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的極端個性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邱一新台北 > 創業家的極端個性
追尋愛迪生。紐瓦克之4-2 創業家的極端個性 發文時間: 2018/9/18   文 / 邱一新台北 瀏覽數 / 7,750+

紐瓦克的沃德街,不知何時,從地圖上消失了。

幸好靈光一閃,我在網路搜尋到「老紐瓦克」(www.oldnewark.com)網站,才發現沃德街已被穿越市區的麥卡特快速道路(McCarter Highway,即Route 21)覆蓋了;再比對今日地圖,我定位出市場街(Market St.)至漢彌爾頓街(Hamilton St.)之間兩個街區的麥卡特快速道路,就是一百多年前愛迪生創業工廠(Newark Telegraph Works)所在的沃德街。很巧,還有條名為Edison Place的狹窄街道坐落其中,讓我更確信此區域有紀念愛迪生的意涵。

紐瓦克市政府。

愛迪生街有棟1907年建的倉儲大樓正在整建中,近年內將會脫胎換骨名為Ironside的商辦購物中心,說巧不巧,業主正是1956年從一家小停車場(Edison Parking)茁壯起來的愛迪生物業集團(Edison Properties),是否紀念愛迪生而名就不得而知了。

以愛迪生之名創立的小停車場,已是一家跨國性物業集團。

我曾在書上看過一張沃德街工廠員工合照的老照片,愛迪生傳記幾乎都會提到這家工廠—說有次一批待交貨的股市報價機出現不明毛病無法運作,愛迪生就把自己和六個助手鎖在工廠裡找原因,不眠不休,妻子們來探望也不開門,更拒絕她們從窗子送食物進來,直至找出問題改善為止一這就是愛迪生創業期間著稱的「六十小時監禁」,教人見識到創業家的極端個性,印證今日創業家也多如此,如蘋果的賈伯斯、特斯拉汽車的伊隆馬斯克,說不定,你的老闆也是,何可謂創業家的本質乎?所以,馬斯克前妻賈斯汀(Justine)才會感嘆「創業家太沉迷他們的公司了,沒辦法再去關心別的東西」,一言道盡與創業家相處的不易,或也是創業家難以追求到幸福之因;至於愛迪生的妻子瑪莉做何感想,我們無從得知,但,極端的個性也帶來極端的成功,尤其在創新事業上,他們不僅揭櫫改變世界的願景,也展現實踐願景的能力—我猜想,能夠參與改變世界的願景,或許是員工甘心追隨且不以為苦的原因吧,然另一半的幸福願景卻從此殞落了。

沃德街工廠位於紐瓦克賓州車站(Penn Station)附近,以前我常在此搭乘紐澤西捷運(NJ Transit)至曼哈頓,去華埠買菜或至格林威治村晃蕩。車站前的紐澤西輕軌道(NJ Railroad Ave.)十五號,曾是Newark Telegraph Works尚未搬到沃德街前的臨時廠址,與人合作的幾家工廠如電氣機械廠(J.T. Murray Co.)和自動電報工廠(American Telegraph Works)也在此路上,而他自己也在此住了一年,然昔景已不可考,或是那幾棟老舊的紅磚建築也說不定。旅人如此執拗地尋找愛迪生遺跡遺址,就像水中撈月,但為了滿足同行者向發明家致敬的心願,做一點兒傻事又何妨?

紐澤西輕軌道。愛迪生初至紐瓦克創業的地方。

順帶一提。美東的火車站常名為「賓州車站」,係因賓夕法尼亞鐵路公司(Pennsylvania Railroad)在各大城市的車站均以公司名稱命之,前者成立於1846年,總部設於費城,一度曾是全世界最大的上市公司,破產後併入美國國鐵Amtrak,但車站名稱依然存在。

紐瓦克賓州車站。

此行幸有若歌大學的《愛迪生研究報告》(Thomas A. Edison Papers)輔助,讓我陸續在紐瓦克找到了數處愛迪生事業的遺址,如每日廣告大樓(Daily Advertising Newark),從老照片中的尖塔教堂研判應坐落在布羅德街(Broad St.)第一長老教會(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旁,1871年10月,愛迪生在該棟樓成立了傳訊電報公司,提供電報收發服務,也就在彼時聘僱了十六歲的瑪莉,才有後來用螺絲起子敲打瓦斯管、發出摩斯電碼向樓上的瑪莉求婚之傳奇,此亦極端個性的創業家才想得出來的追愛方式:充滿創意,實際上,他們所作所為都想要有創意,有時令人興奮,有時令人抓狂。

紐瓦克市中心街景。傳訊電報公司遺址即坐落Broad St.(紅框內)。

可惜紐瓦克無緣留住發明天才,因租屋糾紛和環境不佳,加上愛迪生想專注在實驗的需求,終究在1876年搬遷到靜謐的拉里坦鎮(Raritan Township,1954年改名為Edison)之門羅公園(Menlo Park)社區,後來在此發明了留聲機和白熾燈,讓紐瓦克失去了名留發明史的機會,只能繼續以治安不佳和保險業著稱(全美最大的人壽保險公司Prudential保德信總部即位於此)。

令我意外的是,作為「Thomas Alva Edison」之名的授權單位愛迪生創新基金會(The Edison Innovation Foundation)亦位於紐瓦克,但找尋1870至1876年間的愛迪生遺跡遺址,卻如同溪流淘金,可遇不可求,旅人除了借助資料和發明物來追憶之外,沒有其它佐證可以召喚他的魅影,此刻,抵達遺址並不是重返舊日時光,恰恰相反,而是被拉回現實。唉,追尋愛迪生,畢竟不是容易的任務啊。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