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刻旬踏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童元方台中 > 百刻旬踏
百刻旬踏 發文時間: 2018/4/23   文 / 童元方台中 瀏覽數 / 20,850+

今年鳳凰花開的時節,一年多前的暑假參加「百刻旬踏」的同學差不多都要畢業,我們兩位曾經隨行的老師,近日與他們在麥當勞相聚。笑談之際,想起這二十一位同學當時為慶祝東海大學一甲子的校慶,騎著腳踏車完成了一千二百公里的壯遊之旅,追本溯源,在十三所東海前身的基督教大學中,參訪了六所。而我在七月底,與他們一起走訪了三所:四川大學、華中師範大學、南京大學。

「百刻旬踏」的活動是同學自己命名的,意謂著雙腳踏上單車,紀念並祝福屆壽六旬的東海;同時連結百種時刻,追尋東海最早的辦學理念,是如何繼往開來,在大度山上建立起一所獨一無二的全新大學。或者也可以說,是在特定的時空涵泳出一種獨特的氣質。他們給這個尋根的活動也起了英文名,叫「Tunghai Bikers」,這單車手正好也是「百刻」的諧音。

我所陪同的一段,是旅程的開始,我們從桃園機場直飛成都,再從成都到武漢,然後在漢口坐動車到南京。七天裏一直與大家在一起,自朝至暮,漸覺熟稔。所謂大家,是十三位男生,八位女生;或者說十五位台生,六位陸生。每天早晨在不同的餐廳見面,且同檯吃飯、說話、噓寒問暖。

在武昌時老是下雨,而隨時有傘送來遮頭;也有男同學主動要為我揹書包。在漢口車站等車,女孩子拉著我先去上洗手間,再去買要在火車上吃的晚飯。偌大的車站,萬頭攢動,我竟然開始享受年輕學子的照顧,而不覺車馬驛站的匆匆。難忘的時刻有楚河漢街的冰淇淋,有穿著一式一樣的馬球衫,有那種來自同源、一起探索的感動。

最重要的是參觀校史館。我一向以為這幾所前身大學與東海的關係,主要是在於基督教的信仰。實地訪查才知早在民國成立前後,原來以舊學為主的書院與西洋教會創辦的學院以各種方式合流。1950年代初期,在大陸高等學校的院系調整之後,院校的兼併與改名變得十分複雜,我很難追得上各種變遷的軌跡。但我們參訪的幾所校史館,展覽的文件圖表,清楚羅列出大學的前世今生。比如南京大學就有兩個校史館,一個在鼓樓校區,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舊址在此;而在仙林新校區的,則稱檔案館。仙林校區西門門樓的正面刻著「南京大學」,另一面則刻著「中央大學」,與東海有關的則是原金陵舊址的那部分。

負責攝影的同學在幾個校史館裏逡巡,我看見他們用影像紀錄歷史的細節,也從數位照片上看見他們對校園草木風雲所產生的美感經驗。舊建築斑駁的光影流瀉出歲月的痕跡,而年輕熱切的臉龐閃耀著青春的光彩,真是美麗動人的對照。大家對文物的專注,對檔案的留心,使我在這些學生的身上,看到未來可以開展的格局。而這些學校其實可以視為東海的前史,而非東海的前身。幾個學校的交流與座談,皆由學生自己主導,在博雅教育的基礎上,分享築夢的理想與抱負。

離開南京之後,這些學生幾乎連續騎行了十八天,才到達終點的北京大學。中途有過下山發現是錯的路,而必須再度逆騎上山。他們是跌跌撞撞、一點一點騎過小天下的東嶽泰山的。我很想跟這些學生說:未來是你們的,舞台快要亮燈,你們即將上場。能在你們的人生中瀟灑同行一小段路,成就我腦中心裡一個快樂的記憶,也在一甲子光陰流淌的校史中留下了永恆的畫面。等你們各奔前程,也許在哪一個日麗風和的春秋佳日,在哪一個靈光一閃的瞬間剎那,會忽然想起我,想起我說過的任一句話,不論那時我身在何處,你看見陰影時,一定會想起陽光;而風呢,不論從哪一個方向吹,你也一定會聞到花香。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七日於東海

(原文刊載於2017年4月24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