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萬惡的臉書與想像的中國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萬惡的臉書與想像的中國
萬惡的臉書與想像的中國 發文時間: 2018/3/23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29,950+

有個美國大學商學院教授在做「台商在大陸」專題研究,他想要找幾個台商採訪。許多人聽到訪問人是外國人,馬上就拒絕了。

朋友說,其實他會說中文。所以,訪談會用中文進行。但是,不少人根本聽不到這個環節,就直接拒絕。

這個朋友跟我說這些話的意思是,希望我可以接受採訪。我說,當然沒問題。

信任感,讓項目可以順利

我們在徐家匯天主教堂附近的咖啡廳碰面,我說這兒的早午餐還不錯。他用流利的中文說,他這幾天吃了太多「很油的東西」(顯然,台商們都很熱情),他今天只想喝咖啡。

他開始問起我的大陸經驗,我重複起我經常受訪會回答的答案。

這位莫教授看起來大概就不到四十歲,但是,他認真而快速的振筆疾書的神情,的的確確就像是個嚴格的學者。

我說,很多人說「關係」,是在大陸經常要面對的重要議題。但是,事實的真相是,大陸很多時候需要建立起「信任感」,項目才能順利的走下去。

文化創意產業因為涉及國家形象與社會宣傳等領域,政府部門的要求會非常的細緻。但是,如果你能得到信任,有許多創意反而會被大大的鼓勵。

我說:「這兒許多的麻煩事情,是因為領導底下的人,猜想大老闆的期望和不期望(哎呀,跟外國人溝通,就是會有這種英文國語文法會出現的呀)。所以,他們會挑剔你,挑戰你。」

看到他臉上認真的神情,我不禁在他的筆記本上面寫下「未生」兩個字。

我說,這是韓國前幾年非常流行的一齣連戲劇。故事講述年輕人到大商社工作的種種,其中有一集就專門說他們跟中國做生意,花了很多力氣在處理「關係」。

回台灣,得先問空間在哪

年輕的教授停下筆來說:「是不是劇中的人,會嘰哩咕嚕(他連這四個字都會用)的說到一半,突然說出普通話的『關係』?」

他接著又模仿美國人也會嘰哩咕嚕,突然出現「罐希」兩個字。我們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他還問我,在大陸遇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我說,我的工作大概是在台灣十多年,現在已經在大陸工作八年了。不管在大陸或台灣,一個組織經過這樣的時間,都得轉型。轉型代表你得接觸新的領域,學習新的知識,累積新的經驗。

我看他聽到這一段,幾乎沒有筆記我的說法。心想,這樣的回答,實在太官腔了。我決定送他一個,可以引起共鳴的答案。

「其實,最大的挑戰是,我對於工作的平台與高度有了更多的期許。許多台商在大陸工作一段時間之後,都會面臨要不要回台灣的疑惑。」果然,他的眼睛裡有光。

我說,如果回台灣,我已經沒有太多發展的空間。因為,類似的事情已經有許多人在做。我的機會比他們多,難道我要去搶走他們的機會嗎?

有自由,你才有權利選擇

訪談結束前,我得到機會可以問他一些問題。比如說,為什麼他的中文那麼流利?

原來,因為父親工作地點的因緣,他高中是在新加坡受的教育。所以,他很早就能說簡單的中文。即便他的大學跟研究所都是在美國求學,可是,他很想找機會到中國生活。

念博士前,他特地到貴州(大陸貧窮省份的前幾名)當英文老師。而且,一待就是三年。他說,他很喜歡中國。那三年,他說他生活在「想像的中國」,那個經驗很美好。

我說,待在美國,應該可以住在大房子,吃好的喝好的吧。為什麼要待在相對不富裕(我好委婉喔)的深山呢?

「那裡的中國人很善良,山裡面很美。」他眼睛裡面的光芒,從一到十來算,應該已經到達八的境界了。

我說,等你回美國之後,我可不可用臉書跟你聯繫?他眼中的光芒霎時只剩下二:「我不用臉書的。因為臉書是個黑洞,會讓人把生活重心都放在那個上面的。」

他邊收拾筆記本邊說:我覺得,臉書,是萬惡的臉書。我還是不要用比較好。

顯然,大陸還是有些地方,真的是地有田園牧歌之風,人們普遍有魏晉名士的自在。這個,我相信。

想像的中國,的確可以繼續保留在想像裡。至於萬惡的臉書,額,大陸就沒有陷入這個黑洞的危險。

關鍵在於:選擇的自由,自由的選擇。這一點,很重要的呀。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