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利益衝突是一個嚴肅的議題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利益衝突是一個嚴肅的議題
利益衝突是一個嚴肅的議題 發文時間: 2018/5/7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8,800+

1960年代,當我初到美國費城賓州大學附設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時,薪資很低,除非有其他收入,根本沒錢上餐館。因此,所有住院醫師都非常期待每年耶誕節期間的Robin Dinner。這是Robin藥廠例行招待住院醫師吃牛排及龍蝦的餐會,這晚,教授們還會為住院醫師值班而讓住院醫師大快朵頤。 一直到八0年代,藥廠還經常送餐點到醫院裏的各種研討會供醫師享用。

然而,時代在改變,社會在演進,醫學倫理的觀念也越來越嚴謹。行為心理學家的研究,一再發現藥廠饋贈禮物給醫師,會左右醫師的用藥行為,甚而發現連送一支原子筆都可能有影響。所以,在美國的大學醫學院開始禁止醫師接受藥商的饋贈或招待。

過去,醫學院教授擔任藥廠的顧問,是司空見慣的事。到了九0年代,則成為利益衝突的議題。哈佛醫學生還曾以這個議題,為美國的醫學院做評比,打分數。結果,幫自己的醫學院打「F」。

為什麼這個議題很重要?有一個發生在50年前的利益衝突事件,直到2016年才被揭發的案例,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教訓。50多年前,美國心臟病的發生率開始顯著攀升,就有很多心臟病與飲食關係的研究。那時,有篇論文發現在食用低脂食物的同時,糖份的攝取高的話,膽固醇還是會升高。美國製糖協會恐怕這篇報導會影響製糖工業,就提供經費給哈佛醫學院營養系的幾位教授,請他們分析相關文獻,寫篇評論。結果,那篇評論強調脂肪對於心臟病的害處,而淡化了糖與心臟病的關係。

這些「權威」的見解影響了美國重大的公共政策。過去50年來,美國的飲食指引嚴格限制脂肪的攝取,而忽略了糖的害處。很多人質疑過去半個世紀,美國人代謝症候群的大幅增加,可能跟糖份的過量攝取有關。因為當脂肪吃得少,比較不易有飽足感,就會多吃糖份高的零食或點心。直到去年美國的飲食指引,才開始限制糖份的攝取,同時,稍為放寬了脂肪的食用。

有次,我和史丹佛醫學院王智弘教授閒聊的時候,他告訴我,他剛進入哈佛醫學院的時候,Lily藥廠送給每一位醫學生一個醫師包,大多數同學都很高興接到這份貼心的禮物。但是,他的室友卻提議大家退還醫師包。

有的同學就說,醫師包是給我們用來照顧病人的,又不是送東西給醫學生私用,有什麼問題呢?他這位室友就說:「但是,你收了一次、兩次、三次後,就習以為常,最後,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被收買了」。王醫師說同學們雖然心裏仍有些捨不得,但是,還是把醫師包退回去了。

近二十年來,利益衝突在醫學界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議題,譬如發表論文時,一定要先聲明有沒有利益衝突。這並不是說絕對不能接受廠商贊助的研究費,但是,一定要公開、透明,經得起第三方的檢視。

今天,在台灣醫界,雖然「紅包」已是禁忌(三十年前,紅包的禁止也曾經過一場論戰),但是,廠商仍然習慣贊助醫師出國,出席醫學會。我在醫院裏,就禁止這樣的做法,我主張同事們出國進修由醫院負責。如果廠商真的想幫忙醫師求進步,他們可以把錢捐給醫院,由醫院來決定哪位醫師到哪裏學習。

近三十年前,我回國之初,廠商經常要招待我出國開會,當時台灣的癌症醫療才剛開始專科化,我就建議一家化學治療用藥的廠商,贊助腫瘤內科協會,在台灣北部、中部、南部來回舉辦研討會與當地的腫瘤內科醫師切磋、琢磨,一同學習。至今,我還很想念那段時光。

台灣走到今天,我們不能說它不在進步,只是,這路走得很坎坷。我們既然認為我們是世界公民,想望與世界接軌,現實是,很多時候,不論是在哪一個領域,在職場上,都有碰觸利益衝突的可能,與其無謂地爭論,不如在高等教育機構的課程中,根據各領域所可能面對利益衝突的情境,來好好鍛練現代人處理利益衝突問題的能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