆自以為是的金剛之心感到受傷的謠言。

但經過二天沉澱,我想是可以好好述說這一堂謠言課、自我檢視內心的時候。

而要檢視之前,不能避免的,得把「謠言」先還原為「真相」。

那則謠言的大意是,某陣營想要在台北市議員選舉成立聯盟參選,所以來徵詢我的意願,但後來破局。這一點,大體上是真的。

但這是謠言的第一個可怕之處,一個全假的謠言,因為很容易戳破,所以一點都沒有威脅,真正可怕的謠言。是半真半假、甚至一真九假的謠言。

在這個大體為真的脈絡中,卻埋了幾個關鍵的假,目的,就是抹黑我、攻擊我、傷害我。

第一個假,是說在諮詢中,我「一度同意」到中山大同區參選市議員,但後來反悔,目的是要形塑我是一個反覆無信小人的印象。

但事實上,我從來不曾考慮中山大同這個選項,我若確定要參選市議員,在大安文山區居住了快廿年的我,如果要參選,當然首選是我久居的鄉里。所以,在徵詢方提出中山大同的建議時,我很直白的就以「請連提都不要提」回絕了。

直接回絕,竟變成「一度同意」。

但這時,第二個更關鍵的假就出來了,這件本來是私下的談話,不但成了媒體攻撃我的素材,中間還顛倒是非、扭曲事實,而且,還冠了四個字「惹怒馬營」。

看到新聞的當下,多個心情同時加在我的身上,我困惑、我憤怒、我苦惱。

我困惑,為什麼私下的談話,被包裝成攻撃我的暗箭?我憤怒,這私下的談話,還完全的顛倒黑白,用極度惡劣的謊言去扭曲事實?

但我更感苦惱的是「惹怒馬營」這四個字,讓我陷入了「啞巴吃黃蓮」的痛苦。

第一,這不是我認識的「馬營」,至少我在馬英九身邊當幕僚時,我不會用説謊的方式去攻撃別人,尤其是「自己人」,我實在不能相信,這是「馬營」會做的事;第二,因為知道的人實在不多,媒體直指「馬營」,也不能説全無所本,我不相信這是「馬營」會做的事,但我卻也因此沒有十足的把握。或者精確的説,因為我對馬英九總統太了解,我百分之百的篤定,他一定不知道這件事,但我對馬英九總統現在的幕僚,卻沒有熟悉到我可以有此十足的把握。而這時,就出現了第三個更大的困擾:「如果真的是馬營放的呢?」

因為憤怒,在謠言出現的第一天,我曾想把真相公布、讓社會公評,但我又隨即想,如果,這真是馬營放的消息,我公布真相,將使得馬英九總統為難。但我不説話,假的就變成真的、謊言就變成事實。這苦惱讓我一夜難眠,我覺得,左右不是,很受傷。

但隔天事情卻有意外的發展,孫大千先生看到新聞後,開了砲,為我發不平之鳴。我和孫大千雖因我過去在政府服務時,有一些公務上的接觸,但私交並不深,他願意為我發這不平之鳴,雪中送炭,我既是意外,也很感動。

或許是因為孫大千仗義執言,引起了媒體關注,我看到馬前總統的發言人徐巧芯也對媒體否認,我相信徐巧芯是個言而有信的人,她説沒有,就是沒有。而我也透過其他的方式,得到保證,這件事和「馬營」無關,純粹是有人挑撥。

而我心中也如釋重負,卸下一塊大石,因為既然和「馬營」無關,我就可以澄清真相,點破謊言。

只是,這也給了我幾堂寶貴的課,一是,我自以為自己已練就「金剛之心」,不再為謠言所惱,其實並沒有,「關心則亂」,當謠言涉及我關心的人、敬重的人時,我還是會受傷;二是,我對老天爺的信心不夠,天道酬誠、正道不孤。我以為我受了委曲,但是我不知道,別人也同様會看見我的委曲,就像孫大千的送暖,以及昨天一天,我接到了上百個訊息,為我加油打氣。

所以呢?這一門課,給了我一個更寶貴的體會,遇到謠言,更要對自己有信心,更要對冥冥中自存的天道公理有信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