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們被綁架的年代?
首頁 > 人物 > 王力行台北 > 我們被綁架的年代?
我們被綁架的年代? 發文時間: 2018/2/1   文 / 王力行台北 瀏覽數 / 16,450+

最近一位朋友跟我說:「2017年,我最大的感覺是:好像被綁架了。」

在工作上,面對部屬最後一分鐘才交出專案計畫,他要加班熬夜才能在第二天提案給客戶。因為計畫書搞不清楚目的,弄不明白成本。「莫名其妙,好像他是主管,我幫他做事!」回到家裡,太太總是抱怨,「薪水這麼少,工作那麼重,小孩都不管。」他這個一家之主,變成一家之奴。

打開電視,螢光幕上出現「大法官宣告:禁止同性婚姻關係的民法『違憲』。」「什麼是什麼嘛!亂套啊!」

這種被綁架的感覺好似熟悉,不也經常出現在周遭?2013年「洪仲丘事件」,因一個軍中發生的悲劇,演變成廢了軍法。一位退役將領當時就感慨:「軍法一廢,軍紀無從貫徹,軍心渙散的結果,誰來保護國家、國民?」

2014年3月,ECFA事件引起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國會議場,攻進行政院,歷時三週。政府官員一籌莫展,輿論一片同情。服貿協議停擺,兩岸協商凍結,兩岸關係降到冰點。不僅台商憂心前途,台灣內部的經濟活動大幅減緩。

事發三年,餘波未盡。去年秋季旅遊到台東,偌大的五星級溫泉旅館,只有我們這一團十幾人消費。因為沒有客人進住,聞得出房間已有霉味。問服務生:「是大陸客少了吧?」他回應:「不只,大環境經濟也不好。」最近幾件事也加深了這種鬱悶感。

體制尚欠周全 多數遭少數牽制

故宮南院提出「新故宮計畫」,最近獲得中央同意,以37.1億增建「國寶文物修復展示館」。去過南院的朋友都有同感,「人很少,維修不好,好多建材都剝落了,不是新館嗎?」去年,門口的12獸首仿品,遭人潑漆,還寫上「文化統戰」字樣。

「故宮南院成為蚊子館,是遲早的事。當年拚命爭取建館的人去了哪裡?浪費國家資源,莫此為甚!」一位藝術界朋友LINE上留言給我。

2016年台大校園發生論文抄襲事件,校長也捲入造假風波。這不是學術界的偶發事件,一位學者說:「不是當事人造假,是體制迫使他造假。」因為在國內師生關係、同儕關係已形成一種「魚幫水,水幫魚」關係,「是行之有年的慣例,」他說。

這些年來,台灣社會充滿了綁架之風。資深者被資淺者綁架;成年人被未成年人綁架;老師被學生綁架;父母被子女綁架;多數的沉默者被少數的衝撞者綁架。

去年書店最暢銷的一本書是《情緒勒索》。勒索和綁架,不也意思相近?

2004年,美國心理治療學家福沃德(Susan Forward)提出「情緒勒索」,意指:有些時候為了維繫和重要人物的關係,為了不想自己被貶低,為了降低焦慮,會重複被迫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

相信福沃德指的還是個人的「被勒索」,但是我們的社會學家、政治人物是不是應該思考:大眾、人民的「被綁架」?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8年2月號)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