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七爺八爺!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薛承泰台北 > 管他七爺八爺!
管他七爺八爺! 發文時間: 2018/2/2   文 / 薛承泰台北 瀏覽數 / 10,000+

每當城隍出巡或地方廟會,最醒目的就是這兩尊:一高一矮,一白一黑,一個吊著長舌一個兩眼凶光,一個手持雨傘一個抓緊手銬,那就是傳說中的「七爺八爺」!他倆走在陣頭前負責抓孤魂野鬼,所以又被稱為「黑白無常」。

玉皇大帝將他倆派到城隍爺身邊,是因為一段淒悲感人的故事,發生在姓范的矮胖與姓謝的高瘦兩人身上。他倆為了彼此的「信」,大雨滂沱中胖子在橋下等候高個拿傘歸來,最後不幸被洪水沖走;而高個踏破洪流歸來到處尋覓,才發現臉已發黑溺斃多時的胖子,最後高個上吊殉「信」—於是,他倆也被尊為「范謝將軍」!

台灣今天大談「轉型正義」某種程度可拿來比喻,清掃存在社會中的「孤魂野鬼」,才能讓這個社會恢復清明安定!於是有一些自告奮勇者,扮演著黑白無常到處抓鬼!然而,問題來了,誰是「鬼」呢?是埋在地下多年,連玄天上帝與地藏王菩薩都搞不清楚去路的一群魂魄?還是對七爺八爺指指點點,不懂得焚香迎神的異端?不管七爺八爺怎麼認定,重點是,城隍爺怎麼說?

最近台大選校長風波不斷,假七爺八爺紛紛出籠,抓抄襲鬼、學商鬼、不實鬼…真是目不暇給,當七爺八爺得意地走入校園抓鬼,椰林道上鐘聲響起,才警覺,這個地方並非城隍出巡之地,況且裡頭也有一個「爺」,七爺腳長跑得快,八爺驚慌中還差點摔跤!

論語中有一段對話。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對為政者來說,「信」高過於「食」與「兵」,范謝兩人身材差異如此之大(喻南轅北轍),況能因「信」結合終為神,讓後人景仰,而今台灣呢?更糟的是,「信」還因「關係」而定,關係好則信,關係不好則不信,而關係的核心,往往就是權力!

打開社會學課本,說明人群關係時,有「我群」(we-group)與「他群」 (they-group)之分;只要是「我群」,就算是犯了錯也是別人害的,如果是「他群」,表現不錯也要挖出內情!因此,唯有「解構」分群背後的權力核心,才能除魅!否則只能分群對峙,各說各話,相互抓鬼!

管中閔曾在行政院和我同事一段時間,我較孤僻和爺們互動不多,但在會議中可感受到他不拘小節率直的個性,所以有「大砲」之稱。當我看到報導「大砲」要選台大校長,是有點吃驚,但看了其他參選人名字後,我也認為他的機會不大!

沒想到元月五日晚傳出管爺勝出消息!六日早似乎是風雨前的寧靜,我寫下「桓公尋相人未現,子騫孝行比顏淵,杜鵑迎爺飄春雨,椰林追雲護杏壇」,我將這首詩賴給幾位關心選校長的朋友,表達我的看法。

數年前,我參加在金門舉行的「迎城隍」,剛好有外國記者前來轉播盛況,走到我身旁,問我城隍爺是什麼?事出突然,我連「城隍爺」的英文都不知!靈機一動,告知城隍是「night mayor(陰間市長)」,她非常的驚訝「nightmare(噩夢)」?我回答「yes, nightmayor is nightmare!」接著,指著七爺八爺,記者直截了當問「這兩個鬼呢?」我回答「就是因為有了他們,night mayor became nightmare!」

(原文刊載於2018年2月1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