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停聽看?(一)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呂學錦台北 > 數位轉型:停聽看?(一)
數位轉型:停聽看?(一) 發文時間: 2018/10/2   文 / 呂學錦台北 瀏覽數 / 30,950+

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的終極目的是創造數位紅利,提升人類生活水平和生活品質。筆者在<試探電信第二曲線>文中強調「數位轉換是個過程,不是最終目的……真正的目的在於經由一系列數位轉換,把傳統經濟提升到更具競爭力,也更有價值的數位經濟,謀取數位轉換所創造的數位紅利。」

一、數位經濟的關鍵角色

今年九月五日聆聽遠見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董事長/教授在人文空間的系列講座<國家如何從落後貧窮走向小康文明>之專題演講。高教授提到「經濟」在人類發展過程中八個關鍵角色,十分有意義。在此援引其中兩個並聚焦在數位經濟:

一、一個社會數位經濟落後,生活就會貧困,人民就不會快樂。

二、一個社會的數位經濟成果屬於少數人,社會不可能安定。

這是當數位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成為主導角色以後,會顯現出來的情境與效用。其中,第一點揭示的是數位經濟發展的必要性;而第二點強調的是數位轉型帶來之成果,數位紅利的分配至關重要,要能夠普及於大眾,普遍提升人類的生活水準和生活品質。

萬一不幸,數位經濟成果只屬於少數人?多數人的遭遇就像哈拉瑞在《21世紀的21堂課》所說,人工智慧、機器人和演算法將取代大部分工作,失去工作者成為無用階級。這時候,社會有可能安定嗎?這麼多人被逼迫到牆角,怎麼辦?筆者在這本書的讀書心得中就寫到,無用階級大革命有可能發生!因此,為了拯救人類、防範於未然之必要政策措施,應該及時到位。執政者若真是「人民福祉,長在我心」,就應該重視這個課題。

更積極的政策措施是回到第一點,以正向表達其原意:為了人民快樂,生活富裕,一個社會數位經濟必須領先。

換言之,就是要致力於數位經濟的全面發展,全民皆積極參與數位經濟活動,產業因此升級,競爭力提高,同時「工人和管理層同樣可以透過技術進行充實」,加上數位紅利合理分配,各有所得,讓所謂的無用階級根本不存在!如是為之,豈非上策?

二、人工智慧能為我們做什麼?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人類邁向數位經濟為主軸的時代也不是一蹴可幾的。

事實上,我們在數位旅程中行進,已經有半個世紀,足跡深深烙印在數不盡的電子檔和文本中。其中縈縈大者,如:1965年為代表的大型主機,啟動大企業和政府作業電腦化;1980年的桌上型和個人電腦,激發全球創新,就如同蘋果廣告詞不同凡想(Think Different)「我們為這些傢伙(指各行各業深具創造力者)創造工具」所說的。

1995年的網際網路(Internet),成為電子商務、資訊搜尋、社群媒體等應用的關鍵基礎設施;2007年的iPhone,帶動行動寬頻應用;2010年的雲端運算,以及隨後接踵而至的大數據、物聯網;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2016年人工智慧機器AlphaGo挑戰圍棋世界冠軍職業棋士成功,激發多少企業領袖自問「人工智慧能為我們做什麼?」

回答這個問題的責任,落在公司的企劃部?資訊部?或人力資源部?

有為的公司,當董事長或執行長(CEO)提出這種好問題,各部門應該不會推拖這不是本單位的權責,而是彼此合作研討:這麼好的問題,本質是什麼?本公司有什麼條件可以用人工智慧處理什麼工作?一旦了解到AlphaGo的核心能力是機器學習,是深度神經網路,需要有大量經過標注的數據餵它,在學習中建立模式,方能有成。本公司準備好了嗎?

「物聯網可產生大數據,從大數據中淬煉得到人工智慧,運用人工智慧促進自動化,從而實現第四次工業革命/數位轉型。」

基本道理就是這幾句話,相信大家聽多了,都已琅琅上口,快要成為口頭禪了。然而,仔細探討,這幾句講的都是技術面。

光有技術就成功了嗎?未必,因為技術只是工具,讓工具發揮效果的是人。提到人,就涉及公司結構、組織、人力資源和企業文化。從先進國家的經驗中,我們將看到,數位轉型的確不只是技術面的能力建立,真正的成功需要公司結構的調整配合與企業文化的升級。

三、數位美國的啟示

「美國數位化速度如此迅速,以致於大多數使用者都在努力適應。追求技術並將它最有效用於商業競爭,形成『擁有者』和『擁有更多者』兩個群體,彼此之間持續存在的差距鴻溝,成為全面經濟競爭的關鍵因素。」

這是麥肯錫在《數位美國》這篇具有分量的研究報告總結的重要結論。(資料來源:Digital America: a tale of the haves and have-mores. Dec. 15 2015,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McKinsey & Company)

接著,麥肯錫在重點報告中列舉五點,進一步闡釋其結論。

第一點,美國數位化發展不均衡,擁有先進技術能力者獲得的利益不成比例。

走在前頭的領導公司蠃得市場占有率和盈餘獲利成長,有些公司竟能重新塑造對它有利的產業,於是許多公司拚命努力以免落後!在最先進數位化產業工作的員工享受到最快速的工資成長,但大部分美國工人卻面臨薪資停滯與不確定的未來。

第二點,數位化不只是購買資訊技術設備和系統。

當前最具爆炸性成長的是數位用法(usage),也就是不少業者持續把數位工具跟廣泛的各種商業流程整合應用。從麥肯錫制定的產業數位化指標(Industry Digitization Index),能夠清楚看到各個產業別在這方面的表現──資通訊產業的表現最優,其次是媒體業、金融服務業,以及專家服務業等力爭上游;至於其他行業,都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實際的情況顯示,大部分的產業別的數位化進度尚不及領先群的15%。即使奮力追趕,過去十年間,這個差距依然如故!產業別如此,公司別亦復如是。

第三點,數位化正在改變很多產業的動態。

新市場正在激增,價值鏈正在裂解,盈餘誰屬正在移動。單一營收來源的公司,或扮演中間商角色的業者,顯得特別脆弱。某些市場,贏者通吃已經出現!叫醒的警鐘已經敲響,重新建立以客戶為中心的流程來迎接挑戰,尚未為晚。

第四點,數位化加速之際,正是美國促進成長的重要機會。

且看深具潛力的三大領域──線上人才平台、大數據分析,以及物聯網──預估2025年時,數位化將貢獻GDP 2.2萬億美元;沒納入的可能還很寬廣呢!而且,現在處於落後的某些產業有機會追上來,製造業,能源產業和其他重工業的公司,也都投資進行實體資產數位化,拉近吾人跟車聯網、智慧建築和智慧油田等即將來臨的時代之距離。

第五點,更多的經濟紊亂。

數位技術把很多原本由受雇勞工從事的日常工作自動化,未來很多職務會大幅改變。當公司重新定義流程和角色,具備各種技能的員工都會受影響,未來十年歷史就業人口流失率可能急速上升,美國將需要調整其機構和培訓途徑,以幫助工人獲得相關技能,並在這一關鍵(過渡和流失)期間進行導航。

重點報告最後強調:數位化競賽開始的哨音已經響起,沿途金山銀海般豐富的獎品等著你來分享,但,終點?還早呢!數位化需要持續嘗試和適應,不論是後台作業流程、客戶體驗,或新產品新服務上市,全都一樣。它需要投資、敏捷和不懈的專注,才能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新世界中保持領先地位。

儘管挑戰重重,但是對於可以將自己建立為數位化領導者的組織或個人來說,也意味著巨大的機會。

3.1產業數位化指標

「數位領袖之所以出類拔萃,是因為他們知道如何把數位能力用在工作上,尤其是跟客戶和供應商打交道,以及讓員工在每一項日常工作活動中盡可能運用數位工具。」

麥肯錫深入研究美國的數位化進程,特別注重一個公司在數位資產(digital assets)、數位用法(digital usage)、和數位勞動力(digital workers)三大領域的表現。

麥肯錫在這三大領域制定了二十三項指標來評量數位化,並定義了八個指標來評量數位資產:

在數位支出項目中,有硬體支出、軟體支出、電信支出,以及資訊技術服務支出;在數位資產存量項目中,有硬體資產、軟體資產、聯網設備,以及數據儲存裝置容量

在數位用法方面,麥肯錫定義了七個指標:數位交易;數位外部通訊數位客戶服務(屬於跟客戶、供應商和其他公司互動的指標);數位化後台流程、數位化前台流程、產品研發軟體強度(屬於內部商業流程指標);以及數位化市場行銷

在數位勞動力方面,有四個指標用來評量數位支出,即平均每位員工的硬體支出、軟體支出、電信支出,以及資訊技術服務支出;在數位資產深化方面,有兩個指標,即每位員工的硬體資產軟體資產;在數位化工作方面,也有兩個指標,即數位式專項比率數位式工作比率

「整體而言,美國的數位資產在過去十五年間翻了一倍,因為公司不只投資在資訊技術,同時也進行有形資產數位化。在數位用法方面,包括:交易、與客戶和供應商互動、內部作業流程等,成長了幾乎五倍,領先的業別則維持遙遙領先的地位。

「然而,最大的差別,來自領頭羊大大方方地以數位式賦權授予工作團隊。過去二十年來,領先業別在數位勞動力項目的評量,例如:有使用數位工具的專項比率和新數位職務數量成長了八倍,但其他部分幾乎原地踏步!」

3.2 對企業領袖的建議

對於高階經理人而言,首先要確定數位化優先順序,同時牢記保持競爭優勢所需的整體業務轉型,這需要更新外部關注點,以更深入了解行業中的同行如何數位化、客戶期望如何變化,以及行業內外有哪些公司能夠最好地滿足這些期望。一旦確立了差距,管理團隊就可以設計策略,在開始更新數位核心的過程中,實現短期財務目標。

這種更新只有當領導者整體運用公司的數位資產、用法和勞動力時,才能辦到。

我們的製造業在很多領域有傑出的表現,號稱是全球重鎮。讓我們聚焦,看看工業4.0或稱為智慧製造的全球概況與經驗,汲取其智慧。

四、WEF:智慧製造的航標燈

世界經濟論壇(WEF)為了解智慧製造推動的情形,花了一年時間調查研究全球超過一千家製造廠,評量他們實施智慧製造計畫的程度與績效,依序排名,並精挑細選出九家最傑出的數位轉型代表,稱為「航標燈工廠」(lighthouse factories)。(資料來源:Revealed: The world’s smartest factories and manufacturers – Europe (Germany) comes top   James Blackman •  September 13, 2018 •)

世界經濟論壇所稱的智慧製造,泛指包括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以及像是積層製造(3D列印)等技術之應用。在每個個案,WEF都評量這些技術改變所帶來的財務和營運影響,這些變化就是所謂工業4.0運動或第四次工業革命。

根據這項調查研究,德國和美國的公司表現最優,其中總部在德國的公司有四家、在美國有三家,在法國和中國大陸各有一家,但他們的工廠通常不在本國土地上。

全球最先進的工廠都在歐洲和德國,只有一個在美國。評量最佳的九個航標燈工廠中,有五個在歐洲、三個在中國大陸、一個在美國。從這個地理分布看來,歐洲,雖然沒能夠產出「網路巨人」,卻是「智慧製造巨人」。

以下是全球最智慧的工廠 (2018)名稱及其所在城市:

    ※拜耳(Bayer),加巴納特(義大利)。

    ※博世(Bosch),無錫(中國大陸)。

    ※海爾(Haier),青島(中國大陸)。

    ※嬌生(Johnson & Johnson),科克(愛爾蘭)。

    ※菲尼克斯(Phoenix Contact),布隆柏格(德國)。

    ※寶潔(Procter & Gamble),拉科納(捷克)。

    ※施耐德(Schneider Electric),斯沃德勒伊(法國)。

    ※西門子(Siemens),成都(中國大陸)。

    ※快半徑(Fast Radius),芝加哥(美國)。

請注意,這裡沒有任何一家是航太工業、汽車製造業或半導體工業等傳統上被認為是智慧製造的先驅!

世界經濟論壇執行委員會委員郝麗娜.劉蓮特(Helena Leurent)表示:「預期第四次工業革命將提高生產力並改變製造業的未來,但我們正處於旅程的開端。」 她接著說:「我們以航標燈工廠為基石,創建學習平台的努力是實現大型製造業生態系統(包括:跨國公司、中小企業、創新公司,政府和學術界)獲益巨大飛躍的一部分。」

代表麥肯鍚參與這項調查研究的全球部門主管恩諾・蒂・波耳(Enno de Boer)強調,「第四次工業革命是真實的,工人和管理層同樣可以透過技術進行充實。

這些先行者創造的績效比一般高過20%至50%,並有更具競爭優勢的工廠;他們更有敏捷團隊,能夠在工作現場快速創新,因為成員具備專業、能分析、了解物聯網和進行軟體發展等專長;他們布建了共通的數據/物聯網平台和推行多達15個使用情境;他們想的是規模、做的是敏捷,並且屢屢刷新記錄!」

世界經濟論壇希望建立一個「製造業航標燈」網路,以解決在投資先進技術方面所面臨的問題。然而,企業投資新技術尚有70%未能脫離先導計畫階段。

此外,根據《經濟學人》報導,南韓、德國和新加坡領先全球,位居工業自動化鰲頭,因為他們積極運用人工智慧和機器人。這三國加上日本和加拿大,在自動化準備度位居前五強,在創新、教育和勞動政策等方面得分最高。

延伸閱讀:

數位轉型:停聽看?(二)

數位轉型:停聽看?(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