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共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如何看待中共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
如何看待中共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 發文時間: 2018/3/6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2,900+

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的憲法修正建議,其中包括了「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該如何看待?

取消任期制 有助提升習核心權威

陸領導人遵憲 將首在人大宣誓就職

其實,民主國家的領導人也不見得有任期限制,例如內閣制,總理是間接選出,權力來自於國會席次,就沒有任期限制。而總統制國家,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通常有任期限制,避免有長期獨大的個人權力存在。

但用總統制/內閣制的角度來看中國大陸的領導人,沒有太大意義。以黨領政已經寫在大陸的憲法裡,到目前為止,北京對所謂「西方式的民主」並沒有興趣,也就是說,國家領導人取消任期限制,影響到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權力分配,並沒有影響到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本質。

過去,當我們比較民主與專制的優劣時,通常會承認專制的政權,由於權力較為集中,施政的確比較有效率,但這個「效率」是不是會發生好的「效果」,那就懸諸於領導者本身。英主掌權則為治世,昏君掌權則為亂世。

從習近平打貪擊特的成果與恢復中華的雄心壯志來看,我願意相信他有可能是一個英主。而任期制取消後的習近平,也更可以把目光放得高遠,做更長期的建設,以繼續維持中國崛起的動力。那麼,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該樂見習近平取消任期制嗎?當然不是,事有兩面,打破任期制雖然可以讓領導者更能對國家民族做長遠之圖,但卻也因此會隱伏另一個重大危機:政權要如何交替?

即便習近平是英主,也先相信他有能力在他的任內開創中華盛世。但簡單而直白的問句是:那習近平下台後,誰來掌權?交接權力的時候會不會出大亂?又或者誰能保證下一個掌權者仍是英主?這才是任期制取消後,中國大陸政局,在長遠上要面對的挑戰。

相對地,很多民主國家的學者、民眾也開始反省民主的不效率,帶來國家不斷內耗的沉淪,而任期制下的領導者也普遍為著選舉壓力而出現短視化並屈從民粹的現象,缺乏勇氣堅持長遠的正確決策,使得國家陷入溫水煮青蛙的險境,各種弊端經過日積月累,終至百病齊發,積重難返。

這個景象,台灣人民當不陌生,近年來政治鬥爭加劇,國政難以推動,政風也日益敗壞,我們自豪的民主似乎並沒有給台灣帶來有品質的政治。尤有甚者,台灣的執政者加速清算對手政黨,並踐踏學術自由,更是根本地自我踐毀民主的實質。

這種種現象與亂象,也不免引發了一個根本之問:這是我們要的民主嗎?台灣的民主,比中國大陸的一黨專政、乃至於習近平的取消任期,高明幾分?

所以,這樣說來,民主對台灣並不是好事囉?當然也不是。

民主的不效率,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來自於制衡,有司法的制衡、立法的制衡、輿論的制衡、在野黨的制衡,乃至於下一個執政者的制衡。這使得民主政治中出現「暴君」的機會大減,加以有任期制的重新選擇機會,就算有了昏君,也可以及早讓他下台。就如同蔡英文總統上台不到2年,很多人已對她的作為無法認同,這時候,不認同的人就擁有一個選擇權,在2020年讓她下台。而更重要的是,民主政治的政權輪替,相對會較為平順,這對人民來說,也是另一種「避險措施」。

所以,世事無絕對,沒有一件事是全好或全壞,也沒有一個政治制度是全優或全劣。就如法蘭西斯‧福山曾認為民主是「歷史的終結」,但現在福山教授的這個信念也開始動搖,特別在中國模式的政治體制推動了中國崛起,讓世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最後,若就我個人來說,我無法直接斷論大陸體制和台灣民主誰優誰劣,但若要「我」選擇,我仍然寧可選擇現在這個充滿缺點的台灣民主。這中間除了內心的民主信仰外,也包括對民主制度已建立的習慣。但若真的一定要我對兩岸的政治體制說點什麼的話,對大陸,我想以經國總統「以專制結束專制」的作為來期許習近平主席。對台灣,我則想再次狗吠火車地勸蔡英文停止諸多傷害民主的舉措,否則,以今天台灣愈來愈威權化的諸多政治作為來看,我們真的也沒有多少立場去質疑大陸取消領導人的任期制。

(原文刊載於2018年3月4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