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人文原是夢?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醫學人文原是夢?
醫學人文原是夢? 發文時間: 2018/10/11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13,150+

近日經過醫院大廳,無意間眼角閃過幾個眼熟的身著白袍的年輕身影,記憶裡搜索一下,沒錯,是我以前在陽明醫學院教醫學人文課時的學生。

這才驚覺時光飛逝,屈指一算,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時他們還是大一新鮮人。

而我想起上個學期末我在陽明大學上眼科學時,談了幾分鐘的同志婚姻平權,竟然期末時被學生「檢舉」,收到學校的「關切」,理由是「上課講與課程內容無關的事」⋯⋯⋯

早在2000年剛從哈佛醫學院進修回台,有位私立醫學院的院長找上我,要我去他甫上任的醫學院上醫學人文課。當時的我對這主意既滿腔熱血,又滿心疑惑---首先,醫學人文的實際內容為何?為什麼同樣是高度專業,法律系不上「律師人文」,建築系不上「建築師人文」,而醫學系卻得「選修中必修」『醫學人文』?而醫學人文課程的師資從何而來?必須俱備何種條件和資格?課程的核心價值和主旨方向何在?這些甚至在我踏上講堂時,都還沒有人能夠給我答案。又直到真正上課,才發現由於醫學人文放在全校選修(而非當初以為的只有醫學系),結果來了一群把這門課當「營養學分」,甚至是「救命學分」的各系學生,和我預想中的「得醫學英材而教育之」有極大差別,開學後又得手忙腳亂重新調整了教材內容。

 一連上了幾學期下來,隱約知道這是教育部的「政策」,長官寫菜單,學校就得立刻端出菜來---而我被視為「醫學人文」的現成「標準教材」,令我一時心頭百味雜陳,因為我自從踏入醫院,我的文學創作背景就一直為我帶來麻煩,同儕長官除了冷眼白眼相待,對我只有防衞之心。

而我內心喃喃的獨白是:現在的醫學生早已不是一張人格教育的「白紙」了。從小學甚至更早的年紀,社會的功利價值和家庭的人格塑造早已完成,如果說我們的社會是功利勢利的,那極有可能,走進醫學院的這群學生便是這個畸形價值的基本教義派,最冷血嗜血的信奉者和集大成者。

 之後的課程在我加入性別平等內容之後,莫名其妙結束了,甚至在開學前都未通知我一聲。而我更加疑惑---醫學人文教育不包括性別教育?還是天縱英明的醫學生不必認識自己探索自我,包括自己的性取向?還是,有老師可以無知到認為他的學生當中不會有同志?

記得一個秋日午後,我第一次嚐試從石牌捷運站搭陽明校車上。依稀記得在捷運站出口斜對角眼鏡店有一站,我走近一看,果然有幾位醫學生模樣的年輕人在等車,我趨前向其中一位問:「同學,請問陽明校車是在這裡搭嗎?」對方毫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又將頭轉開。

我低頭看報,一會兒再抬頭,發現校車不知何時已經停在我眼前,學生們都已上車,車門正待關門要駛走。我連忙上前招手呼叫,但司機顯然沒有注意到我,車子依然緩緩駛走了——然後,我看見方才我向他詢問的那位學生的臉,出現在車窗的方格裡,他依然毫無表情,冷漠地注視著我---他難道不知道我也在等校車上山嗎?上車前就不能喚我一聲?

沒有。

我遠遠看著那張車窗裡年輕而淡漠的臉,隨著校車在塵囂裡逐漸遠去,終於消失在街角。

不知為何多年後我依然清清楚楚記得那一張臉。

一張具體濃縮了當今功利社會的年輕一代學生的臉:自我,冷漠,聰明,勢利。

而那張臉,便是壓死我多年以來的醫學人文夢的最後一根稻草罷!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