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歐洲的圖謀與零工經濟的崛起 |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中國在歐洲的圖謀與零工經濟的崛起
解析《經濟學人》 中國在歐洲的圖謀與零工經濟的崛起 發文時間: 2018/10/2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8,600+

2018 年 10 月 6 日的《經濟學人》,這期內容以兼顧政經兩個主軸做為總結。

封面故事回到了地緣政治的解析,而且是身在台灣的我們比較不熟悉的中歐關係現況。《經濟學人》用了緒論及 Briefing 兩篇文章,帶我們回顧中國在過去幾年,如何藉由投資拉攏歐盟,與幾個亟需基礎建設的東歐、南歐小國,在歐盟一些關鍵議題上成為中國的隱形同盟。當然,這些鯨吞蠶食的做法,已經慢慢在政治及外交影響力上開始展現,也讓歐洲各國紛紛提高警覺。

在財經主軸上,《經濟學人》在緒論、美國板塊及財經板塊,用了三篇文章談論全球的「Gig Economy」零工經濟,《經濟學人》提醒政府,要注意這個跟隨互聯網經濟應運而生的趨勢。不過《經濟學人》認為,大眾對它的擔憂言過其實,因為連 Amazon 都順應潮流,決定提高它在美國與英國的最低工資。但《經濟學人》還是在財經板塊說了,零工經濟並非完美無缺,在稅制及收益分配方面還需要進化。

在封面設計上,《經濟學人》再度發揮了它的巧思妙筆,在極具中國特色的山水背景下,我們竟然看見身處巴黎羅浮宮的蒙娜麗莎,出現在我們眼前。她的微笑依舊,但卻身著代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綠色中山裝,還手持象徵中國紅的五星折扇,靜靜的看著我們。頭頂一排白色大字:「China’s designs on Europe」中國在歐洲的圖謀規劃。

確實,歐洲在日趨緊張的中美關係之間,有其巧妙的外交地位,加上歐盟各國的各懷鬼胎,讓中國有很大的空間進行它的大國計劃。這種隱藏在資本投資下的種種動作,難免啟人疑竇,《經濟學人》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又對歐洲國家有著什麼樣的建議?我們可以從文章中找到答案。

這期《經濟學人》與中國有關的文章有七篇。除了封面故事及 Briefing 的兩篇中歐關係報導之外,在亞洲板塊《經濟學人》為我們說明了中美軍艦在南中國海險些起衝突,也讓我們更了解現今南中國海擁擠且緊張的劍拔弩張與詭譎難測。

商業板塊第五篇,則從海外品牌在中國遇見的商標註冊困境談起。有趣的是風水輪流轉,如今輪到中國品牌在全世界面臨的寸步難行,因為更多國家搶先註冊了中國知名品牌的商標。

中國板塊有三篇文章,茶館專欄以外交的微妙放話,帶我們看看最新的中美外交辭令,也讓我們對於東西文化的差異看得更清楚了。

中國板塊第一篇帶我們從失蹤兩年的維權運動記錄者盧昱宇事例,來看中國目前的社會現象,雖然目前看起來政治穩定,沒有太大問題,但民意如流水,《經濟學人》仍然提醒中國要注意中國老百姓承受的社會壓力。

中國板塊第二篇文章則是針對最近大陸經商環境的變化,因為最近傳言甚囂塵上,中國有沒有可能走回國進民退的老路。《經濟學人》以「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growth」(再見,然後謝謝你們對增長的貢獻)做為標題,從習近平在東北的鼓勵國企談話,到吳小平發表的〈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經濟發展任務,應逐漸離場〉文章做為看點,進入主題,並在結尾表示,不論如何,這都觸及了經濟敏感神經,習近平也許認為他正走在一條中間路線,但引來的卻是處處充滿對他的懷疑。

讓我們先從本期雜誌的全球版封面故事開始。這篇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 11 頁,大標題:〈China has designs on Europe. Here is how Europe should respond〉(中國對歐洲有所圖謀,歐洲應該這樣回應)。小標題:「由於中國投資湧入歐盟,歐洲人正開始擔心。」文章一開始提到,歐洲牢牢抓住了中國的眼光。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增長飛速,在 2016 年達到 360 億歐元,是前一年的兩倍。中國在 2017 年的 FDI (外國直接投資)有所下降,但花在歐洲的資金比例,仍然從五分之一上升到四分之一。對大部分歐洲國家而言,中國資金備受歡迎,歐洲與中國的貿易關係能讓雙方都變得更加富裕。

無論如何,中國也在用財務實力購買政治影響力。捷克總統齊曼(Milos Zeman)希望自己的國家成為中國在歐洲的航空母艦。去年希臘阻止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於中國的批評。匈牙利及希臘也阻撓了歐盟法庭對於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武力擴張。面對種種護航中國的行為,都只讓謹慎的歐洲人愈來愈緊張。

美國人愈來愈害怕中國夾帶其商業及武力,試圖分解長久以來的同盟國關係。為了所有人好,歐洲人應該用聰明的方式接受中國的投資,但目前看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

歐洲需要的是一個能夠避免極端幼稚或是充滿仇恨的路徑,而且應該避免仿照中國採取保護主義。有人建議,應該用中國對待歐洲企業的限制,反過來對付中國企業,但那會是一個錯誤的做法。歐洲社會及經濟體對新想法及影響力的可滲透性是一個優勢,但這樣的開放態度也可能會讓歐洲陷入困境。

歐洲人可以更努力讓雙方對話能夠互惠互利,歐洲與中國都應該以對方希望的做法善待對方。政黨、學校、智庫以及公關公司,都應該積極要求透明度。

歐洲應該一起努力讓彼此意見更加堅定統一,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抵禦中國,但合而為一可以讓下十年的作為更壯大。例如,歐盟可能用有限制性多數表決制(qualified majority voting, QMV)方式,去應對具有敏感性的議題,例如人權。

美國也有一個角色需要去扮演。理想狀況下,川普政府應該停止把歐洲當作只會占美國便宜的吸血鬼,反而應該助他們一臂之力。在貿易上,歐盟絕對可以成為美國強而有力的支持者。

當有關IT與AI的標準,讓中國與美國陷入僵持不下的僵局時,歐洲可以幫忙找出一個中庸解決之道。當中國崛起,一個開放、自由而且獨立的歐洲,對全球的好處只會更多;相反的,一個被這個世界最強而有力的集權國家弱化而且分裂的歐洲,只會讓更多問題溢出歐洲國界,歐洲不可以讓這個情況發生。

接著我們來談談零工經濟,文章分別在緒論第三篇第 12 頁、美國板塊第二篇第 36 頁,以及財經板塊第一篇第 66 頁。大標題:〈Workers on tap〉(點擊而來的工作者)。小標題:「政府應該怎麼應對零工經濟的崛起,想方設法看緊它,但要歡迎它的來到。」

文章說到,英格蘭的坎特伯里大主教把零工經濟看成古代惡魔的轉世。一個來自美國麻州的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說:「對於大部分工作者而言,零工經濟是這個世界沒有辦法建設經濟社會的下一步,而且所有好處會流向頂層 10 % 的人。」義大利副總理說,緊隨其後的零工經濟將是一場打擊搖搖欲墜工作職位的戰爭。

對許多人而言,零工經濟是一種透過網絡平台派遣的短期工作,而且是證明現代資本主義失敗的強烈象徵。批評者認為,企業將用便宜的短期派遣工取代全職員工。對於依賴雇主支付退休金及健康保險的人,以後必須靠自己存款支付。從這點來看,零工經濟將加速不安全感,並且剝奪員工權利,這是某種事實的結果,卻忽視了更大的未來發展。

單從街上滿滿堵塞的共享汽車司機及外賣小哥來看,零工經濟並沒有取代整個世界。按照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 對富裕國家觀察,2008 年到 2009 年金融危機發生後,全職工作的比例已經從降低開始回升。過去 30 年來,美國人的平均工作年限沒有什麼改變,但現在百分之一到五的美國零工都已經找到有償工作。

但這不是你沒有看見的零工經濟最大好處。最大的好處在於對消費者的經濟利益,只要透過手指敲一敲,你就可以得到各種很好的服務。

文章最後一段提及,有兩個機制讓零工經濟能夠運轉得比我們想像中要好:

第一個機制是市場行為,有效降低了失業率,而且零工經濟企業開始思考提高其待遇,甚至為他們買保險。競爭也讓各個零工經濟企業想方設法提高零工工作者的福利。

第二個機制是,可以增進零工本來就有的權利。例如被法律保護的可能性更強了,也可以因為更有組織,而讓自己本來比較低下的工作技能找到雇主,更重要的是可以建立其信用體系,因為互聯網的可以追蹤,他們的權利可以被保護得更好,例如,美國每十萬個人才有一個勞工監視員的情況,就可以得到有效保護及緩解。

與中國有關的文章,我想講的是商業板塊第五篇第 62 頁,大標題:〈Pigs to market〉(小豬入市)。小標題:「中國和自己的品牌因為商標而扭打,一些外國企業也因此獲取了商標相關效益。」

文章開場白說到,當這隻粉紅色的小豬,成為中國不易管教的年輕人選擇的反社會象徵時,粉紅豬佩佩在今年年初成為了網絡監管機構的對象。但這個受歡迎的粉紅小豬,同時還成為了另外一個它自己不希望被注意的對象:它的商標擁有者宣稱,它的商標被很多希望成為競爭者或是從中獲得收益的人,在中國註冊了相關商標。這個卡通角色的英國擁有者上個月表示,有超過一百家中國企業註冊了小豬佩奇的商標,有些幾年前就註冊了,今天反而成為了它自己的有效障礙。

中國「先註冊者擁有」的專利法,讓本地搶先註冊商標的公司,可以申請禁止它真正的品牌擁有者在中國進行銷售。因為註冊便宜,有些商標蟑螂甚至註冊了上百個商標。數十家外國企業因此受害,從 Apple 到威而剛,甚至輝瑞藥品,都沒有辦法在中國擁有自己的商標去製造與銷售。

但如今中國的品牌也開始發現,他們成為了外國商標蟑螂下手的對象。一個隸屬於中國商標局(China Trademark Association, CTA)的委員會調查發現,超過三百家知名的中國品牌已經被註冊占有,而且平均還註冊了四個國家。知名智慧型手機業者 Vivo 旗下的 98 個品牌就被包括美國、巴西及歐盟的 53 個國家註冊了,受影響的範圍極大。

這個現象並不稀奇,中國傳統中藥最大的品牌商標同仁堂,已經自八○年代就被人在日本、韓國、美國與歐洲註冊了商標。

去年也有一個案例,數十家來自廣東汕頭市澄海區的玩具企業發現,智利的玩具企業在當地註冊了 300 個他們的相關商標,最後導致他們的產品沒有辦法在當地上架;天津萬達輪胎拒絕一個芬蘭的經銷商賣它的輪胎,結果卻發現這個經銷商已於 2011 年在歐盟註冊了萬達輪胎商標。

終於在去年,三家中國企業被告知需要支付 1,000 萬人民幣給美國的鞋業 New Balance,因為他們仿冒其商標專用權。八月份,樂高成功告贏一家中國玩具公司盜用樂高的彩色拼磚,而且要求支付 1,500 萬人民幣的損失金額。這是中國法院比較大型的有關商標註冊的判例。同一個月,兩家中國企業被告知,停止生產有小豬佩奇形象的產品,這是一個里程碑,豬終於打敗了盜用者。

最後我要談的是本期茶館專欄,文章在第 56 頁,大標題:〈Dealing with China, America goes for Confucian honesty〉(在對應中國方面,美國想要孔夫子的誠實直白)。小標題:「但把偽善拿掉,也許傷害會更大。」

文章說到,白宮官員對於可能與中國政府陷入對抗,感到神經緊繃,並表示孔夫子給了他們一些想法。美國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浦亭杰(Matt Pottinger) 9 月 29 日在中國大使館說了這樣的話,他並要對方認真對待川普政府想把美中標榜為競爭對手的事實。輕忽這樣的發展會造成誤判,然後他特別用中文說了孔子的名言:「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這是關鍵的一刻,川普的助手在這幾年後,終於說了一番歡迎中國崛起的溫暖話語。

儒家學者其實把正名看作是名稱的糾正。當中美關係因為貿易緊張而陷入僵局之際,中國官員想要避免民族主義的擦槍走火。他們從來沒有指責川普個人,而是認為,美國的霸權主義很難讓人歌功頌德。在宣布對於中國出口課徵 2,000 億關稅後,川普最近公開承認,習近平已經不再是他的朋友,但他加碼說,習近平可能更尊敬我了。

西方和中國的關係,長期以來一直存在著一種偽善及裝模作樣的味道。政客嘴裡說著歡迎中國崛起,其實心裡是不知道如何阻止它。這些領導人希望能夠有效制衡中國的崛起,甚至最好自己的國家或這個世界能夠因此受益。

中國官員則在談話中一再強調和美國之間希望能夠雙贏,雖然私底下認為美國在壓抑他們國家的發展。同時中國在推廣公開市場的過程,一旦西方國家指責中國對外國企業不公,中國又會回應不希望涉入商務爭論。

其實模稜兩可可以涵蓋許多的問題,樂觀者會認為,直白是關係建立所必須的。但理論上會產生兩個問題:一是,美國人到底想要多直白,是令人疑惑的。二是,中國的外交政策能做到什麼程度?尤其對中國人民而言,要知道,中國的外交本來就建立在偽善或裝模作樣的基礎上,撤除它只會讓事情更複雜、更難推動。

「競爭對手」不是表面上四個字那麼單純,美國其實更想要「贏得競爭」。浦亭杰在中國大使館說:「我們正調整和中國之間的遊戲規則。」假如這聽起來像是一個有禮貌的君子,在警告對手不要作弊的話,川普的直話直說更像是憤世嫉俗。他就像是一個舉辦運動賽事的人,並認為每場比賽都必須遵守一個原則:對手絕對不要看不起我。

中國領導人認為,他們本來就是絕無僅有愛好和平的國家。但亞洲鄰國卻難以忘記中國曾經的侵略行為,以及先前曾經在南中國海的武力威脅動作。香港大學郭全鎧教授,以及哈佛大學的江憶恩教授,發表過一篇文章:〈Can China back down?〉 表示一旦美國威脅要捆住其手腳,中國會退而求和,就像郭教授說的,偽善與裝模作樣也可以有好的影響。

其中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複雜關係。這兩個國家長久以來賴以維繫的支柱在於誠實以對,但降低中國的回旋空間,不見得最後會如美國所願。川普想要的誠實直白──那種被認為正確的冷嘲熱諷──也許最後對雙方都沒有幫助。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8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