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兩周時間,獲得的最大收穫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劉 軒台北 > 花了兩周時間,獲得的最大收穫
花了兩周時間,獲得的最大收穫 發文時間: 2018/1/22   文 / 劉 軒台北 瀏覽數 / 16,850+

當我們從義大利回到臺北的現實生活時,除了要倒時差之外,還要把買回來的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都收拾好、各自歸位。

東西真不少,有一些義大利的食材,巧克力、香料、白松露、橄欖油…都非常地美味。但還是有很多東西沒法帶回來,所以,有機會你真的要去一次,親自品嘗和體驗。

我也因此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給你一個機會,可以把義大利的一個有價值的東西帶回國內,你會帶什麼呢?

我問在佛羅倫斯帶我們四處參觀的油畫修復專業的留學生子陽,如果讓你帶一個東西,無論有形還是無形,你會選擇什麼?

子陽說:修復的專業。(一點也不意外,因為他就是學這個專業的)

我問我們在羅馬的導遊,他是學建築修復的。他的回答也和子陽一樣,並不是具體的實物,而是一個無形的東西。他說他想帶回去義大利教授的研究精神,對於義大利的所有文物、經典,這些教授都考究的非常深入、負責、專業!他覺得這一套做學問的方法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很能理解他們的回答。

如果你問我,在義大利的這兩週,我想帶回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我想帶回義大利的那種慢生活的狀態。

所謂慢生活,不一定代表義大利人的步調很慢。其實在羅馬的大街上,你會看到他們說話快開車也快,音樂響起的時候,他們的舞步、他們的精神也異常抖擻,和你說話是也都是眉飛色舞,有時候讓人感覺整個民族都是急脾氣。

但同時你也會看到,當太陽一出來,大家都會在廣場裡,找個地方坐下來看書聊天,咖啡館總是滿的,總是有人在那裡,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但總覺得在聊很深入的東西。這裡的書店也都是滿滿的,許多人手上總是拿著書。

這些都顯示出,他們對於生活有一種強調某些時候應該慢下來的態度,雖說這個態度在工作上可能沒那麼高效率。

聽說義大利人很晚上班、很早下班,中間還有兩三個小時吃午飯和下午茶。也因為這個原因,他們在歐洲的整體經濟中發展較為落後。但是,你也不能說他們不懂得怎麼過日子,因為整體而言,他們整天都挺快樂的,覺得自己是很幸福的民族。

這種慢生活的態度讓我很羡慕。但對於長期生活在此的異鄉人來說,就可能有點抓狂。我們的留學生導遊就說,有好幾次他們準時去上課,到了教室發現門是鎖著的,他們就在那裡癡癡地等,結果半小時還不見人影。又過了一個小時,他們晃到樓下去,發現教授竟然站在一旁抽煙,跟女教授聊天,或者先去喝杯咖啡,甚至有時候過了一兩個小時才會回來,找到學生再帶大家出去,說今天陽光好,我們去參觀哪一個古跡。

在守時這件事上,他們的觀念似乎很有彈性。但這些留學生也跟我說,教授每一次授課時,都希望能從同學們身上學到些什麼,希望每一次的教育都是相互的,而且每次有新的收穫,他也鼓勵大家分享出來,很多時候上課都是大家一起討論。

我覺得這種重視交流、重視大家坐在一起好好吃飯、聊天、喝咖啡的態度,肯定會造成很多的拖延,但這種慢慢聊出來的溝通,裡面的質感肯定和只講究效率、快速解決問題、馬上開幹做出來的東西絕對不一樣。

看看義大利的設計、它的美學、歷史所沉澱出來的東西,都不是快腳步能產生出來的,或許,也是因為他們時時刻刻都在一個快不起來的環境,隨時好像踏在古人留下的腳印上,在這些建築之間,在歷史的脈絡中,所以他們快不了。

而這種尊敬歷史的態度,也是讓我非常欣賞的。如果把這種對於美感的欣賞,以及對於知識跟溝通跟享受生活的慢節奏,再加上我們中華民族的特別的講究效率、趕進度的精神,兩者結合的話,我覺得會融合出一個很好的生活平衡感。

在我去義大利之前,我確實覺得臺北的生活變得有點太快了,尤其是為了度假,要忙著把很多事情做完。

而去年在義大利的旅行,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理解了“慢”,理解了因為時間的沉澱而會有的深度,甚至因為時間的洗刷而有的一些斑駁、殘缺和不完美。但經過了漫長的風乾、成熟的東西,哪怕是無形的在腦袋裡的思想,當它成熟的時候,就更值得回味。

這段體驗,我視為珍寶,最希望從義大利帶回來的就是它,希望它留在我心裡,能夠更加持久一些。

(原文刊載於2018年1月19日 XUAN 劉軒臉書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