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國良制非良策〉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國良制非良策〉
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國良制非良策〉 發文時間: 2018/4/11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0,300+

前福建省副省長,現全國台灣研究會汪毅夫副會長〈一國良制非良策〉一文,可說是陸方具有官方身分者就「一國良制」最正式的表態,既可視為對王希哲呼籲馬總統接受「一國良制」的澄清,也不無「作球」,認為「一國良制」主張者應該要把何謂「良制」說得更清楚。

汪文引用魯迅的批評,治病要「好藥方」沒人會反對,但只講好藥方,而不講好藥方是什麼,誰也會「將他褒貶得一文不值」。套用到「一國良制」上,兩岸關係錯綜複雜,真正的困難在於「良制」的標準,程序上又如何決定何為「良制」,如果不能處理這兩個議題,「良制」就等於是一句空話。

筆者同意這樣的看法。

回顧歷史的脈絡,「一國良制」是相對於「一國兩制」,而「一國兩制」的提出是因為台灣與大陸在不同的歷史遭遇與社會環境下,有了客觀上的心理距離,短期內難以調和,因此陸方才希望以「一國兩制」的方式繞過調和心理距離的難題,加速完成統一。

汪文以郝柏村院長曾舉過的東西德例子來駁斥,論述了德國統一不能證明「社會主義」、「大陸實施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壞的制度」(這筆者也認同),但是汪文沒有推翻的是,「德國統一的事實證明,只有好的制度統一壞的制度,而壞的制度必須接受好的制度。」

我們假設,東西德統一後,東德依然實施原本貧窮專制的制度,與西德「一國兩制」,這樣的統一有何意義呢?人民是國家的根本,國家統一必須是人民「需要美好生活」的統一,而這也就必然包括制度的統一。

當然,筆者也不認為,可以把「良制」理所當然地解釋為台灣現在的制度,而把「一國良制」的意涵變成除非大陸接受台灣式的民主,否則就拒絕統一,這是與兩岸當下的發展趨勢不符的。

那麼,什麼是「良制」呢?相信沒有人反對,良制就是人民想要生活在其中的制度,因此下一個問題是,什麼樣的制度才是未來「統一的中國」人民希望生活在其中的呢?

習近平主席說得太好了,兩岸統一要「尊重大陸同胞的選擇和追求」,那麼順裡成章也要「尊重台灣同胞的選擇和追求」。如果一個制度,能夠同時得到兩岸人民的認可,那麼說它是良制,應當毫無疑問。

而這樣的良制,筆者認為有幾個特徵:一,它對於「批評」的忍受度較高,有最大的言論空間。二、它有足夠的誘因,促使公權力為人民服務。三、對於濫權、貪瀆的權力者有完整的監督機制,也保障了人民的基本權利。四、則是從結果來判斷,一個良制一定是「近悅遠來」,人民的用腳投票,就是最客觀的證明。(也不得不感嘆,過去是大陸勞工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偷渡來台灣工作,現在卻是台灣的優秀人才選擇去大陸尋找機會,台灣在兩岸制度的競爭中,實在有令人擔憂之處。)

「一國良制」絕對不是空泛的「好藥方」,而是在程序與實體面,都有客觀、具體可行的標準。陸方對於「一國良制」的疑慮,筆者相信主要是來自於「一國良制」是否只是「拒絕統一」的說詞,但如果我們反過來思考,難道「一國兩制」會比較有助於統一嗎?

習近平主席公開宣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給了兩岸人民極大的安定感。既然是「和平統一」,表示陸方不考慮霸道的「武統」,而是要以大陸的發展與繁榮讓台灣人民心甘情願地接受統一。那麼,台灣人民,是否真的有可能心甘情願接受「一國兩制」呢?這在信任感上是有困難的,不同的制度難以達到「心靈契合」。

筆者曾說過,每一個支持「一國兩制」的理由,事實上都更加證明了「一國良制」的可行;反過來說,每一個反對「一國良制」的論點,也都證明了「一國兩制」的難以期待。而習近平主席在去年19大的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的「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包括更高的物質文化生活、民主、法治、公平、正義…」應該就是兩岸人民會欣然接受的「良制」的內涵。

兩岸的和平統一,是中華民族百年來難以想像的盛事,既需要魄力,更需要耐心。「一國兩制」是鋸箭法,而唯有「一國良制」,乃至於「先良制,後一國」,才是實踐和平統一更可能的路徑!

(原文刊載於2018年4月1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2018.3.30.__中國評論新聞網】汪毅夫:「一國良制」非良策

【2018.4.4.__中國評論新聞網】汪毅夫:向陳長文教授請益

【2018.4.4.__中國評論新聞網】朱松嶺答中評:汪毅夫與陳長文是一國兩智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