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賴清德為何藏起那把鑰匙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賴清德為何藏起那把鑰匙
賴清德為何藏起那把鑰匙 發文時間: 2018/4/10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6,000+

賴清德說:「中國把大門關起來,認為唯一的鑰匙是九二共識,這在台灣找不到。」

賴清德在胡說。

因為,至少自二〇〇八年至二〇一六年,九二共識是在台美陸三邊官方通用的政策語彙,亦即舉世皆見過那把鑰匙。所以,賴清德不能說沒有那把鑰匙,其實是他把它藏起來了。

賴清德說,他尊重兩岸政策是總統的職權,但他卻迄仍使用與蔡英文不同的戰略語言。例如,蔡英文現在說「中國大陸」,賴清德仍說「中國」;蔡英文現在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賴清德仍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語境有何不同?

今年一月,陳師孟在監委提名審查時說:台灣目前還不是一個國家,是個地名,目前國名叫做中華民國。他說:當初民進黨提出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稱,固然依目前憲法叫中華民國,「固然」兩字就是不得已現在一定要叫中華民國。但留下伏筆,以後可以正名、可以制憲。

陳師孟的法理論述是正確的,亦即,在正名制憲以前,「台灣目前還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賴清德必須校正他的政治話術。第一件事,就是要改變「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個命題,而必須與蔡英文總統一致使用「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因為兩岸政策是總統的職權。

賴清德發言的角色是中華民國行政院長,而不應是「務實主義的台獨工作者」。何況,稱「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其實是「非常不務實」的台獨夢話。真正「務實主義的台獨」,應如陳師孟,承認「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尚待正名制憲。

不過,從賴清德過去的言論看,他似乎並非自始否定曾有九二共識那把鑰匙,而好像只是對那把鑰匙的刻槽及齒型持疑,且不能確定那把鑰匙要打開的是哪一扇門?那扇門又是通往何處?

去年六月,台南市長賴清德訪美時說:接受九二共識不是問題(其實有那把鑰匙),問題在一國兩制,台灣不可能接受澳門香港地位的九二共識(這把鑰匙是何齒型?那扇門又通往何處?)

十月,行政院長賴清德又談到九二共識。他說:中國認為是一個中國原則,沒有各自表述,國民黨則認為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也未否認有鑰匙,但質疑其齒型。)

其實,林全任閣揆時也論及九二共識。他說:一中原則要消滅中華民國,台灣人無法接受,怎麼可能是「一中各表」呢?(同樣也是質疑齒型。)

今昔對照,賴清德過去質疑鑰匙的齒型,這是理智的應對;但如今卻說台灣找不到那把至少用過八年的鑰匙,則是胡說。因為,九二共識這把鑰匙明明擺在眼前,兩岸所爭執者,在其齒型及究竟要打開哪扇門。

二〇〇八至二〇一六年,馬英九政府主張,這把鑰匙的齒型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北京則主張「一中原則╱反對台獨」。胡錦濤曾在二〇〇八年三月的布胡熱線中承諾「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後來北京未正面贊同「一中各表」,但也不曾公開反對,因此使二〇一五年的馬習會實現了「互稱對岸領導人」的境界。在那八年中,「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可謂成了台美陸三方共同維持的戰略默契。由此可知,台灣對於九二共識這把鑰匙的齒型,不是沒有參與決定的權利。

因此,賴清德如今說「台灣找不到九二共識這把鑰匙」,這不能解決兩岸問題;他應該回到幾個月前的他自己,為台灣,為中華民國,去爭取決定那把鑰匙的齒型,並打開正確的兩岸之門。

其實,民進黨一路反對「九二共識」,但從未公開正面反對過「一中各表」。在前述賴清德及林全的論述中所透露者,皆是質疑北京的一中原則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要消滅中華民國,並指北京未贊同「一中各表」。

那麼,在此可問:如果「九二共識」包含了「一中各表」,民進黨同不同意呢?或者,民進黨既然困於「九二共識」,何不爭取「一中各表」?或者,說到底,即使九二共識包含了一中各表,民進黨也不會同意?

若站在「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的立場上,當然就完全不能接受「一中各表」;但若站在「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則自應主張「一中各表」。

問題在於:賴清德究竟是因根本反對「一中各表」,而藏起「九二共識」的鑰匙;抑或只是不能確定「九二共識」是否「一中各表」,以致不接受「九二共識」?

此處就必須觸及北京的責任。賴清德說,接受九二共識沒有問題,問題在一國兩制。林全說,一中原則要消滅中華民國,台灣人無法接受,怎麼可能是「一中各表」呢?這樣的說法,不能全看成政治人物的台詞,而必須考慮這是攸關台灣人「心靈契合」的核心問題。

其實,自二〇〇八至二〇一六,維持台美陸三方和平穩定互動架構的,並非「九二共識」四個字,而是三方對於打開僵局的那柄鑰匙的齒型,可謂有一種「一中各表╱和平發展」的共識或默契。

但是,進入二〇一六以後,北京緊縮了「九二共識」的意義,並由新華社規定不准刻有「一中各表」的齒型;而賴清德原來還擺出「這把鑰匙的齒型不對」的態度,如今卻退回到「台灣找不到」的死巷。針鋒相對,僵局更加固化。

不過,我認為,北京迄今仍留下「九二共識」這把「唯一的鑰匙」,正因唯有在「九二共識」裡可能存有「一中各表」的齒型,這給蔡政府的迴旋預留了餘地。兩岸若要化解當下僵局,北京應向「一中各表」靠一點,蔡政府則應趁勢在「一中各表」多力爭一點。兩岸若能回到「一中各表」,就不必死盯在「九二共識」四個字上。

不過,就民進黨政府而言,首先要做的是,應使閣揆與總統一致使用「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的憲政戰略論述。

因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把鑰匙,在台灣找不到(連賴清德也還不是台灣國的行政院長),在兩岸找不到,在全世界找不到,甚至在陳師孟的理智中也找不到。

(原文刊載於2018年3月25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