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囚徒  蔡英文的什麼意志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台獨囚徒 蔡英文的什麼意志
台獨囚徒 蔡英文的什麼意志 發文時間: 2018/2/9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6,600+

被問及柯文哲是否仍為民進黨的盟友。蔡英文說:柯文哲必須對「台灣價值」再一次確認,讓民進黨的支持者覺得他是一起作戰的人。

柯文哲說:打高空沒有用,我也很想知道蔡總統的台灣價值是什麼?

林濁水也說:蔡總統何妨說出她的台灣價值的版本是什麼?

此處要問:為何台灣價值只能由民進黨的支持者來評價,而不是由全體台灣人來評價?

蔡英文認為,柯文哲的兩岸論述引起了民進黨支持者「不舒服」,所以要柯對他的兩岸路線再確認。

柯文哲與林濁水卻認為,蔡英文必須先把她的「台灣價值」說清楚,讓大家知道她的兩岸政策是什麼,她才有資格要求柯文哲作出什麼樣的再確認。

柯文哲的「打高空」三字,道盡了蔡英文兩岸論述的困境。她必須照顧「民進黨支持者」的「舒服」(其實只是獨派,因為現在也許大半民進黨的支持者亦知不可能台獨),卻又忌憚明火執杖的台獨主張在台灣、兩岸及國際皆已絕無可能。所以,她在兩岸思維上曾主張過「台灣共識」,那是打高空;如今又標榜「台灣價值」,仍然是打高空。

在陳水扁時代,民進黨仍有以「一邊一國」、「正名制憲」來製造風潮的空間。但到了蔡英文此時,黨內不但出現「凍結台獨黨綱」的伏流,務實主義亦顯已抬頭,台灣主流社會更無可能接受台獨。

於是,「一邊一國」、「正名制憲」之類赤裸的台獨語詞,已從蔡英文黨政高層的口中消失,而改用一些「像說台獨╱又沒說台獨」的「打高空語詞」,例如:維持現狀、台灣共識、台灣價值……。

也就是,由於「台獨」已不能明說,遂必須改用各種意在言外的「黑話」、「切口」、「啞謎」、「暗語」,來替代表達「台獨」的意義。

「台灣價值」就是新的政治黑話。也就是,我不能說,你懂的。

「台灣價值」的關涉,其實包括了國家認同、憲法體制與兩岸政策,而蔡英文居然想用這類「像說台獨╱又沒說台獨」的政治黑話,來表達她的國家認同、憲法體制與兩岸政策。豈不荒謬?

柯文哲問:總統妳的「台灣價值」是什麼?這其實是問:總統妳的兩岸思維是什麼?

詎料,蔡英文竟然改口說:「居住正義也是台灣價值」。難道蔡英文是要柯文哲對「居住正義」再確認?林濁水遂嘲諷地說:「媽媽上班,托嬰機構當然也是台灣價值。」更勁爆的是,當時的候任台大校長管中閔,在臉書上問:「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

如此這般,「台灣價值」四字,一下子就被蔡英文狸貓換太子,成了顧左右而言他。至此,蔡英文在兩岸論述上的荒謬、虛無與閃躲,又成了一次打高空。

總統的兩岸政策居然如此難以啟齒,試問:總統到底有沒有兩岸政策?

蔡英文在此次訪問中,特別強調「總統的意志」,說的也是她在兩岸立場上的堅持。但是,妳若連一套國家認同、憲法體制與兩岸政策都說不清楚,妳到底在談什麼「意志」?

總統說的都是打高空,有意志也無意義。蔡英文必須把她的政治黑話,翻譯成在台灣、兩岸及國際皆可形成共同認知的語言,再來談總統的意志,意志才有意義。

蔡英文,妳對中華民國有意志嗎?

蔡英文,妳對台獨有意志嗎?

這種兩頭落空的台灣價值,逐二兔不得一兔,對任何一兔皆無有意義的意志可言。誤了中華民國,也騙了台獨。

一般認為,蔡英文不會不知道,無論法理台獨或借殼台獨,皆非台灣的生路。二00八年,蔡英文將一個被台獨和貪腐糟蹋得形同廢墟的民進黨起死回生,但是,如今她卻又被台獨及扁系思維所挾持。

「台灣價值」這種打高空的兩岸論述,一方面雖顯示蔡英文仍有不致誤蹈「一邊一國╱正名制憲╱法理台獨」的理智,但另一方面卻也顯示了她沒有提出更明智與清朗的兩岸政策的能力,於是滿口黑話啞謎,顯示她已然成了台獨的囚徒,無力自拔。

台獨若是生路,蔡英文自應加入。但如今台獨已是末路,蔡英文為何不能率全體台灣人擺脫其挾持?

蔡英文是台獨的囚徒,也是「三陳政治」的囚徒;她儼然已被三種類型的政治人物所包圍,被牽著鼻子走:

一、陳金德型。惡政不斷出現。從農舍不必臨側臨路,到一例一休,到不計後果的非核化。等等。二、陳師孟型。在轉型正義的思維下,違法治、傷民主、扭曲歷史。從輾壓國民黨以瓦解政黨政治、洗白匪諜、劫掠水利會、恐嚇司法,到圍剿管中閔。等等。三、陳郁秀型。把公共機制變成黨機器,立法院也是如此。等等。

這類「三陳政治」,皆與「台獨就是正義」的思維有關,而台獨儼然已經變成了法治與民主的最大加害者。於是,蔡英文也就主動或被動地成了罪無可逭的元兇主犯。

台獨未能實現,但台灣的法治與民主已遭重傷。

我一直有一個想像:蔡英文必定曾經自期過,她要成為一個能帶領民進黨轉型與帶領台灣開創生路的歷史人物。那才是她必須憑藉堅強意志與卓越才能實現的目標。

但是,不幸如今她卻儼然已淪為一群真假台獨(假多於真)的囚徒。淪為台獨囚徒,就不必說什麼意志,只要屈服,只要隨波逐流,只要把台獨給她自己政治地位的恐嚇威脅看成了比台獨對台灣勢必造成的災難更應避免即可。

李登輝、陳水扁若是台獨的弄潮者,蔡英文卻是台獨的囚徒。她明知不可且不敢台獨,但無力自救。

從「台灣價值」這類打高空的兩岸論述中,似已看不到蔡英文也許曾經存在的意志,如今只看到她不敢面對歷史的屈服與懦弱。

既可惜,尤可悲。

(原文刊載於2018年2月4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