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招商引資的關鍵時刻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黃齊元台北 > 台灣招商引資的關鍵時刻
台灣招商引資的關鍵時刻 發文時間: 2018/9/13   文 / 黃齊元台北 瀏覽數 / 7,450+

2011年,全球著名的私募股權基金(PE)KKR聯手陳泰銘,以16億美元對國巨進行公開收購,計劃下市。該案獲得股東會通過,但被投審會駁回,主因是金管會認為「社會觀感不佳」,並未做好股東權益保障。

當時許多專家指出,該案不利台灣資本市場開放,將加深外資對台灣政府箝制經濟的疑慮。主管機關表示這是危言聳聽,國巨只是個案。但事到如今,當初專家們的擔憂均已成真,台灣成為亞洲PE投資金額最低的地區之一。陳泰銘董事長今年終於重啟併購,但計畫整整晚了7年。

2018年,KKR重新燃起投資台灣的熱情,日前宣布聯手李謀偉董事長,以15億美元公開收購李長榮化工。榮化不同於國巨,不屬於被動元件當紅炸子雞,乃傳統化工行業,在台灣由於環保法令幾已無生存空間,前幾年還因為高雄氣爆案件,官司纏身、形象受損。這樣一家企業得到世界一流基金的青睞,不僅許多傳統企業老闆大為振奮,連外資也高度關注,作為重新評估投資台灣的指標。

然而就在榮化股東臨時會前夕,投保中心上周罕見地表示該案目前存在有部分資訊不足的情形,投資人應審慎判斷。投保中心背後是金管會,主管機關介入一個具有指標性的案件,其原因為何?

基本上有三種可能:第一、主管機關對台灣企業下市或子公司海外上市持反對立場。鴻海FII A股上市影響深遠,但這反映的是企業全球布局,以及對台灣投資環境的擔憂。第二、對PE運作方式不夠理解。全球大型PE通常會透過向銀行借款進行槓桿收購(LBO),而且為了確保經營順利,常邀請原有大股東合作。大股東參與也可確保公司有機會重回台灣,否則像漢微科賣給外資艾司摩爾(ASML),就和台灣資本市場永遠bye-bye了。第三、認為對小股東保障不夠。其實小股東最在意的就是價格,主管機關若覺得法令過於寬鬆,可以修法,但一定要依法行政,否則外國投資人無所依循。

KKR這次和榮化合作,有幾大特色:第一、將引導外資「重新評價」台灣企業。KKR表示其最看好的並非高科技產業,反而是台灣許多傳統產業「隱形冠軍」。第二、樹立台灣企業走向世界的典範。過去我們認為大型企業才有能力進行海外併購,但榮化證明中小企業一樣可以達成這個目標。第三、協助台灣產業轉型升級。全球情勢詭譎多變,台商處境險惡,許多企業面臨第二代不願意接班、以及不知如何轉型的困境。和PE合作不但能夠走出去,而且可加速成長。第四、吸引外資進入台灣。中美貿易大戰,許多資金選擇觀望,但仍希望布局大中華市場,台灣成為最佳替代選擇。

台灣正進入一個全新的投資環境,在本國企業觀望、外企仍以中國為主要投資選擇的情況下,PE將成為未來最重要的投資者。政府本身帶頭示範,國發基金成立新台幣1,000億元的「產業創新轉型基金」,也在積極尋找投資標的。

私有化是台灣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手段,因為整個過程會牽涉到許多併購、資產重組、海外布局。如果是上市公司,可能造成資訊不對稱,需要複雜的審批,甚至引發內線交易等疑慮。而且重組的效益短期不會顯現,但一般上市公司卻強調短期績效,因此很難進行長期、根本的改革。台灣企業當前的關鍵字不是「上市」,反而是「重組」與「轉型」。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思考,如果沒有調整,榮化未來5年會如何?

台灣正處在歷史轉捩點上。近期台商大舉回流,外商也加強對台灣的投資,例如Google、微軟、高通紛紛在台成立營運研發中心。PE過去以投資中國並協助中國企業的海外併購為主,但最近都放慢腳步,積極探索和台灣企業結盟共同打世界盃的可行性。KKR/榮化代表從「台灣一流」走向「世界一流」的可能,對投資人而言可實現5年最高回報,對台灣來說將對全球發出強烈正面訊息。

PE是美國經濟重要的推手,美國在台協會最近舉辦PE論壇,為PE請命。先前公平會和高通達成和解,說明政府的格局與圓融。我們對政府及投資人的智慧充滿信心,對KKR/榮化案及台灣的未來樂觀期待。

(原文刊載於2018年9月10日《中時》工商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至週五9:00~12:30;13:30~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