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經濟學的世界 ── 現代人拒做經濟文盲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台北 > 經濟學的世界 ── 現代人拒做經濟文盲
經濟學的世界 ── 現代人拒做經濟文盲 發文時間: 2018/7/2   文 / 高希均台北 瀏覽數 / 8,150+

(一)經濟觀念

59年前(1959年),一個23歲的青年,幸運地有機會去美國主修經濟發展。研讀過程中,最大的驚喜來自「新觀念」的衝擊,這對一個來自落後年代的台灣學生,是多麼地新奇。我興奮地在美國教室中發現:

(1)愛用國貨不一定愛國。

(2)關稅保護看來必要,但常常兩敗俱傷。

(3)效廉比公平更能改善現狀。

(4)「市場」居然會比「政府」聰明。

(5)追求「私利」的企業可能比「利他」的政府更「利他」。

(6)幫助窮人不能靠救濟,要靠教育。

(7)基本工資的好意,反而可能增加失業。

(8)管制價格、電費、水費等的照顧,常造成資源的扭曲及可怕的浪費。

如果那個年代在歐美有不少年輕人被馬克思思想吸引住,那麼我更著迷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的那隻看不見的手的運作。自此,我決心要提倡進步觀念。

(二)經濟政策

在西方世界,隨著政府運用政策工具的不同(如財政或貨幣政策),及政府參與範圍、程度與使用的力道,出現了所謂「自由派」(贊成政府多參與),或保守派(贊成多借用市場機制)的爭辯。這個爭辯又常簡化為「政府對市場」(Government vs. Market)的平衡與制衡。近年又常出現單一議題(single issue)的團體,反核能、反「工作外包」(outsourcing)、反增稅、反基本工資、反外勞、反退休年齡的提升或下降等。

經濟學家面對公共政策的爭議,就會出現二種狀況:一是經濟學家以其專業信其所言,言其所信;另一則像辯護律師,分述正反二面的利弊。以基本工資為例:一方面(on one hand)列舉贊成理由,另一面(on the other hand)列舉反對理由。因此二位美國總統都說過氣話。杜魯門說:「給我只有一個手的經濟學家(one-hand economist)。」雷根說:「我美好的生活,當我認識了經濟學家,就很快結束。」

大體來說,民主、開放、多元社會的經濟政策都在追求這些相似的目標:(1)健康的經濟成長;(2)充分就業(失業率最好在4%以下);(3)物價穩定(上升最好不要超過3%,但物價長期不變,也要溫和刺激);(4)所得分配不能太懸殊;(5)永續發展會愈來愈重要(對抗氣候變遷、能源危機、人口老化……)。

要對這些目標取得共識已經不易,要用什麼方法及政策工具,「如何」來達成這個目標更是爭議不斷。

1990年代初,台灣還有中國「崩潰論」與中國「崛起論」的大辯論。今天西方的辯論是中國經濟在哪一年超越美國?2020、2030? 

西方社會發展中認為「先決條件」的民主、法治、清廉、公平,在中國大陸改革的優先次序中是次要的。西方人眼中的這些普世價值,大陸是以另一種「政績」來領先推動,如高速的經濟成長、各地完成的基本建設、農村貧窮的大量減少。對大陸而言,世界是「平」的(「平」一語雙關,指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及習近「平」的強勢主導)。

(三)民主困境

提倡民主政治的人要勇敢地承認:放眼當前歐美各國,多元的民主帶來的民粹對立,都使政府及國會陷入難以治理的癱瘓狀態:(1)從政者缺少那股決策力與說服力;(2)國會永遠把政黨利益放在第一;(3)利益團體不肯放棄他們的利益;(4)老百姓習慣於白吃午餐;(5)輿論從不放棄批判及火上加油的機會。

經濟學家嚮往的理想世界:成長率高、競爭力強、創新多、失業人口少、通貨膨脹低、貧窮差距小、節能減碳普遍……,終是遙不可及。這是一條走不到盡頭的旅程;面對經濟難題,我們仍相信:經濟問題的研究不能少,經濟學家的書還是要寫。

(四)出版《經濟學的世界》

1985年所寫的《經濟學的世界》是在那個背景下出版的。它立刻擁有了很多讀者,並且得到了金鼎獎的優良圖書獎。幾乎每隔三年就做一次增訂,1990年把原書分成上下二冊。上冊以經濟觀念與經濟問題為核心;下冊介紹個體與總體的基本理論。大陸簡體字版與香港版權也陸續授權出版。去年4月在北京第一次遇到「羅輯思維」創辦人羅振宇,他說:「大學時代就讀過老師寫的經濟學。」

1997年再增訂為上中下三冊。這次邀請政大林祖嘉教授參與合寫。林教授擔任過國立政大經濟所所長,近年也出任過陸委會副主委及國發會主委。理論與實務兼顧,為不可多得的經濟學者與經濟決策者。前年卸任公職後,又抽出時間做了一次修訂,即是當前《經濟學的世界》的上下冊。

(圖/由左至右為《經濟學的世界》1985年第一版、1991年香港版,2017年增修後,分為上、下冊最新版。)

經濟世界可以變成繁榮與進步,也可以是蕭條與停滯,一個決定性因素,就是看這個社會能否同時擁有眾多的經濟人、社會人、文化人。

綜合自己一生的體認,一個自由、進步、幸福的社會要同時擁有五大元素: 

● 開放:沒有開放的政策,一切空轉。

● 經濟:沒有經濟的成長,一切空談。

● 教育:沒有教育的普及,一切空白。

● 文明:沒有文明的擴散,一切空洞。

● 和平:沒有和平的持久,一切落空。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