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不準利害、苦樂、生死,就要學會劃等號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算不準利害、苦樂、生死,就要學會劃等號
算不準利害、苦樂、生死,就要學會劃等號 發文時間: 2018/9/26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5,300+

上周,我們討論了一個話題:很多時候,人的煩惱、痛苦都來自於想要的太多。慾望「捂不住」,人就煩惱了。如果能夠把慾望「管」好,幸福感就比較高。我們知道,宗教和類宗教,都是管理慾望的,認為慾望大了是一切苦難的根源。甚至把所有的慾望都加以梳理,再解釋這些慾望怎麼不好、該如何控制。管理慾望變成了自處的一個方法。那麼,哪些事需要我們來管理慾望呢?

比如我們的人生不能確定、煩惱的事,主要是三件事。

第一,算不准自己能掙多少錢。算不准,可是每天都算,每天都在權衡利害。算不准還非要算,這就是煩惱的根源。

第二件事,這一輩子有多少痛苦和幸福,也算不准。都希望快樂,不想痛苦。可是每天都計較。比如,領導今天批評你,很鬱悶。回家了以後,媳婦對你挺好,這很快樂。但是一想明天領導對你可能還不好,又不舒服。或者你明天拍領導馬屁拍好了,後天上班,領導心情不好,又給你甩臉。其實領導心情不好跟你沒關,但他的痛苦和快樂影響到你,就與你有關。原因是跟你無關的,但態度是有關的,於是你仍然會煩惱。所以算不准痛苦和幸福也是我們一生中麻煩的事。

第三件事,我們算不准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結束生命。都算不准,可是每天也都算,都不想死。有一次我去一個殯儀館參加一個告別,我發現這個殯儀館有個很特別的地方,很多人在那點歌。我就問吹奏的人你們這點什麼歌的最多?他說一般就點三個歌:第一首歌叫做「其實不想走」。第二首歌叫「真的好想你」,那就是活人對死人說的。最後一首是「走進新時代」。這就是說逝者算不准這個事,所以「其實不想走」,大家只好「真的好想你」。然後怎麼辦呢?逝者與日月同輝、永垂不朽了,生者繼續奮鬥,共同走進新時代。

人生這三件事情:利害、苦樂、生死都算不准,可是我們一生中,都在苦惱這三件事情。這三件事,用「技術」的辦法,都解決不了。

但按照「欲望管理」的辦法,就比較容易解決。宗教的解決方法很簡單,劃等號。多等於少,少等於多,給等於取,取等於給。什麼事情閉著眼睛都是等號,一下子就開心了,對不對?凡是採取了這樣一種管理欲望的方法,就把多和少都歸零,煩惱就少。另外,苦等於樂,樂等於苦,苦中有樂,樂中有苦。由苦得樂,由樂得苦。反正就是劃等號。當下心安,於是釋然,最後日子還繼續過。第三件事,生等於死,死等於生。無懼生死,生和死沒有什麼差別。於是,一切都會平靜、安靜、快樂。寺廟裡的人每天講哲學,講他的價值觀,他的解釋,大體上就是劃個等號。

倒過來說,我們的煩惱在哪呢?就是不劃等號,然後把兩件事的差距越弄越大。比如說你今天虧了五十萬,你認為這就是虧了,這就是失敗,這就是少,而且有人想害你,你的痛苦立即就上來了。而且你覺得虧了這些錢生不如死,死的心都有了,你就覺得痛苦。

比如說今天發獎金,別人發了一萬,你就發了五千,你就是吃虧了。你只要把這事絕對化,多就是多,少就是少,而且多一定好,少一定不好,這麼去想問題,就容易生氣。

但是如果不把它極端化,把它變成等號。發獎金只收到五千,但你劃等號,五千等於一萬,所以第二天上班態度沒改變,該努力工作依舊努力工作。領導發現這個人很好,給五千他還這麼努力工作,下次給一萬五,又回來了。但是如果第二天你就表現得非常不高興,而且嫉妒拿了一萬的同事,給他穿小鞋、挖坑。很快大家都會知道你這人小心眼,甚至下次發獎金只有三千,再下次就就炒了。於是少就真變成了少。如果說你當時覺得少等於多,也不影響情緒,繼續努力工作。最後少又變多了。所以,人生所有的坎,都是在那一刹那,你把它對立起來,然後就變得艱難了。永遠都把事情對立起來的時候,就容易和外部世界失去正常的人際關係,失去再發展的機會。

除了從宗教的角度,劃等號能解釋、解決「煩惱的問題」,從世俗的角度,道理其實是一樣的。比如說機會主義的安慰,就是說受盡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最後還是好的。人先受苦,後得樂;先付出,後得到。這也是一種思路,當下先搞定自己,然後忍忍忍,最後雲開霧散,雨也停了,太陽出來了,也能得到人生的另一片天地。所以很多人說艱苦,苦的目的不是苦,是為了快樂。

前一陣我看到一個故事,很有意思。當年延安很艱苦,艱苦到什麼程度呢?艱苦到識別敵人和朋友,要用吃土來鑒定。為什麼呢?凡是從西安潛伏過來的間諜,上一盤土,他不吃了,他一皺眉頭一推筷子,抓起來一審,肯定是間諜。而共產黨人,二萬五千里長征啥都吃,蟲子、樹皮、土都算好的了。有些土沒什麼大的危害,就是把胃撐一下。所以能大口吃,當眾吃土的,這都是好人。就艱苦到這麼個地步。當時很多人都說,我們革命難道就是為了艱苦奮鬥嗎?毛主席就說了一段話,說「艱苦奮鬥是手段,美好生活是目的。」也就是說,我們從來都是說艱苦奮鬥,但艱苦肯定不是目的,最後還要轉化成快樂和幸福。

同樣,很多公司高管跟員工說,別看我們現在艱苦,以後上市了大家如何如何。這也是現實中的一種機會主義解釋,就是說苦會變成樂。堅持苦、忍受苦,少可以變成多,於是放棄多,選擇少。所以「用劃等號」的辦法來看待「有和無、多和少、生與死」的問題,人就比較從容。管理好自己的欲望,然後做對人益的事,每天都會很好。

(原文出處:馮侖風馬牛微信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