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畢業典禮
首頁 > 人物 > 童元方台中 > 畢業典禮
畢業典禮 發文時間: 2018/6/1   文 / 童元方台中 瀏覽數 / 6,750+

校園裡的鳳凰花開得真是艷麗,不覺又是畢業季節了。

忽然想起陳先生《在春風裡》的一篇散文,題曰:《幾度夕陽紅》。寫的是他在美國田納西州的小大學、初任教職時第一次舉行畢業典禮。他想起十年前,現在該是將近七十年前,他的大學沒有什麼典禮,他的家長沒有人到校,戰後的校園也沒有眼前這樣多的綠樹;而有的是學校外圍的城防工事、鐵絲網、堡壘及彈痕。他在傳達室裡領了文憑,肩上行李,邁過鐵絲網,走出校門。耳旁此起彼落的祝賀聲:「前程似錦」,在他心裡都化成「往事如夢」。所以他一生努力的背景,是在荒涼的人世間尋覓一略可安頓身心的所在。我發現引這篇文章的人不多,喜歡的讀者都是他那一輩的,都是在艱難的環境中完成學業的,哪敢奢求其他?如今我想著都覺得淒涼。

而我是喜歡畢業典禮的,儀式劃分、也紀念每一個人生的階段。我從幼稚園起,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後來在美國的碩士、博士,很幸運,沒有一次錯過。與父親的典禮緣,止於小學,之後他就一病不起了。哈佛的畢業典禮,媽媽倒是遠道來參加。當年請來捷克的詩人、劇作家,寫《無權者的權力》的哈維爾總統講演。我們同學都撐著傘,在細雨裡聆聽溫文爾雅的領袖說話。他的嘴裡吐出鏗鏘有力的話語,人類的未來,在東西兩大文明之外,有沒有第三種可能?他的個兒不高,站在哈佛校園裡偌大的台上,卻覺氣壯山河。

在香港中文大學,我已任教職,差不多年年參加畢業典禮。上午是大學的,下午是新亞書院的。每當布拉姆斯的《大學慶典序曲》雄壯地響起,我就下意識端正衣冠,隨著音樂邁步。我一次又一次重溫當年初生之犢的快樂,也戰戰兢兢反省:傳道、授業、解惑,有沒有盡到老師的責任?而每一次榮譽博士的答辭,譬如為弱勢發聲的阿瑪締亞森,都使我心堅定,期許自己要努力跨過種種藩籬,把視野推向天外之天。

今年東海大學2016的畢業典禮,再次看到東海特有的一個傳統,亦即傳遞木魚,以示薪火相傳。木魚上的題辭如下:

維澤有魚 圉圉洋洋 既之東海 鬣奮鰭揚

乘雲變化 萬里騰驤 為霖為雨 其道大光  

波瀾壯闊 銜尾相將 迢遙前路 來者勿忘

我很想知道是誰題的辭?四言的格式回到詩經的典重,承繼了經史的分量與高度。東海一如北溟,有魚,不化為鵬,但化為龍。乘長風而興甘霖,澤被萬民。

這是何等胸襟!風雨之後,東海的樹更是美得清新,美得純淨。萬民從社區開始,由大學而城市,一點點開展出去。我莫名地感動,眼睛立刻濕了。咦!最近特別愛哭。

在這個畢業的季節,我要特別祝福一個人,就是我的三妹元任。她的職涯開始得早,曾經做到一家北歐電訊公司的第三把交椅。但她始終有一個謙卑的夢想,以基督徒之心為人諮商。前些年,她提早退休了。先回台讀完中華福音神學院的課程,打下基礎,再去加州的富勒神學院專攻家庭諮商。兩年的碩士學程她讀了四年,外加477小時的實習,還不算受訓、督導、寫筆記的時數。中間許多令人沮喪的挫折,我都不忍,也不敢替她回憶。11日的畢業典禮之後,她會正式投入諮商的志業。

三妹!這次的畢業典禮我無法出席,所以一定要在這裡恭喜你。你還是那個五歲時連拔四顆牙而面不改色的三妹,是那個九歲時獨自搭台鐵轉公車從屏東去高雄二總醫院給病爸爸送雞湯的三妹。我們,你的姐妹,還有天上的父母,均以你為榮!我要說:「前程似錦」,連雲端的姊夫也笑了。

                                                                                                                                二○一六年六月六日於東海

(原文刊載於2016年6月13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