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為了自己,公民們站出來吧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為了自己,公民們站出來吧
為了自己,公民們站出來吧 發文時間: 2014/1/24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8,600+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馬總統的元旦文告洋洋灑灑,勾勒出未來的施政大綱,只是關注在意的人似乎不多。

朋友甲說:「講什麼不重要,做得到才重要。」

服友乙說:「這些法案立法院又不會過,講了也是白講。」

朋友丙、丁、戊則是連看都不想看,瞄個標題就過去了,對政治的沮喪、灰心充斥於台灣的空氣中。

這樣的無力感,何以致之?2008年,人民受夠了國會空轉、政府內耗,選擇讓國民黨「完全執政、完全負責」,沒想到即使國民黨同時握有行政權以及國會多數,國會依然空轉,政府依舊內耗。

回顧馬總統第2任的表現,癥結不在於他做得好不好,而在於重要法案根本無法通過。國會「不流血就無法表決」的潛規則,導致少數可杯葛多數,當一個政府的施政必須要「共識決」時,不可能做出得罪人的改革。

民主制度的優點,是給予執政者正確的誘因,政績越好,才越能保有權力;相對地,在野黨的誘因卻是相反,執政者政績越差,對在野黨越有利。

因此,西方民主國家有所謂「忠誠反對黨」的傳統:反對黨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但應該要尊重人民的選擇,在經過一段合理的協商時間無法達到共識時,由多數決的方式擬定政策。

很明顯,「忠誠反對黨」的傳統在台灣並不存在,今天的民進黨如此,08年前的國民黨亦然。差別在於,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的杯葛,是利用選民賦予國會多數的合法權力;而今日民進黨的杯葛(要表決就流血),卻沒有正當的權力來源。

固然,我們也可以說,這還是馬總統的責任。是馬總統無法要求黨籍立委「拋頭顱、灑熱血」,才讓國會無法表決;是馬總統消耗了自己的政治能量,才讓反對黨有恃無恐。

這樣的批評也有其道理,進了政治的廚房,不能喊燒。但另一方面,總統是國家的駕駛,負責帶領台灣前往正確的方向,台灣現在全球化的競爭中拋錨了,動彈不得;我們當然可以在座位上批評駕駛能力不足,或者也可以捲起袖子,協助駕駛一起推動車子前進。

問題在於,民意究竟是對馬總統的政策不滿,還是政治能力?如果人民認為馬總統的政策根本就是錯誤的,那麼與其讓馬總統做壞事,不讓他做事,恐怕還是相對較好的結果。

反之,人民對總統的不滿在於政治能力,亦即明明是正確、對人民有利的政策,馬總統身為一個職業政治工作者,卻無法推動落實。那麼,批評一個有心做事,但政治能力不足的總統,對人民有幫助嗎?

讓馬總統繼續孤軍奮戰,未來的兩年,台灣必然是以空轉、停滯度過。停滯,對於金字塔頂端者,不過是資產表上的數字改變;對於中產之家,代表不必要支出的減少;但對基層人民而言,「停滯」表示的是生計的困頓、溫飽的掙扎,是生存與否最直接的挑戰。

這是何其不可承受之重!

筆者很高興,看到蕭前副總統站出來了,但只有蕭前副總統一個人,還是不夠的。過去這一年,是台灣的「公民運動」年,台灣人民已經拒絕政黨對政治權力的壟斷,起身為自己的權益吶喊。而未來兩年,台灣的關鍵則是,公民們是否願意為有利自己的政策挺身而出,是否願意作為改革者的後盾?蕭前副總統要籌組的民間聯盟,可說是一個最顯著的指標。

最後,馬政府也要深刻反省,如果連操之在己的行政團隊,也是多頭馬車、號令不齊,或是「見林不見樹」,外界要如何給予一臂之力呢?現在需要的閣員,是任勞、任怨、任謗的藍領苦工。就拿拚經濟來看,政府與民間已有共識,但延宕數十年未落實的政策不勝枚舉,例如政府持股超過50%的國營事業(更不論持股低於50%的公股事業)釋股成為完全民營或國有但「真正」民營就是早該落實的政策,政府要做嗎?反之,在大埔案中,內政部表示朝向「不上訴」規畫,果真如此,應該予以肯定!政府是為人民服務而存在,而政府資源又遠勝於人民,公部門為了上訴而上訴,是極為不負責的。國防部與復興航空和解,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與檢察總長黃世銘對雷學明無罪案不上訴,都是很好的例子。

人民的福祉,在自己的責任之上。

(原文刊載於2014年1月6日《中國時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