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政教的迷思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政教的迷思
政教的迷思 發文時間: 2014/1/31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9,000+

新年期間人們忙著祭祖先、拜天公、迎灶神、搶頭香 … 這些新春習俗是我們傳統文化中的重要活動,其中很多都跟宗教有關。看看西方世界各種文化或宗教,也有形形色色的傳統習俗與儀式,基督教耶誕節的彌撒、回教齋戒月中的禁食與禱告、猶太教光明節Hanukkah的點亮燭台(Menorah)都是大家所熟知的。

其實人類剛開始群居時,不論東西方就有各式各樣的儀式或典禮,其中多半還有祭品,而活人常常是最重要的祭品。人們當時這樣行為的主要目的是希望神能維持宇宙的穩定,使人間四時有序;認為是這些儀式使月亮缺而復圓,春雨即時,農作豐收。當時人們希望的是穩定而不是改變或進步。在早期的宗教裡也沒有特別和道德倫理相關的價值成份,我們現在看到的拜拜,基本上跟古老時代祭祀的儀式是一樣的,本身並沒有道德或倫理的價值,大家依樣畫葫蘆,從頭到尾拿香跟著拜了起來。神的喜怒哀樂決定風調雨順或天災人禍,這早期的神不一定慈悲,人們只是祂們利用與玩弄的對象;神也不一定降福給人類;神與神之間更是充滿了鬥爭,一如荷馬史詩伊里亞德中所述。

人類在歐亞交界大草原於紀元前2千5百到2千年開始豢養馬匹,馬匹延長了人們移動的距離,人類開始從事更大範圍的旅遊、開拓與爭戰。有些人得以到處掠奪作為主要的生計,並且為了使掠奪師出有名,有些神被人們創造出來來合理化掠奪行為,使得原先相對穩定的社會變得動亂起來,部族之間競相爭奪地盤與資源,全世界陷入混亂,中東、地中海、印度或中國各地皆然。

因應人類對社會穩定的渴望,西元前800至200年間,各地陸續發展出具有道德觀的宗教或哲學,如中國的儒家和道家、印度教的吠陀、猶太教還有波斯的祆教等等。歷史上,祆教始祖Zoroaster是第一個把道德因素注入宗教的人,他強調光明善良與黑暗邪惡的對比。Zoroaster的這種創見,有些學者認為對後來猶太教教義產生絕對的影響,更進而影響到後期的基督教。

人類自此對自身的行為開始有所選擇,除了族群意識之外,人類開始有了”自我”意識。人可以選擇參與畜牧或是從事掠奪,行善還是作惡,而其間最明顯的差異,便是道德層面的選擇。但某些人並不認為掠奪是一種錯誤,掠奪不過是部族生存的手段,因此無所謂善惡。這種欠缺種族平等的概念把殺戮異族人視同殺害動物,一直到今日還有人殘留著排斥其他種族的心態。

神長期被認為是自然界的主宰,當人類意識到自己抉擇的行為會對未來產生影響,因果報應之說也自然出現在宗教裡,如印度的輪迴、佛教的因果觀念,西方基督教的天堂與地獄觀,其目的都在勸人為善,息紛止爭。

但也有很多宗教的道德觀竟容許為自己的宗教殺戮。歷史上人們滿口仁義道德卻犯下罪行或造成死傷,很多都是以宗教為名,這顯示了宗教的道德常常被掌權者所利用。十字軍第一次東征攻進耶路撒冷時,幾乎全城所有人,連基督徒在內,都被殺光。

到了21世紀的今天,雖然一切講究科學與邏輯,但由於仍有很多人對一些似是而非的價值一昧堅持,反而有比以前更為迷信的趨勢。今日世界大多數人相信政治民主、市場經濟和自然科學可以解釋人世間的種種。只要是民主、政治、自由市場經濟或科學研究的結果,都是對的。如果我們要給它一個名稱,它們可稱之為「新的三位一體(New Trinity)」,人們對其信仰之深超過任何一個宗教。很多時候只要聲稱是依據此三者的事,不問理由,不論結果,都被認為是正確的。這好像16、17世紀流行的信仰主義(Fideism),一切唯信仰是問,而不講理性或思維。

自古西方宗教和政治常是一體的,政權和教權經常是分不開的,一直要到18世紀美國獨立及法國大革命後,才在國家體制中開始把政治和宗教分開。政治和宗教一樣,可以是族群統一之源,也可以是紛爭之源。最近宣布獨立的科索伏在歷史上和塞爾維亞似乎永無休止的兵連禍結,正是這種政治宗教糾結衝突的產物。亞里斯多德相信人類離不開政治,它們能讓人的情緒得到發洩,對未來充滿或真或假的希望。民主政治中最重要的選舉是讓百姓對政權表達不滿意最和平的方法,但也容易給人民自己做主的假象。現今最可怕的是對大多數人而言,政治只是電視、報紙或雜誌畫面的集錦;政治人物也宛如宗教儀式中的偶像,而這懵懵懂懂的大多數人的選票卻決定了一個國家的未來。

政黨之間如同宗教之間相互爭鬥。一千年來鬥爭最激烈的基督教、回教及猶太教,其實是同源的,都可稱為亞伯拉罕的宗教,它們多數的教義都很相像,信奉同一位神。看看很多不同的政黨又何嘗不是同根而生,目的也都是追求老百姓的福祉呢?但現在多數人不求甚解,有多少人知道赫伯特斯賓賽(Herbert Spencer)的社會正義(Social Justice)與平等自由法則(Law of Equal Liberty)對民主的意義是什麼?有多少選民知道民主制度潛藏著「多數暴政」或者因缺乏全民參與而造成多數的假象?有多少人知道民主政治的必要條件-不可剝奪的權利(Inalienable Rights)是必須受到法律保障的?有多少人知道洛克(John Locke)提出政府一定要保障百姓天賦的生命、自由和財產,及美國憲法中所揭櫫追求幸福的權利(Right to pursue happiness)在民主制度中的重要性?有多少人認同啟蒙時代思想家的主張:對人類社會而言,最重要的是倫理道德?

在本文一開始提到「搶頭香」,其實在本質上是出自私利的一種行為。同樣地,我們也必須認清,排他的宗教並不慈悲,排他的政黨當然也絕不是為民之所欲。攻擊他人的宗教造成戰爭,攻擊他人的政黨造成動亂。瘋狂的政治思想,一如瘋狂的宗教思想,帶來的是整個社會的動亂毀滅。

總結來說,我們對於打著民主政治、自由經濟或科學旗幟的主張,不能不加以明辨就盲從附和,不然我們的行為跟迷信有什麼差別呢?民主制度及市場經濟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都是良善的價值,但我們必須明瞭這些價值背後的基本要素,當這些要素存在時,它們才能順利運作,為人民帶來安定幸福;相反地,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地讓政黨或政客濫用人民對這些良善價值的信仰,從事自私極端的政治活動,只會導致政治經濟和社會秩序的更形紊亂,基於此,期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瞭解制度背後的真正理念,以形成個人的中心思想,並堅持其中應有的道德基礎,我們才能對這些現代文明中大家尊崇的價值保有檢討判斷的能力,不隨著政客或少數人的私利起舞,大幅降低被政客利用或操控的可能性,我們的國家才有希望,人民才有未來。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