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公關創意工作的委屈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從事公關創意工作的委屈
從事公關創意工作的委屈 發文時間: 2018/7/17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7,300+

公關活動,慶典策劃,年會設計等,涉及創意發想與執行的工作,感覺應該是台灣團隊,可以在大陸施展拳腳的領域。

李小龍說得好:「朋友,要讓自己變成水,放到任何容器,就變成那個樣子。」真的有創意,有海闊天空的想像力,應該是到那兒都遲早要發光發熱。

有朋友在上海經營年會策劃活動多年,公司客戶包括國外和大陸的汽車品牌,戰場橫跨了北上廣等城市。

他最輝煌的回憶,是去杜拜空拍汽車在沙漠奔馳的畫面,然後在黃埔江上的郵輪開新聞發佈會,播放出來時所贏得的驚呼與讚嘆。

一個月的不眠不休,外國導演、特技演員、空拍團隊,外加郵輪上面的晚宴與公關活動,一千二百萬人民幣(約台幣5千8百萬)入袋。

但是,俱往矣。除了奧美公關,還有日本電通這些國際A級廣告公司,不斷在大陸開疆拓土之外,還有許多廣告人一批批挑槽出來單幹的中小型公司,也在蠶食廣告公關策劃行業的大餅。

朋友養了五十多個人,是個尺寸說大不大,說小也還真不小的團隊。過去,經常從外面找高手來一起合作。現在,只能儘量用自己的人上陣。

他說,台灣有許多人有好的創意。但是,脾氣都太大了。因為,不能受委屈(就是當不了豆漿,只能當米漿的意思喔)。

客戶、客戶的代理人、代理人的領導,在創意發想過程的種種挑剔,外加現場的指指點點和無釐頭的要求,的確會把人逼瘋。但是,天涯何處無X人呢?

我說,一個項目拼一個月,如果可以拿到12萬塊人民幣的話,我一定一點脾氣都沒有。

「現在沒有這個行情了,如果我給外部人員那麼多錢,我怎麼對團隊的兄弟交代呢?」過去一個月做一個項目,就可以賺得飽飽的。現在,一年大概只會有一兩個大項目。其他時間,都是在做貼補家用的薄利活兒。

上個月,他到杭州辦一個品牌的新聞發佈會,整體預算就只有50萬。「過去,這種規格的活動,給到200萬都很稀鬆平常。」朋友如是說。

我左算右算,總覺朋友的公司,11年來應該掙到二千萬人民幣以上(哇,新台幣破億)。他說,他的錢,大部分都投到公司的硬體設備上面了。因為,到外面租的價錢太嚇人。

牛已經很瘦了,如果還要再被剝一層皮。怎麼算,都不划算。那麼,在大陸從事公關創意工作,到底會不會賺錢呢?

委屈跟折磨,根本就是在人屋簷下,看到就不得不低頭的兩隻眼睛。超時工作,經常出差,長期得和陌生合作對象迅速磨合,這對年輕人來說,不就是很棒棒的黃埔軍校嗎。

朋友嘆了口氣對我說,其實,最大的問題是,越來越多的公關創意活動,因為消費市場上面的競爭太激烈了,反而讓客戶在最後一秒變保守。這一點,讓大家的戮力投入顯得有點傻。

「因為,最後,往往是最安全的方案,又會被翻出來,要我們改成那樣。」已經戒煙的朋友,兩隻手指頭不自覺的夾了起來:「要說委屈,這才是最大的委屈!」

好吧,我有點尊敬你了,我的水朋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