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Serendipity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邱一新台北 > 人生的Serendipity
追尋愛迪生。前言之二 人生的Serendipity 發文時間: 2018/7/20   文 / 邱一新台北 瀏覽數 / 6,250+

追尋愛迪生途中,資料不斷湧入,常常因為某個線索、某個意外發現就走上「叉路」,不過,大體上仍與愛迪生或發明相關,譬如摩斯的電報實驗基地「韋爾(Afred Vail)之家」、萊特兄弟的腳踏車店、或梅爾維爾寫作《白鯨記》的故居(源於鯨油燈觸發的意外之行)。這些人或稱為pathfinder(開拓者)更恰當。從愛迪生和這些pathfinder的追尋中,啟發了我在人生的下半場,應該從追求職場成功轉向追求價值與意義;旅行亦然,人生苦短,應該追求有意義的旅行。

2014年四月,終於啟程追尋愛迪生,只是沒料到此行也成了我的更新之旅。任務完成後,我觀看世界的眼光不一樣了,有關「創新」這個主題引起我極大的熱情;翌年又去了美國一趟,繼續追尋之前遺漏或顧此失彼的題材,譬如愛迪生母親之墓,或以交流電取代愛迪生的直流電之光電奇才特斯拉(Nikola Tesla,1856–1943);同時,也彌補之前擦身而過的一些小遺憾,譬似紐約—李鴻章在格蘭特將軍陵寢旁手植的銀杏、巴布狄倫《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 》封面場景、凱魯亞克(Jack Kerouac)寫作《在路上》之舊居、龐克教母佩蒂史密斯《只是孩子》場景等。可惜我的客戶心中只有愛迪生這個迫切的摯愛,以致與許多美國文化經驗失之交臂。

愛迪生簽名之肖像素描。

更令人意外的是,返國後不到一個月,正當我沉迷於網路時代的pathfinder時(如《謝謝你遲到了》p.122列舉之萬神殿級人物),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來自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師傅的邀約,希望我協助他將麵包店企業化、IP化、國際化。其實我們的結緣早在2008年他榮獲路易樂斯福世界盃麵包大賽亞軍前,我商請常駐巴黎的美食作家謝忠道就近協助、採訪。

於是,我再次展現人生罕見的勇氣(受到愛迪生影響),進入烘焙業。「林子裡有兩條分歧的路,我選擇了那人煙稀少的一條,而這也改變了一切。」我很喜歡美國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Frost,1874–1963)這首《未行之路》(The Road Not Taken),命運何嘗不是選擇造成的呢? 

因此,接下來的書寫,便是欣靜姐和我找尋愛迪生的故事,以及我再至美國追尋那些建造近代美國之偉大的pathfinder故事,也及困境中掙扎、破繭而出的心路歷程—就像《魯賓遜漂流記》中亦有不少篇幅的心靈旅程,讓人活在盼望中,因而活出意義來。我一向視「不尋常的旅行」為重生的途徑,果不其然,現實的不安、迷茫、自怨自艾、甚至內心創傷竟都不知不覺消失了。

愛迪生座右銘「There Is No Expedient to which a Man Will Not Resort to Avoid the Real Labor of Thinking」(一個人無法避免真正的思維勞動) 懸掛在實驗室打卡鐘上,摘自十八世紀英國畫家約書亞雷諾茲(Joshua Reynolds)的藝術論述。

好多黑天鵝事件就在這幾年間意外發生,但我一路走運,或可用一個難以定義卻意味深長的字來形容:serendipity,有譯為際遇、奇緣、或偶然力(商周釋義:偶然+機會+智慧),據云源自十八世紀英國作家華爾波(Horace Walpole)抄錄波斯神話《錫蘭三王子》(The Three Princes of Serendip)而寫的童話故事,描述三位王子的旅行際遇及解決困難的智慧;Serendip即錫蘭的古波斯稱呼,作者後來在字尾加上ity刻意狀態化這種幸運的際遇;時至今日也常用於科學發現、藝術創作、感情奇遇、偵探推理上的覺察力,然本質上更適用於人生的戲劇性遭遇,如同愛迪生的發明過程和人生。

而追尋愛迪生正是serendipity的最佳寫照,也是我即將要說的故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