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基法非醫師過勞的解方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勞基法非醫師過勞的解方
勞基法非醫師過勞的解方 發文時間: 2018/10/12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0,100+

近三十年來,我一直對於台灣不健康的醫療環境有意見。我認為醫界准許醫師一診看上百位病人,而增加誤診機率,護理人員照顧太多病人也會增加住院病人的死亡率,藥師處理太多的處方,錯誤率增加,也一樣可能導致病人的死亡。再再都違反「首先,不傷害病人」的醫師誓言。因此,不斷地呼籲醫療制度的改革。

全民健保的實施,原本是改革的契機,無耐,醫界缺乏真正關心全民健康、想為台灣建立可長可久的全民健保制度的正義之士,在整個全民健保制度的研議過程,各方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只專注在財務的規劃與分配,而成為瓜分健保大餅的爭奪戰。結果,醫療品質、病人安全的核心價值就完全被忽視了。

進而以財務管理為目標的醫院經營模式,導致台灣的醫療型態越來越扭曲。為了利潤最大化而擴增病床、武器競爭、精簡人力的結果,造成醫療人員普遍過勞已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我深深不認為「勞基法」是解決血汗醫院問題的正確處方。

眾所周知,勞基法源自製造業,是為了保護弱勢工人免於被剝削的工廠法。工人面對的是機器,工作多半是定型而重複的,而醫師面對的是病人,病人的病情有其不確定性、緊急性與連續性,所以,醫師的工作必須仰賴醫師專業的判斷,針對個別病人的狀況來決定個人化的處置方式。醫師最有成就感的時候,就是他不計時間、不顧勞累,把病人從生死關頭搶救回來的那一刻。

我更相信,自許為台灣社會頂尖菁英份子的醫師,更應該珍惜自主自律,決定自己要如何執業,並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自由。何況,社會頂尖的菁英份子應該是最有能力來解決醫界自己的問題,更要理性思辨醫師專業(professionalism)與勞基法的精神是互相矛盾的。要政府用「勞基法」來作繭自縛,是非常不智的作法。

建立好的醫療制度的前提是「正確的醫療價值觀」。醫院的存在就是為了病人,千古不變的定律是「把病人擺第一」。因此,病人安全及醫療品質應該就是醫界,包括政策制定者、健康保險單位、醫療提供者(醫院與醫護人員)共同努力的終極目標。

今天在台灣,我們看到醫師普遍對於全民健保制度不滿意,對於醫院的經營管理怨言更多。我要在此肯定地說,這麼多年來,台灣健保制度之所以很難往好的、正確的方向改進,醫院管理階層是一個巨大的障礙。在許多醫師眼中,醫院管理階層也是造成醫師過勞的源頭。既然,病灶已經被診斷出來了,為什麼不對症下藥,設法把這個病灶切除,推舉與病人和醫護人員站在一起的醫院管理階層呢?

我還要提醒醫師們,護理師、藥師、技術師加入「勞基法」已經20年了!但是這些年來,護理界、藥師界的投書與抗爭有停過嗎?足見徒法不足以自行。醫師們更不要忘記,健保總額不易增加,當勞基法迫使醫院增加醫師人力時,台灣的醫師是否已做好減薪的準備?我會說,如果,台灣醫界的價值觀沒有被糾正,健保給付制度,依舊論量計酬,而不是鼓勵做好,醫界又沒有自主自律的能力與決心的話,台灣的醫療只會繼續向下沉淪。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