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修憲博弈另有真正焦點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修憲博弈另有真正焦點
修憲博弈另有真正焦點 發文時間: 2018/4/4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5,100+

2016 年初,當時看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三年,所有的政策動作都涉及各方面的根本問題,破立幅度既深且廣。如果用球類運動去比喻,習近平的政治意圖拋物線從就任開打前後,便是以足球甚至高爾夫球為場域;他打的不是籃球和網球。既如此,當時的發展狀態已經足夠讓我們可以預見,習的意向不僅限於兩任主席。那樣幾乎史無前例之策略布局,哪有可能在10年內完成拋射而塵埃落定?

去年10月初中共19大召開前夕,態勢已經明朗,我曾在專欄寫到,習近平下的是圍棋而不是象棋。詩人黃庭堅形容弈棋是「心似蛛絲遊碧落,身如蜩甲化枯枝」,棋士只能心動身不動。圍棋大棋盤立足於一角,卻要預見全局,這棋局在習是以權力核心與奇點之位(singularity),去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圍棋陰陽黑白,如黨內派系,相生相尅兼而有之。 圍棋重視版圖兼併,可一方面固然要占領和拚殺,另一方面又一定必須掌握人心之所向,才能夠開闢一條高棋品的王道與霸道相容不悖之路。

19大之後,習地位確立、新時代思想論述奠基,又打貪反腐成功、並且政敵瓦解,一系列王霸兩面的鋪墊工作已經完成,北京於是在第 13屆人大第一次會議通過修憲,解除了國家主席職務的兩任限制,為延任做好了準備。

對於此次修憲應該如何評價,眾說紛紜。其實對於它,關鍵是不能只看法律規則表象,而必須認識權力繼承的一貫實質。世界各國不是不認為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嗎?中國主要是人治,可是等到中國此次進行修憲,世界又突然把中國的現況放在法治國家的框架底下進行完全脫離現實的討論,好像用籃球規則可以去看懂足球賽。

中國的權力繼承,說到底還是人治兼馬基雅維利式的。鄧小平定下來兩任為限,制約了別人而不是他自己,他不做那個法定虛位的國家主席,而選擇做任期無限的軍委主席。有實力的鄧,能夠不僅指定江澤民接班,同時立下規矩,隔代指定,這就是更大的一個人治了,並且理論上容易產生極大變數。

我們看江做完兩任,不得不按照憲法規定交接,那是因為鄧後餘威還在,但是了解中國政情的人都知道,胡錦濤其實在江的控制之下沒有多少實權,美國官方認為胡狀似技術官僚。嚴格地說,江實質掌控中國達20年之久,絕非那憲法上規定的兩任(10 年)而已。

江接著依照鄧留下來的傳統,隔代指定接班,這個傳統馬上出現問題了。習近平似乎被江指定,但有任何人能夠說,他的接班過程未經跌宕起伏、腥風 血雨、峰迴路轉?如果習近平不是習近平,過去 5 年他的權力基礎會是什麼局面?進一步說,基於胡的弱勢,胡哪有力量堅持指定下一個接班人而不掀起另一齣莎士比亞風格的中國悲劇?

所以,這樣的權力轉移成文「制度」和不成文「傳統」是可以良好持續的嗎?如果不可良好持續,那勢必要做出改革。至於改革者如果任期即將屆滿,試問他還能夠做好任何改革嗎?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次修憲是否在若干程度上,概括反映了大陸對制度可行性的缺乏信心和不得已。

大陸的繼承博弈焦點始終存在於實力所決定的接班推舉和指定上面,而不是那條憲法。憲法上寫的是表面文章。

(原文刊載於2018年3月24日《ETtoday新聞雲》;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