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促轉是準備「大體向前看」?還是「拚命向後看」?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台灣促轉是準備「大體向前看」?還是「拚命向後看」?
台灣促轉是準備「大體向前看」?還是「拚命向後看」? 發文時間: 2018/6/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21,150+

美國小姐選美會在幾個星期前突然宣布從今年秋天起取消泳裝競賽項目,於是1921年開始持續了將近一個世紀的泳裝展示就此劃下句點。這個決定據說反映了女性地位的提高和男女平權意識的擴大,這是選美會的一個大轉型,但是它的「轉型正義」是什麼?沒報導。凡是在過去97年著泳裝戴上的后冠,大概不會被摘除,獎金不會被退回。過去著泳裝而落選的佳人也仍然保持落選,不會重選。過去因為在眾目睽睽之下著泳裝上伸展台而感到羞辱的女性,不會因此而得以控訴選美會並取得賠償。在這裡,美麗的正義明鏡似乎只折射出「向前看」3個字。

資深而著名的美國公共電視台主播茱蒂伍卓芙(Judy Woodruff)有一次接受訪問,提到她剛出道的時候,去電視台面試新聞工作,主管誇讚了她的美腿。她當時不但不以為忤,而且還面露幾分得意。多年以後,她的女權意識提高了,想起往事覺得非常不妥:那個主管既不該稱讚她的外貌,她當時也不應該沾沾自喜。訪問結束,這個故事說完,茱蒂伍卓芙的「轉型正義」是什麼?很有限。除了她因為她的社會地位而得以向世界揭露事實並宣布她重新認識了自己之外,基本沒有。她沒有去向那名主管或者那家公司要求賠償道歉,她也沒有去追究當時的她是不是因為那一雙美腿而獲得職位,所以此刻她不必憤而非得要將那個職位從履歷表上刪除、退還任內薪資,讓「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她後來的事業成就,是從那個如今不以為然的時代所帶來的資歷和經驗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在若干程度上,她是一個受益者,她怎麼去切割?她切割完了,那一段的自己也被否定了,所以她選擇在說明真相之後向前看。

每一個時代不同,正義的標準相異,轉型了,究竟是應該為了共同的私利與公義,而將過去的一切,好的壞的,都一筆勾銷?還是必須利害相權、討回公道,甚至不惜玉石俱焚?

美國影業大亨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去年被數十名女性指控性侵而身敗名裂,他的行徑催生了「我也是」(#MeToo)運動,世界各地至少數百名女性打破沉默,公開指控好萊塢、新聞界、商界和政壇位高權重的男性犯下的惡行。事情爆發,知名人士馬上倒下一片。這些指控或許大半值得採信,因為指控者已經幾幾乎「寧為玉碎」。哈維‧韋恩斯坦不否認若干指控,但否認有過任何非合意性行為。換句話說,他認為許多女性為了爭名奪利,曾經接受了電影圈約定俗成的遊龍戲鳳,當時知情付出犧牲,但隨即轉為受益,意味著根本沒有什麼「轉型正義」好說。他的辯詞能否在法庭上成立,有待觀察,但這些女性為了披露真相而不惜玉石俱焚的決心,展現了轉型正義的「向後看」模式:只有拚命向後看,才能重新出發向前看。

以上這些事例活在我們的周邊,不勝枚舉,可不要以為它們與國家模式無關。現在拿兩件國家行為來予以思考。

1979年是中共極具挑戰性的一年,毛澤東領導下的共產黨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所犯的錯誤,條條指向動搖國本,中共必須面對。最後鄧小平提出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他設定底線,排除風險,決定「團結一致向前看」。中國的方針,是利用積極擴大爭取社會經濟發展,去彌合歷史創痛和社會分歧,藉此防止一場鋪天蓋地的轉型正義,避免對制度和歷史造成無法承受的否定。這個決定目前看來是相對成功的。鄧的選擇是向前看模式,讓今天的我們聯想起美國小姐選美會和茱蒂伍卓芙所體現的溫和方法論,彼此可以呼應。

大約10年後,蘇聯的選擇與中國截然不同。當時改革家戈巴契夫致命的決定,一時之間社會爭議氾濫成災,導致蘇共喪失執政合法性,乃至於蘇聯土崩瓦解。戈氏促轉,拚命回頭「向後看」,採取了類似於針對摧毀韋恩斯坦的「我也是」模式。它既然激烈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蘇共立馬求仁得仁,蘇聯陷入動亂。許多人會同意,蘇聯之亡基本上是一個歷史反面教材。

台灣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新近成立了。轉型正義讓若干人困惑的是,從1988年1月蔣經國去世前後,台灣不是已經實現了大面積而根本性的促轉和翻轉,歷史已經改寫30年了,不是嗎?所以轉型正義聽起來雖然像是一件應該去做的事情,問題關鍵在於基本方針和側重點是否適度而正確。有人說應該聚焦於促進台灣和解。

轉型與正義蘊含著兩個概念,一個是指社會發生了重大變化,必須要給與正確的認識,區別何者為是,何者為非。問題在於凡涉及是非,便幾乎必然不能擺脫現實情緒和現實政治。按照今天事後的眼光去看待昨日發生的種種,幾乎必然大可挑剔。可別忽略了凡事年代跨度太大,社會的改變難免在若干程度上是在體現相對自然演化。

另一個概念是指對於今天所界定的「昨非今是」,要作一番矯正正義。個案矯正正義,個案判別應該如何去做,不過需要留意的,是這種矯正必然會要溯及既往,凡溯及既往已經容易與基本法治正義原則產生抵觸,這矯正範圍多大?舉措是否恰當?在在會形成爭論。

轉型正義必須理性而注意和解,效果方能持平,社會不至於再被撕裂,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台灣過去半個世紀的變化突出地衍生出藍綠對立,在這樣一個對立的環境裡,所謂促轉,會不會是政治大前提底下的促轉?政治意圖會不會被誤解甚至誇大?促轉是一場對藍的否定?對綠的肯定?藍的過去是不是都是錯的?綠是不是保護色而永無過失?是不是要連坐去中?要合理評價蔣公功過?促轉要打擊誰、保護誰?受害者和受益者分別是誰?以上每一個課題都容易留下政治痕跡。

台灣促轉是準備「大體向前看」?還是「拚命向後看」?基本原則如何才符合當前最大正義和人民幸福?才不至於再度傷害到那些不分藍綠愛護台灣的絕大多數人的感情?

台灣促轉預備付出多大的社會成本?其糾葛對經濟成長會構成多大的負面衝擊?也必須有所估計。

(原文刊載於2018年6月27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