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你這行的銷售量一直往下掉,你該怎麼往上爬?
首頁 > 人物 > 王文華台北 > 你這行的銷售量一直往下掉,你該怎麼往上爬?
你這行的銷售量一直往下掉,你該怎麼往上爬? 發文時間: 2018/7/5   文 / 王文華台北 瀏覽數 / 26,550+

這是過去兩個月,我在網路上連載新小說的 5 點心得。前兩點,是面對行業不景氣的心態。後三點,是創新突圍的具體做法。

1. 抱歉,大環境永遠不會好!

我這行,是出版。很遺憾的,銷量一直往下掉。

同行聊天,埋怨很多:怪臉書,怪 YouTube,怪直播,怪任何讓大家不讀書的原因。總結一句話:「大環境不好!」

我從小到大,一直聽人說「大環境不好」。覺得這就像某種先天限制,比如說個子矮、抵抗力差一樣,不值得繼續糾結。要嘛就離開這行,若還留著,就想新的出路。

要不要離開呢?學過策略的人的知道,純粹從獲利的角度,做「對的事」,比「把事做對」,重要。在 2018 年,做人工智慧,是順風,是做「對的事」。做出版,是逆風。書寫得再好、印得再漂亮,也只是「把事做對」。

這是個人的選擇,沒有價值高低。

我喜歡說故事,所以選擇繼續站在逆風處。但我也有自知之明,不能再以「賣書」為目標了。

2. 小說是冷門中的冷門

今年我出的書是一本小說,叫《我單身的最後一年》。

大部分讀者認識我,是因為《蛋白質女孩》、《61 x 57》、《倒數第二個女朋友》等小說。但近十年來,我寫的書偏向企管和自傳。

回到小說,就像多年後回到故鄉,有些陌生,但特別溫暖。

跟通路的朋友喝咖啡,他們告訴我在目前不景氣的書市,財經類和勵志類等實用性高的書還勉強能賣。至於小說,很難。

「日本作家的小說勉強賣得動。」他們說。

「可惜王文華聽起來不像日本人!」我說。

所以一開始,我就知道這本書不會賣。而這樣一想就自由、大膽了。

讀者「不買書」,不等於「不閱讀」。兩件事應該分開思考。既然自由了,就可以做個實驗:好,我不賣你書了,但邀你加入一個不同的閱讀旅程。

3. 全新的閱讀方式

這個實驗是:我把三分之一的內容(大約三萬七千字),都放在網路上,讓讀者免費閱讀。

就連通路都說:「通常試閱的極限就是一萬字,而且空格都算字!」

但這實驗的定位不是「試閱」,而是真正的閱讀。

我想用這三萬七千字來實驗:大家還閱讀嗎?書這個載具,是沒落了。但文字這種媒體,仍然有吸引力嗎?

今年五月一日起,我在我的臉書粉絲專頁,開始連載《我單身的最後一年》,每天大約一千字,每週七天。

這個形式並不完美。小說有情節和情緒的綿延,不像散文,可以一塊一塊獨立地來閱讀。人物的動機和情感需要鋪陳,所以也不會每一千字都有戲劇性的發展。

我知道這些問題,但套句書中主角明麗的話:「管他的!今晚就縱容自己一下吧。」

然後,奇妙的事發生了……

奇妙不在於我的文字,而在於讀者看過每天連載後的留言。

奇妙在於:在按讚和貼圖的時代,還是有很多讀者,喜歡深刻地思考和閱讀。這一點,從讀者的留言看得出來。

比如說連載第一天,就有一位讀者評論女主角明麗與一名男子初識的過程:

「『明麗聽到自己逐漸上揚和快速的語氣,想放慢,但來不及了』,很多初識,都存在著這種靈魂出竅看到自己的來不及,我覺得這是內心深處的一種尚未準備好而出現的時間差,意識與內心深處的時間差,緣份與理智的時間差。」

寫得真好!

為了讓閱讀更有趣,我也嘗試用聲音,不用文字,來呈現部分心理張力較高的內容。

讀者對聲音也有反應:「每次都很期待這個小說的連載,每一次都有種出乎預料的感覺,這次聽音檔,反而比看文字更加要專心去體會故事的發展!」

這種「更專心」,是這個注意力破碎時代的無價之寶。

連載的本質是破碎的。為了讓讀者能有完整的經驗,我把連載後的內容,整合在一個網站,讓錯過每天連載的讀者,一次看飽。

4. 故事的讀者,跟故事的主角,一樣重要

這個實驗的出發點是:我無法改變閱讀人口減少的事實,但我可以讓還繼續閱讀的少數人,有更深刻的體驗。

互動,是創造深刻體驗的方法之一。網路和書的根本差別,是讀者與作者、讀者與讀者之間可以互動。所以既然在網路上連載,就應該充分利用這個特性。

「留言」與「回覆留言」,是基本的互動,但這是不夠的。

為了讓了解每一位讀者的面貌。我們請讀者跟我們分享她包包裡一件小東西的照片。我看到:

日本維持記憶力的口香糖、各家速食店的番茄醬包、按摩球、阿母求的平安符、化妝包裡的攜帶型剪刀、防止腳底起水泡的OK繃……

因為聲音,比文字和照片,更容易讓我們想像一個人。於是我邀請讀者錄一段「給明麗的話」,然後我們剪輯在一起。讀者除了給明麗感性的鼓勵,也做了理性的分析。一位讀者說:

「我們看著明麗這樣的榜樣,希望也成為獨立、聰明、自信的,新生代女性。只是在這過程中,大部分男生對女生的看法、價值觀沒有進步。」

在臉書上互動的侷限是,我們常會忌諱臉書朋友看到我們某些留言。為了移除這個障礙,我們成立了「明麗的朋友」LINE群組。讓讀者不必在乎認識人的眼光,暢所欲言。

我們也讓網友參與創作。在故事高潮的第「51集」,我請網友寫下自己的版本,然後用我的段落,銜接網友的段落。

兩個月的互動後,當連載接近尾聲時,網友們的結論是:

「實在是好妙的經驗,感覺不只是追劇的感覺,而是大家一起成長的感覺,好微妙。每天看到每個人相似或不同的觀點,然後再反覆的想,這樣反而比早已訂好的故事有趣多了。」

因為書封上的副標題是:「愛情是漩渦,婚姻是潮汐,你離海岸有多遠?」

一位讀者這樣總結這次經驗:「謝謝你也謝謝明麗,謝謝曾經陪伴與錯過的自己……我選擇了結婚也得到了愛情,祝福每個漩窩都化成了潮汐……」

5. 怎樣賺錢?還要摸索

這兩個月,讀者和我深刻認識了彼此。我們藉由這本書,進行了思想和情感的深度交流。從這個角度,實驗成功了!

但既是一個行業,還是得想賺錢的方法。可能的方法包括,把免費內容變成付費訂閱,以及賣實體書。

我們這次沒有嘗試前者,但國內外都有成功案例。國內的閱讀平台「SOSreader」付費機制已很健全。國外的「Hooked」APP,用訂閱制,來賣極短的故事。並把故事,寫成對話。讓訂戶有看到別人 LINE 對話的快感。

我們這次沒有嘗試線上付費。因為《我單身的最後一年》是一本小說,有延展的情緒和複雜的心理,不適合用轉載的方式一路到底。在55集(故事前三分之一)碎片式的閱讀經驗後,我想請讀者回到實體書中,用一氣呵成的方式,體會故事後面三分之二。但我把實體書的價格降到低於一般市價(通常是一頁一元。這本書有319頁,但定價是280元),再加上預購期打折。我試圖移除價錢對年輕讀者形成的障礙,看看是否能提高讀者嘗試實體書的意願。

至於實體書能賣幾本?跟網路上免費閱讀的人數落差多少?哈哈,此時我也不知道。如果實體書硬是賣不動,那下一個故事,我就再嘗試別的方法,或嘗試別的故事。「大環境」不好沒關係,我就不斷改變「小環境」。

這段旅程讓我看到:故事、閱讀,仍然活著。人對於深度思想與情感的渴望與能力,並沒有因為碎片化的溝通方式而消失。但思想與情感傳達的方式,必須改變。有極端不同的兩種改法:一種是盡量短、快、口味重。另一種是盡量深、慢、口味複雜。兩者都可能成功,選擇哪種要看內容屬性。

你現在走在順風還是逆風中?

套句我的主角明麗的話:「沒有人想當孤島,但有時自然就脫隊了。如果我『剛好』一個人,那我就『好好』一個人。」

別停下,繼續走吧。

(原文刊載於2018年6月29日《創新拿鐵》;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