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陶華碧:沒有戰鬥過的人生,只是一口枯井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陶華碧:沒有戰鬥過的人生,只是一口枯井
陶華碧:沒有戰鬥過的人生,只是一口枯井 發文時間: 2018/3/28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20,500+

比起女神,陶華碧更像個女將,用過硬的產品力,橫空劈出一道鴻溝,懶於給身後一個微笑。

一瓶 10 塊錢的辣椒醬被陶華碧做成與茅台齊名,日生產能力超過 300 萬瓶,成功突破 80 個國家和地區。在媒體的描述中,老乾媽已經不是一瓶簡單的辣椒醬了,它和華為一樣成為中國企業成功「走出去」的代表。

「不偷稅、不貸款、不欠錢、不上市。」他們將產品生產出來,經銷商便會提著鈔票上門。固執的陶華碧帶出了一家現象級企業。

1947 年,陶華碧出生於貴州省湄潭縣一個偏僻的山村。沒有念過一天書的她至今只記得「陶華碧」三個字。

20 歲那年,她嫁給了 206 地質隊的一位會計,然而不久後,能幹的丈夫突然患病離世。迫於生計,陶華碧隻身奔赴廣州打工。

為了照顧兩個嗷嗷待哺的兒子,幾年後,她回到了貴州老家。開始白天擺早攤,晚上做米豆腐(一種廉價涼粉),每天幹到淩晨一兩點。為了購買原材料,陶華碧經常需要背著八十斤重的東西,步行五公里。

1989 年,已經 42 歲的陶華碧告別擺攤生活,用積攢下來的一點錢,和四處揀來的磚頭在貴陽龍洞堡蓋了個簡陋的「實惠餐廳」專賣涼粉和冷麵。由於價格低廉,吸引了附近學校的許多學生。陶華碧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凡是家境困難的學生,一律銷帳。深受學生喜愛的她因此被大家喊做「乾媽」。

陶華碧做麻辣醬是為了讓涼粉賣的更好,可是很多客人吃完了涼粉總要帶點麻辣醬回家,後來還有人專門過來買她的麻辣醬。從此,陶華碧苦苦地潛心研究起來,經過幾年的反覆試製,她製作的麻辣醬風味更加獨特了。

1994 年,貴陽修建環城公路,昔日偏僻的龍洞堡成為貴陽南環線的主幹道。看到來往司機的不易,陶華碧開始向他們免費贈送自家製作的豆豉辣醬、香辣菜等小吃和調味品,沒想到大受歡迎。老乾媽辣醬的名聲從此傳遍了貴陽,麻辣醬一再供不應求。

工商局、街道辦等領導聞訊後紛紛找上門來,希望陶華碧辦家辣醬工廠,讓更多人吃上好辣醬。於是,在市場的要求下,1996 年 8 月,陶華碧借用村委會的兩間房子,辦起了辣醬加工廠,品牌名字就叫「老乾媽」。

當上老闆後,大字不識一個的陶華碧認準了「帶頭苦幹」的管理絕招。當時的生產都是手工操作,其中搗麻椒、切辣椒時濺起的飛沫把人的眼睛辣得不停地流淚,工人們都不願幹這活。然而她卻風風火火,一手揮舞菜刀,嘴裡還不停地念道「我把辣椒當成蘋果切,就一點也不辣眼睛了。」那段時間,陶華碧身先士卒地幹,結果患上了肩周炎,10 個手指的指甲因攪拌麻辣醬全部鈣化了。看到老闆如此拼命苦幹,工人們紛紛加入其中。

很快,陶華碧發現,她找不到裝辣椒醬的合適玻璃瓶,於是找到貴陽第二玻璃廠,但對方根本瞧不上這樣不起眼的小訂單。陶華碧軟磨硬泡,開始了她的第一次商業談判「哪個娃兒是一生下來就一大個哦,都是慢慢長大的嘛,今天你要不給我瓶子,我就不走了。」  

經過一番折騰,陶華碧最終打動了廠長,進而雙方簽訂了協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份協議居然使得貴陽第二玻璃廠日後在國企倒閉狂潮中壯大發展!

當大批麻辣醬生產出來後,當地的涼粉店根本消化不了。於是,陶華碧採用「土辦法」,親自背著麻辣醬,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單位食堂進行試銷。承諾賣出去了再收錢,賣不出就退貨。

很快,老乾媽麻辣醬就在貴陽市穩穩地站住了腳根。

1997 年 8 月,「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掛牌,工人從 40 人一下子擴大到 200 多人。陶華碧的「頭都大了」,剁辣椒、跑生意她在行,但是搞管理、審報表簡直是強人所難。

無奈之下,長子李貴山先斬後奏,丟掉地質隊的「鐵飯碗」,前來協助母親陶華碧。

只有高中文化的李貴山,幫母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處理文件。李貴山讀,陶華碧聽。聽到重要處,她會突然站起來,用手指著文件說「這條很重要,用筆劃下來,馬上去辦。」

需要簽字的文件,陶華碧就會在右上角畫一個圈圈,這是她從電視裡學來的手段。李貴山說「不行,你得簽名」便在紙上寫下「陶華碧」三個大字,讓母親練習。陶華碧一邊看一邊搖頭:這三個字,很龐雜呀,好打腦殼哦!直到第三天,她終於能「描」出自己的名字。

面對密密麻麻的報表,陶華碧一個也看不懂,但她擁有驚人的記憶力和心算能力。財務人員念完之後,陶華碧很快就能算出大概的進出,以及指出哪些可能存在問題的地方。

在公司,沒有人叫她董事長,全都喊她老乾媽,她能叫出 60% 的人名,每個員工結婚陶華碧都要當證婚人;員工出差,她像送兒女遠行一樣親手為他們煮上幾個雞蛋,一直送到他們坐上車後才肯轉身離開;所有從老乾媽離職的員工,也都可以重新回來上班。

「老土」的陶華碧雖然沒有文化,但她深知學習的重要性。 1998 年開始,陶華碧把公司的管理人員輪流派往廣州、深圳和上海等地考察市場,學習知名企業先進的管理經驗。這一切也預示著老乾媽即將走向更大的舞臺!

然而,老乾媽之所以崛起,正是因為陶華碧自製辣椒醬出色的產品力和味道!

其次,這種大眾價格、平民價格,讓老乾媽辣椒醬有了廣大用戶群,也擁有了廣闊的市場。和出色的產品在一起,構成了極高的性價比優勢!

一時間,全國各地的市場上,每年都有 50 多種假冒的老乾媽,成為陶華碧頭痛之事。她接受蒲草般的人生設定,卻不容忍路上任何尖刺與刁難,陶華碧的人生就好像是一個戰場,隨處都是廝殺。

她花費幾千萬派人四處臥底調查,但假冒的老乾媽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倔強的陶華碧不依不饒地與湖南老乾媽打了 3 年官司,從北京市二中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成為 2003 年中國十大典型維權案例。還曾數次鬥法於國家商標局,陶華碧儼然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早年,她背著上百斤重的米豆腐,搭班車都被人攆,開小店後又三天兩頭被地痞找麻煩。被逼走投無路後,陶華碧拿起炒瓢跟他們幹了一仗。

「別人眼裡可能認為你孤兒寡母,能做什麼。但我就要拼下去,哪怕面對一個土匪,我都要跟你拼下去。你把我殺掉,我就要把你殺掉。要拼才會贏,不拼就會輸下去。但是我不能輸,輸了人家還要來笑話你,我不偷不搶,好生生把我的企業做好。」 

在陶華碧的生意經裡,無論是收購農民的辣椒還是把辣椒醬賣給經銷商,永遠是現款現貨。她從不欠別人一分錢,別人也不能欠她一分錢。老乾媽沒有庫存,也沒有應收帳款和應付帳款,只有高達數十億元的現金流。

創業期間,陶華碧從來沒有和銀行打過交道,唯一的貸款是在她發達之後。銀行不斷托人找上門來請她貸款,陶華碧在情面上躲不過後才勉強同意的。「你們就是想掙我點利息錢嘛!」這是陶華碧對他們說過最多的一句話。

因為納稅,她還跟稅務部門的人打過架。有一次,她主動去稅務局納稅,工作人員不給上,說要送孩子去學校,讓她改天再來。陶華碧怒了,上去跟他幹了一架「我主動來納稅,你還刁難我?」

貴陽南明區一次納稅大戶評選大會上,稅務部門少算了她 30 萬稅款,準備私下補上。陶華碧拍桌怒駡「你個狗日哩,給老子查清楚,我明明納稅第一,怎麼給我弄到第二,那30萬稅款你們給我弄哪裡去了?」

當政府官員建議其公司上市時,陶華碧堅決反對「上市,融資,這些鬼名堂就是欺騙人家的錢,有錢你就拿,把錢圈了,喊他來入股,到時候把錢吸走,我來還債,才不幹呢。你問我要錢,沒得,要命一條。我只曉得炒辣椒,只幹我會的。」

在陶華碧眼中,成功的企業,就要好好去做,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沒有經歷過風吹雨打,不算企業家。沒有戰鬥過的人生,只是一口枯井。

如今, 71 歲的陶華碧悄然退出,老乾媽的股東結構也異常簡單,只有兩個兒子繼續分管企業。除了打麻將外她還是閒不住,下車間,聽新聞。一天沒有早起,陶華碧就會認為懶惰,她沒有什麼個人幸福,事業成功是她最大的安慰!

回首過去,陶華碧痛並快樂;如果有來生,她希望能像吳儀那樣,想當將軍,上戰場打仗去!

「人生的路最難走,但還是要走下去,不能停,即使慢走也不能停!」

原文出處: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