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5G創新 要找對立足點
首頁 > 人物 > 呂學錦台北 > 5G創新 要找對立足點
5G創新 要找對立足點 發文時間: 2018/6/15   文 / 呂學錦台北 瀏覽數 / 7,200+

世事多變化,䔥規曹隨非善策,唯有創新去。

近來有關行動通信5G發展的訊息,紛至沓來,十分熱絡。

二十年來政策正確緊抓寬頻通信與內容應用的南韓,藉主辦2018年冬季奧運之際,局部布建5G試用網路,推出亮眼的自駕公車、虛擬實境觀賞站,以及超高速影視內容下載等服務,把平昌打造成為有史以來最有高科技味道的冬季奧運。高科技拉近了觀賞者與運動員的距離,味道就有了!

兩年後即將到來的夏季奧運,給了主辦國日本另一個展現科技實力的機會。上一次東京奧運是1964年,當年展示了第一次利用人造衛星轉播彩色電視畫面的運動賽事。當時在台北念高中,下課後駐足冰菓店門口高掛的電視機前,觀看奧運轉播十項全能名將楊傳廣的比賽,記憶猶新。這一次東京奧運將帶來什麼驚喜?且拭目以待。

電子資訊與電信科技超強的美國,向來主宰著電腦、網際網路和雲端運算的定義與發展,近期更是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應用風起雲湧的超級競技場,在口口聲聲「重拾偉大的美國」,無所不用其極地推行「美國優先」的總統川普領導下,電信產業界豈能眼睜睜坐視太平洋彼岸的東北亞在5G的崛起?5G帶來的嶄新能力與競爭力提升,當地業者會輕忽嗎?

然而,本來大家都以為,南韓、日本、美國,甚至中國大陸等技術領先群的電信業者,會率先推出5G商用服務,媒體報導也都是這些業者預計在2018年下半年啟動5G網路商業營運的消息,卻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

卡達的電信業者歐蕾朵(Ooredoo),平地晴空一聲雷,2018年5月14日宣布,在卡達的精華地段推出5G商用服務,拔得頭籌,展現卡達政府積極面對日新月異超快速發展的資通訊技術的態度,以及歐蕾朵的企圖心──抓住機會,展現實力,擦亮品牌,提升知名度和形象。

不爭第一,卻要做出唯一(Only One rather than No. One, never mind No. Two or Me Too),則是以色列的創新心法之一。

5G世代即將來到,我們確定不是第一,也不會是第二,最有可能是「me too」,別人怎麼做,我們也依樣畫葫蘆。這無所謂,因為電信系統的技術標準已經全球化,各種大大小小的軟體、硬體產品市場也已全球化,我們不應該標新立異去做非主流技術系統的開發或建設,那是背棄網路效應原則,徒勞無功且浪費有限資源的行為。重要的是,我們運用5G新技術建設新網路,將提供客戶有什麼特色的應用與服務?

汲取過去的經驗,這一次產、官、研組成台灣5G產業發展聯盟,並由中華電信組織第一個領航隊,於2018年一月底成軍,包括:晶片、終端、小基站、邊緣運算、服務平台、資安及內容等四十多個成員。這個聯盟的成立,目標設定和策略規劃符合各界期待,無怪乎能號召各路英雄好漢參與。

這個領航隊的任務,從經濟部沈榮津部長的立場,希望它「成為台灣5G產品的實驗場域,以5G技術帶起4K、8K等內容應用發展,甚而推動液晶電視等產業發展,未來要讓其他國家業者向台灣廠商採購系統跟小型基地台等,帶動企業發展,進而讓員工加薪。」

交通部賀陳部長的論點是,「期待中華電信帶動5G發展,發展自駕車、自駕公車等加值產業,更要走遍全世界。」

中華電信鄭優董事長則認為,「行動通訊業務已發展到一個瓶頸,5G成為開發新業務的機會,中華電信要跟資通訊產業合作,結合台灣軟實力開創創新應用,提升軟體、內容及創新能量,掌握產業轉型契機,讓台灣在全球5G價值鏈扮演重要角色。」

三位要角,剛好闡述5G的三大功能,各自有不同的優先項目,涵蓋面廣,但是投入的資源有限。因此,關心者不免要問,一個領航隊夠不夠?這個領航隊第一個目標中明示要在兩個城市進行5G預商用,主要具有5G特色的服務是什麼?試商用網路使用什麼頻率?用戶端設備有哪些?自主開發的技術產品在試商用網路中占有什麼分量?

第二個目標著重在開發創新應用、促進產業轉型升級,所以目標客群是廣義的企業,也就是B2B、B2B2C或B2B2X的商業模式。其中,B2B2X的第一個B代表電信公司,第二個B是企業,C是客戶,X則是任何對象,例如:物聯網的自駕車、機器人、感測器或網路攝影機。

由此看來,前段第一個目標的重點,應該就是B2C了。具有5G特色的B2C服務,大概是以增進的行動寬頻(enhanced Mobile Broad Band, eMBB)為主,尤其是在人口密集的都會區提供大量客戶同時享用超高速服務──因為大多數人喜歡上網下載超高品質影音內容,速度更是愈快愈好。美國的Verizon和AT&T都強調,優先於2018年下半年推出這類服務,稱為固定點無缐業務(Fixed Wireless Service)。

電信公司結合企業,開發以5G的特殊功能為基礎的企業解決方案,協助他們經由一系列數位轉換,把傳統經濟提升到更具競爭力,也更有價值的數位經濟。謀取數位轉換所創造的數位紅利,相信就是第二個目標冀望達成的重點。

5G的特殊功能,業界咸認最具代表性的,是eMBB、uRLLC和mMTC三項。eMBB前面已經提過了;uRLLC(ultra Reliable and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是高度可靠且低延遲通信能力,其可靠度與低延遲足以讓人安心由遠距機器人動手術治療病患,或是讓自駕車的通信反應更即時;至於mMTC(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則可提供超大量機器物件感測器通信的能力,為物聯網,尤其是工業物聯網,提供通訊能力。

5G這三大功能到位,將令近幾年來快速發展的雲端運算、大數據分析、物聯網、機器人(包括無人機)、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等科技與應用如虎添翼,鋭不可擋。但,成功的關鍵詞是有效整合。

且看日本,在電信與傳播事業主管機關推動下,於2017年推動5G試用的六個團隊,其中四個團隊由電信公司領軍,兩個團隊由研究機構負責。日本電信集團(NTT)旗下的NTT DoCoMo和NTT Communication分別負責一個項目,皆以eMBB技術為主;至於另兩家電信公司,KDDI和軟體銀行(SoftBank),各自承辦一項屬於uRLLC技術應用項目。

有趣的是,兩家日本研究機構國際電信氣通信基礎技術研究所(ATR)和情報通信研究機構(NICT),分別主辦eMBB技術和mMTC技術的實驗與評估,意味著5G時代的主角不限於電信公司!誰能運用5G新技術能力,有效針對企業數位化和智慧化的需要,整合成為企業升級的解決方案,就有機會勝出。

日本這六個團隊,每一個都明訂應用領域,例如:都會市中心4K或8K畫質娛樂與觀光、智慧城市、車聯網、遙控營建機具、教育和體育賽事,當然也包括2020年東京奧運主要競賽場地等。NTT DoCoMo在2018年東京灣5G展示會中,架設來自各主要製造商的28GHz基站,全方位展示各式各樣結合合作伙伴的應用,隱約看到未來垂直行業的整合應用,令人目不暇給,嘆為觀止。

回過來再看看我們的5G聯盟和領航隊,參考日本方面的措施,我們的作為,在方向目標與策略,基本上都恰當,只是推動的力道有必要加強。相較於日本投入六個團隊資源,台灣自從第一個領航隊組成迄今,四個月了,尚未有第二個領航隊出現。

這樣的情況,固然可以說是企業的策略選擇,是否組隊豈宜外人置喙?5G商機的把握,經營者自有盤算,何必一定要呼應什麼聯盟與領航!這話說得沒錯,言之有理,但外人卻要問:您把握了多少5G可能帶來的商機?您評估了5G對電信服務事業可能帶來的衝擊嗎?請想一想,日本那兩家研究機構領軍主辦5G實驗的潛藏意義!

此外,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網際網路行動化與手機智慧化帶動的平台經濟,水平式地橫掃各行各業和每一個家庭與幾乎每一個人。5G可能具有扭轉乾坤的創新力量,帶動垂直產業數位化與智慧化的快速發展,誰抓對了那個立足點,誰就會在那個垂直領域引領風騷!

聯盟與領航,是你的練兵場。是故,勸君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5G相關課題並非僅此一端,僅借本文拋磚引玉,其他重要議題容後文陳述。

(原文刊載於2018年6月13日《經濟日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