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馬關心制度要辦!蔡干涉個案不查?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馬關心制度要辦!蔡干涉個案不查?
馬關心制度要辦!蔡干涉個案不查? 發文時間: 2018/3/19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0,200+

謝謝陳師孟監察委員,為了辦馬英九,找出了筆者在8年前投書媒體的舊文〈防冤獄,尚方寶劍何時出鞘?〉以該文後來經當時的馬總統加了批註「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認為馬英九前總統妨害司法公正,準備約談馬前總統。

首先,在指控馬前總統有無妨害司法公正之前,我們先來還原幾個事實,在筆者8年前的這篇舊文中,實際上舉了二個例子,一是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夫婦等4人,在22年前遭侯寬仁以「養小鬼」詐欺等理由起訴並遭羈押,洪道子後獲判無罪,並獲冤獄賠償共新台幣18萬元。期間當事人曾向監察院陳情,監察院在民國90年做出調查報告,指責侯寬仁調查未盡屬實、未依科學辦案等9大違失,要求法務部嚴懲。

另一個則是呂新生案,由於檢察官、法官未依法強制上訴,讓呂新生多坐了5年牢,國庫因此賠償了513萬。

以此兩案,筆者要談的是一個「制度問題」:我國冤獄賠償的追償制度有缺漏,應予改進。

因為,依我國的《冤獄賠償法》(後改為《刑事補償法》)規定,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生冤獄賠償的公務員,政府對其有求償權。然而,在筆者投書時已歷半世紀,期間賠付了以十數億計的冤獄賠償金,卻直至2009年,才終於「第一次」行使求償權,但這第一把大刀卻只敢拿一位讓人犯冤枉多坐了「數天牢」的「監獄管理員」開刀。

筆者認為,由於冤獄追償的機制並不健全、流於具文,使得司法人員容易心存僥倖、濫用職權,有必要檢討制度,故建議,以往求償審議委員會成員全來自司法院或法務部,官官相護可想而知。希望司法院和法務部痛下決心邀請社會公正人士參加求償審議委員會,以昭公信。

所以,第一個要釐清的是,本文談的案例「之一」,是在「太極門」案中,遭監察院指責「調查未盡屬實、未依科學辦案等九大違失」的侯寬仁,並不是在馬英九特別費案中,涉嫌以不實筆錄起訴馬英九,後遭馬英九提告的侯寬仁。二案並不相涉,請不必張冠李戴。

第二,「太極門冤獄案」以及「呂新生冤獄案」,在拙文中筆者是透過這二個案例,指出「冤獄追償制度」未能落實,「官官相護」的求償委員會,是台灣冤獄不斷的重要原因,應改革文化、檢視制度,所以筆者希望,司法院和法務部痛下決心邀請社會公正人士參加求償審議委員會。換言之,本文並不在於要求法務部在「個案上」懲罰侯寬仁,而是在「制度上」改革僅聊備一格、沒有實質意義的「冤獄追償制度」,才能防止冤獄。

好的,這時候來看看,馬英九在該篇投書旁加註「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是什麼意思?從文章與批註的對應邏輯言,我的建議是要改革冤獄追償的制度,而此一制度要落實為法治,法務部是主責部會,身為總統的馬英九當然不能干涉個案,但卻不能不關心制度,要法務部就制度改革建議進行研究,是總統當有的職分。

當然,陳師孟用的是「誅心論」的邏輯,由於拙文舉的主要案例與「侯寬仁」有關,而侯寬仁曾起訴馬英九,並被馬英九提告,因此認為馬英九要王清峰閱而說明拙文是挾怨報復。

好的,權且讓我們同意陳師孟的誅心論,那麼,馬上有兩個事實擺在眼前。請問,拙文指謫的濫權司法人員未受冤獄追償一事,侯寬仁後來有遭「追償」太極門案的冤獄賠償金嗎?顯然沒有,這不也反向證明,馬英九並沒有實質地干涉個案。

第二個事實則是,陳師孟不要忘了,另一個真正干涉個案的總統,是蔡英文。她以總統身分,並以總統府信箋,公開地為已定讞的郭瑤琪所涉弊案,痛批司法不公。這才是赤裸裸地干涉司法個案,請問陳師孟辦是不辦?

所以,大家知道,為什麼筆者要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投」了吧?因為,當陳師孟要辦馬英九總統關心「冤獄追償制度」,而卻刻意無視真正在干涉郭瑤琪定讞貪瀆案的蔡英文總統,並囂張宣示,要以監察權查辦判決處分不合其意的司法人員。有這樣的政治黑手干涉司法,還能期待司法有清明的一天,人民能不受冤判嗎?

(原文刊載於2018年3月18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