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這個奇幻驚悚的世界政治舞台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這個奇幻驚悚的世界政治舞台
這個奇幻驚悚的世界政治舞台 發文時間: 2018/5/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2,400+

這是一個花非花霧非霧的五月,白居易的簡潔洗練穿越了時空,提醒了我們理念和範式的來去無踪。

台北和北京在五四那天都有活動,並且引起了關注。哲學家馬克斯誕辰兩百年,巧的是就在五四的第二天,而99年前的五四運動對於引進馬克斯主義頗有因果。弔詭的,是馬克斯並不是一個馬克斯主義者,他生前明確否認過,而且在1856年他接受一筆遺產的那一刻,馬克斯顯然背離了自己所開列的共產主義者信條。對馬的紀念,傳統上似乎總是針對那個提出共黨宣言的他;然而若要從當代的中國實情出發,中國應該研究另一個馬克斯:認知私有財產制可以創造價值的那一個。據了解,這樣的工作其實在大陸已經展開。

馬克斯非馬克斯主義者,而馬克斯主義者肯定馬克斯,這是不是會教人霧裡看花?

5月17日,美國特別檢察官調查川普總統通俄案進入第二年。無論你喜歡還是討厭川普,這個調查案件在美國法律史上具有很明顯的反面意義。首先,美國現任總統依法不得遭受刑事起訴,所以這個調查對於川普個人而言只能是政治性的:他的敵對勢力在政治上企圖對他進行司法打擊,並期待國會予以彈劾,使他不能供職。我們知道,利用司法手段遂行政治目的,一般而言違背了法治原理。

其次,也許讀者和評論家容易忽略了,美俄之間既不處於戰爭狀態,俄國也不是伊朗北韓,在競選期間以及選後通俄本身並不構成實定罪責。至於川普有沒有因為與俄國往來而不慎觸犯它法,特別檢察官團隊經過一年的喧喧嚷嚷,始終沒有查出川普任何證據,這真是十分荒謬。

法治之國,而證據無著,而手段可議。花非花矣?

按邏輯繼續推演:個人通俄既無罪責,那麼所謂通俄最初如何成案調查自然啟人疑竇,難免不落人口實將之索性定位為獵巫。史達林的特務頭子貝利亞有一句名言,他說:“不管抓誰,我都可以找到他的罪狀”(Show me the man, and I will show you the crime)。那是迫害異己的政治恐怖主義。美國不是蘇聯,可是通俄案目前看來並沒有先從罪證出發,而是直接對“巫”下手,發動輿論,給予批判,再試圖蒐羅任何有關或無關的疑似證據和說法,設計將他鬥臭鬥垮。這種作為讓人不幸聯想到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劃時代警語,若美國果真如此,可嘆今夕何夕。

而這樣的畫面不是也讓人或多或少聯想起台灣教育部“卡管”台灣大學校長的那一樁原屬於杜鵑花城的是是非非?

進一步說,根據近半年來揭露的美國國會調查,通俄的發端其實或許在希拉蕊競選總部,選舉期間與民主黨在海外花錢購買了一系列所謂川普通俄調查報告,而聯邦調查局竟然不加查證便予以利用,送給國安秘密法庭藉以取得命令對川普競選總部展開偵防。前局長柯米以及聯調局高層可議之處,在於過程中絕不透露這些報告的來源是川普的競選對手,目的顯然是試圖掩蓋報告本身價值可疑。

而且根據消息披露,在美國2016年大選如火如荼之際,歐巴馬政府底下的偵防部門還通過其他線民或探員試圖刺探川普競選總部機密並製造通俄疑雲。

凡此若果屬實,當年的水門案實在只是小巫。

以上種種是驚悚電影情節嗎?至於美朝川金會前的動作,可以説是五月迷津的幾番花絮。

(原文刊載於《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