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何妨師法愛麗絲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陳 冲台北 > 蔡總統何妨師法愛麗絲
蔡總統何妨師法愛麗絲 發文時間: 2018/3/2   文 / 陳 冲台北 瀏覽數 / 22,550+

新春伊始,在某大媒體上,讀到一篇讀者反應熱烈的專欄「蔡英文的夢遊仙境」,文中提到蔡總統對大形勢怪異的幻想,好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樣,主角在夢裡看人事物,都不是真實的,只是夢裡想像的云云,文末並提出警語,不要再「繼續夢遊下去」。鄉民也熱情留言,惟似乎語多譏諷,甚至出現「夢遊地獄」的酸語。

基本上,個人認為這篇專欄作者,是一片善意,甚至還可能是一種讚美。因為熟知愛麗絲童話的人都知道,在1865年英國數學家道奇森,化名Lewis Carroll寫了一本童話故事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描述愛麗絲掉入兔子洞後的經歷。因為極為暢銷,乃於1871年又出版一本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and What Alice Found There(中文譯為:愛麗絲鏡中奇緣),雖然不及第一本熱賣,但一百五十年來兩本書均廣受世界各地兒童喜愛。

媒體報導,蔡英文愛貓,育有「想想」與「阿才」兩隻。而在兩本愛麗絲童話中貓也是重要主角,不時給予愛麗絲不少啟發。前述專欄作者一定也了解總統與貓的關係,故以愛麗絲比喻蔡英文,豈有惡意?最重要的是,蔡總統小時備受關愛,對愛麗絲故事定不陌生。如果這兩本童話能對蔡英文目前的職位有所啟發,應該也是自然不過。其實從近日亞洲情勢發展看來,金正恩的地緣政治手法似乎就從愛麗絲獲得靈感。

首先,從思考的邏輯層次言,蔡英文應先看第二本的書名及其思維主軸。在該續集中,愛麗絲與愛貓喃喃自語,不知不覺穿越了鏡子(Looking glass),乃有「鏡中奇緣」。不過重點是鏡中世界恰與現實世界相反,例如故事中的書本,其字母恰好左右倒置(試試拿本書對映鏡子念念),意謂在多變的時代,主事者必須有全然不同甚至顛覆性的思考,始能因應變局。最近立法院通過俗稱監理沙盒的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金管會也設有一科技辦公室,類似走在前面的新加坡,但在新加坡MAS主管機關內,早有一個專責單位,名稱就是Looking glass,看名稱的不從俗就知該國主管機關已有翻轉思維的準備。這種能夠跳脫傳統思維窠臼的意志,正是當前擁抱「去中化」及「去核」神主牌的蔡總統所迫切需要的,最近內閣小幅改組,但如不對以往的「神主牌們」有翻轉性的再思維,外交困境、經濟發展、世界經貿、能源政策等都仍將處於畫地自限的困局。好在總統雖要求別人再次確認「台灣價值」,但自己始終未明確說明何謂「台灣價值」,此時正是仿效愛麗絲精神,穿越Looking glass來次顛覆以往「打高空」(柯文哲用語)的詮釋!

其次,在第一本童話中,愛麗絲的體型可隨情勢發展忽大忽小,例如在穿不過窄門時,可喝下drink me的飲品變小,通過後再吃下eat me的食品回復;有時可以不斷長大,給予鄰座壓力,有時又可適當縮小躲過外來威脅。近十年來,已多次有人提到台灣應注意孟子「小事大以智」的說法,其實可大可小、忽大忽小也是一種「智」,金正恩就是一例。

台灣目前最重要的是爭取國際經貿的空間,保持在全球價值鏈(GVC)的地位,切不可無視Jan Tinbergen的Gravity Model所言相鄰經濟體的相互影響,掌握這些主軸,愛麗絲就可善用童話內的「神奇蘑菇」大小自如,彈性運用。

也許蔡總統認為以上也是「打高空」,這也無所謂,我比較擔心的是在童話中,愛麗絲向柴郡貓問路時,貓想知道愛麗絲打算去哪裏,她的回答卻是「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裏」。

(原文刊載於2018年2月27日《經濟日報》專欄;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