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新加坡民選總統制的前世今生——記29年前的一次電視辯論
首頁 > 人物 > 郭振羽新加坡 > 新加坡民選總統制的前世今生——記29年前的一次電視辯論
新加坡民選總統制的前世今生——記29年前的一次電視辯論 發文時間: 2018/4/20   文 / 郭振羽新加坡 瀏覽數 / 27,800+

當年預想不到的新發展

毫無懸念的,前國會議長哈莉瑪女士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成為第八位新加坡總統。

經過兩年公開討論,國會在執政黨的主導下通過憲法修正案,限定本屆民選總統保留給馬來族候選人。如今,「輕舟已過萬重山」,新任總統就職。這位新總統具有雙重少數族群身份:是新加坡第一位馬來族女總統。我國民選總統制的最新發展,不是當年立法諸公制定法令時所預想得到的。

此次憲法修正案,讓我想起29年前,1988年國會大選,正是以民選總統制提案,作為大選主要課題。執政黨和反對黨在競選期間多次交鋒後,人民行動黨接受反對黨的挑戰,就此課題進行電視辯論。這是新加坡自有國會選舉以來,空前絕後獨一無二的一次大選電視辯論。筆者當年有幸參與此一盛事,不可不記。

1988年的大選,開國總理李光耀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領軍。實際操盤的是第一副總理吳作棟。那年大選也是首次施行集選區制以及非選區議員制(NCMP)。大選投票日訂在9月3日。

此次競選辯論的主要課題是執政黨提出的民選總統白皮書,一改原來由國會選出(虛位)總統的舊制,改由全民投票直選出手執「第二把鑰匙」的總統,要為人民看管好國庫,以及核定重要公職的任命。反對黨主張如此重要修憲改制,必須經由全民「複決」(Referendum)投票,不可由執政黨具絕對優勢的國會表決通過。為此,反對黨一再挑戰執政黨應該就此課題進行電視辯論。

1988年大選時有關民選總統制的辯論執政黨最初對電視辯論的建議不表支持。令人意外的是,就在投票前五天,吳作棟在8月28日宣佈願意和反對黨候選人進行電視辯論。雙方同意的條件包括:專談直選總統課題;事先錄影,播放時不做修裁,全程播出;雙方參加人數人選,以及分配時間有嚴格規定;由雙方同意的主席主持全域。同時也決定以英語,華語和馬來語三種官方語言舉辦三場辯論,由新加坡電視臺播出。

雙方既已決定電視辯論,除了擬定規則程序之外,就是要邀請適當人選主持。

回想起來,我是在8月28日收到新加坡廣播局華文時事組負責人來電話,邀請主持華語電視辯論。據她說,我是執政黨和反對黨雙方都接受的人選。我問她有多少時間可以考慮,她說:越快越好。因為如果我不接受的話,他們必須馬上另找適當人選。

我當時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系任教,負責系務。收到電話後第一個反應是覺得能成為雙方都接受的人選,當然很榮幸。而且雙方願意邀請學術界人士主持辯論,這是對學術界的尊重,也是後者應盡的任務。

另一方面,當時在緊鑼密鼓的競選活動中,社會氛圍趨於極端且政治化,很難期望選民(觀眾)能冷靜觀看電視中的舌劍唇槍。由於立場不同,心有所偏,最常有的反應是怪罪主持人不公平,偏頗對方。

換言之,如果處理不當,結果將是兩邊不討好,不但有損個人清譽,連帶也壞了學界公正立場。

經過考慮之後,終究我還是接受了邀請。既然大家對一個學術工作者有如此的期望,我覺得自己應該有此擔當,接受挑戰,站穩並展現學術界的超然立場。

華語電視辯論是在30日錄影的。代表人民行動黨的是第二副總理王鼎昌,和貿工部長李顯龍(當時還是用準將頭銜)。反對黨方面出馬的是工人黨組織秘書劉程強和民主黨主席林孝諄。辯論時間60分鐘。

電視辯論在主持人開場白,說明程序和規則之後,雙方依序先後發言,然後進行對辯。主席依規則控制時間,同時也適時提出問題,讓辯論順利進行。雙方針鋒相對的辯題是要不要舉辦公民投票才能通過修憲。執政黨認為只要選民在此次大選支持行動黨,那就表示人民支持修憲,不必再浪費人力物力辦公投。反對黨不以為然,認為如此重大課題,應由公民投票公決。如此辯題其實並不尖銳,辯論中雖然偶有佳句,基本上沒有火花,也沒有太重的火藥味。不過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看到知名政治人物在電視上辯論,收視率當然不低。(那時還沒有電纜電視,本地只有三個電視頻道。)觀眾比較有興趣的可能是觀察諸位候選人的風度,邏輯,口才等等。

幾位候選人中,大家對執政黨兩位領導比較熟悉。王鼎昌副總理當年52歲,是政壇老將,溫文爾雅,風度翩翩,早有大批粉絲。李顯龍部長年方36,還算是政壇新秀,講起話來,信心十足,火力較強。

工人黨劉程強當時年僅32,首次出山,初試啼聲。在電視辯論中,雖不能說是一鳴驚人,卻是讓人眼睛一亮,已經有潮州怒漢的架勢。他在1988的大選中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在下一次1991大選進入國會。2001年開始接任工人黨秘書長,如今已是政壇老將,反對黨龍頭老大了。

林孝諄以英校生的背景,講華語難免吃力。他事後檢討,自認表現不理想,失去部分選票。結果在武吉甘柏區得票率為45.8%,敗給了行動黨的薛愛美。不過他在1991年大選中,成功挑戰時任社會發展部代理部長的薛愛美,以51.4%多數票奪得武吉甘柏區席位,報了一箭之仇。

29年前的一場電視辯論竟成絕唱

我身為主持人,自認盡職,讓全場辯論順利完成。事後正反雙方以及一些觀眾都表示主持人公正不倚,也算不負諸方所托。電視臺方面說,來自觀眾的唯一負面評論是:這位郭博士為什麼頭髮這麼長?!實在是事情來得匆促,沒有時間整修,不免失禮。

除了華語電視辯論外,英語辯論是行動黨的吳作棟和李顯龍,對上工人黨惹耶勒南和新加坡民主黨的詹時中。主持人是東南亞研究所所長桑都(K. Sandhu)。當年報上評論說英語辯論像是一場「審判會」,雙方火藥味很濃;華語辯論像是一場「討論會」,雙方儘管針鋒相對,整體而言還算是君子之爭。

馬來語辯論由執政黨的李顯龍和(掌管馬來事務的)環境部長麥馬德出面,反對黨方面代表已經不記得了。李顯龍一人連續以三種語言參與三場電視辯論,當然是能者多勞,也著實辛苦。

1988年9月3日大選投票結果,執政黨以63.2%得票率勝出,在81選區獲得80席。唯一落入反對黨的選區是波東巴西,詹時中再次當選連任。

反對黨老將李紹祖和原任總檢察長(也是律師公會主席)蕭添壽兩位重量級人物,在工人黨旗幟下聯袂角逐友諾士集選區,是那次大選最受矚目戰場,結果以49.1%些微之差敗給行動黨鄭永順領軍的50.9%。兩人依法受命擔任非選區議員。只是蕭氏在選後因稅務官司自我流放美國,於2016年鬱鬱而終。老牌反對黨領袖李紹祖歷盡磨難,終於在離開25年後,再入國會議壇。

29年時光流逝,1988之後,至今再無大選電視辯論。當年一場辯論,如過眼煙雲,竟成絕唱,成為共和國歷史的一個注腳;也是個人生涯中唯一一次「參政」的寶貴經驗。

【後記】

1988大選之後,吳作棟於1990年12 月接過李光耀的棒子,就任第二任總理。

1991年1月,國會通過民選總統法案。

1991年9月,王鼎昌以58.7%多數票,勝過對手蔡錦耀(原審計長),就任共和國第一任民選總統。

(原文刊載於2017年10月–2018年1月號《怡和世紀》第33期;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