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希望黃煌雄妥解台灣歷史情仇
首頁 > 人物 > 盛治仁台北 > 希望黃煌雄妥解台灣歷史情仇
希望黃煌雄妥解台灣歷史情仇 發文時間: 2018/4/8   文 / 盛治仁台北 瀏覽數 / 48,500+

從新聞看到內定促轉會主委為前監委黃煌雄,腦海中浮現過去跟黃監委幾次互動的過程。

短短五年從事公職期間,和監察院結了四次緣。第一次是在聽障奧運時,民代和媒體不實指控市府游泳比賽場地少蓋了兩個水道。我雖是負責賽事的軟體籌備而非硬體的規畫建設,但也擔負了對外說明的責任來面對監察委員調查。第二次則是剛到文建會服務還沒滿月,就因之前的一個藝術創作被部分人士認為有歌頌威權統治之嫌而加以毀壞,同時受到兩方指責。一邊說我們沒有保護藝術家創作,另一邊說我們歌頌威權,到監察院檢舉。

第三次是有人檢舉文創園區收費讓藝術家無法負擔。第四次則是質疑國慶晚會音樂劇的預算和籌辦過程。其中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案子,負責調查的委員都是黃煌雄。我和黃委員沒有私交,所有的互動印象都是在調查過程中產生的。

回憶至此,突然覺得該自嘲一下,「多做多錯、少做少錯」這句話似乎還滿有道理。我不擬在此贅述各個事件的細節經過,調查報告都是公開資訊,倒是在互動過程中看到的黃委員,讓我對未來的轉型正義有了一絲期待。

黃委員當然跟我們所有人一樣,有自己的意識形態及對事物既定的看法,但是他能夠依據事實作調整及判斷,也能夠客觀傾聽不同的意見。這個特質在目前從事轉型正義的相關組織和人士身上相當罕見。就拿第一個被判定為附隨組織的婦聯會為例,理由是蔣宋美齡和其他幹部與國民黨相關組織多有重疊,甚至連夫婿多為國民黨籍政界人士,都是「足資證明國民黨曾實質控制婦聯會人事」的重要證據。以這種沒有直接證據而是模糊推論的標準,絕對可以判定許多不同團體都是他人的附隨組織了。

黃煌雄委員的任命,受到部分立場強烈人士的圍剿,甚至用上貪戀官位的形容。一個人能夠在藍綠政府都被延攬,有可能是投機分子,也有可能是其能力和價值觀同時被兩方肯定。他長期展現中道穩重的政治性格以及認真投入議題的專業和熱忱,例如以十八個月訪談三千人次的全民健保總體檢調查報告,讓人尊重。與其急著為一位在黨外時期就為人權奮鬥的人貼標籤,不如耐心看看黃主委是否真的實踐他描繪的願景。

他在受訪時說,對促轉會的態度,就是「探索真相、伸張公義、追求和解」,且「它不是個戰場,它是要求和解」。過去我們看到,高舉轉型正義旗幟下的許多作為,往往是以既定立場,跳脫歷史時空脈絡來支持預設的結論。這個過程不會產生任何和解的可能。和解絕不是和稀泥,不清楚調查歷史真相就強迫大家握手言和,但是和解也絕對不是掌權者用單方面拼湊的片段歷史,強逼所有人接受所能夠達成的。

如何用證據還原真相,尊重歷史脈絡,找出加害者課責、撫慰受難者創痛,以期達到社會和解的終極目標,是非常艱鉅的任務。任何人來負責,在當前極端對立的社會環境下都很難做到。黃煌雄主委的任命,至少看到一絲曙光,希望糾纏了台灣社會這麼久的歷史情仇真有機會得到公平妥善的處理。清理戰場,和開闢戰場,需要完全不同的作法。

(原文刊載於2018年4月3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